又见流浪猫
初二 记叙文 2943字 107人浏览 猥琐无敌猫大叔

四年前的冬天,重庆的沙坪坝是潮湿阴冷的。没有暖气,也不生火,吹过的风还带着阵阵凉透心肺的湿气,让我时刻觉得冷。

但更冷的是心,水土不服的我腿关节肿胀的厉害,缩卷在租来的地下室里,一个人舔食身体和心灵的伤痛。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除了房东每月来收那30块的房租,在这个城市里,我没有朋友,也不想联系家人来救济,那会让我觉得很丢人。

“跑龙套”的乐队的兄弟,也都自身难保,留下这个地下室后再也没了音讯。孤独,茫然,惊慌,无助时刻困扰着我,腿也很疼,一瘸一拐的到了药店,我又空手出来了,在我发现一盒止痛片的价格是我一天的伙食的时候。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我更没有办法,我想继续活下去,不想死,但我又能怎么样,多活一天算一天。

路过菜市场的时候,一个瘦高的青年从后面拽下一个少妇耳朵上的耳环就跑,少妇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耳朵就鲜血直流。我本能去追,奇怪的是竟然忘记了腿上的疼痛,没跑多远,腿本能的不听使唤,一头栽倒。过往的行人躲避瘟疫一样的避闪着,一个捂着耳朵打电话的少妇和一个坐在地上冒冷汗的少年在那个阴雨连绵的季节,定格成了一个伤心的永远。

这样下去我会死掉的,我决定去人多的地方卖文章,在广州我见有人这样做过。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和高傲的自尊算是什么东西?逼到那份上了,什么也都不是问题了。

阴暗简陋的地下室里,昏暗的灯光下写出的却是非常深刻,很美好的东西,坐在广场上低着头不说一句话的我也终于可以维持自己了。强烈的反差让我更加的孤独,相信没有人能了解和理解我心情的全部。

一个打烊后的深夜,路过一个垃圾箱的时候,听到传来阵阵凄惨的呻吟,绝望,疼痛,无助,一只老猫缩卷在垃圾箱的一角,两条后腿搭拉在地上,断裂的伤口上不时的有苍蝇驻足,那猫就用舌头甜一下,驱走蝇虫„„„„

我被深深的触动了,那不就是我么?这个世界上只有它还和我同病相怜。我决定带它回去,轻轻的走过去,蹲在地上,长时间的看着它,眼神和忧郁,有泪水,但很温和。伸手去抱它的时候,它突然张扬起前爪,狠狠的给我手上来了两下,发出低沉的声音,眼睛放着蓝蓝的光„„„„

我没有怪它,我知道它以为我会伤害它。抓痕很深,流着血,这没什么,心里流的血才让人绝望,一种阴森森的疼。离开,于心不忍的离开,一晚上脑子里全部都是那一幕凄惨的画面————一个垃圾箱的一角,飞来飞去的蝇虫,一只被人打断了两条腿的猫惊恐的看着这个世界上的一切。

此后每天,我带食物去看它,它的眼神慢慢的开始平静,温和。几天后,我抱着它住进了地下室,买了酒精清洗了它的伤口,洗了个澡,然后用纱布包上,也给它取了个名字,流浪猫,我是流浪人。

每天,我出去的时候,就把它关在地下室里,一天回去看几次,心里开始有了牵挂和寄托,老是想着它,生怕那天我回去它消失或者是死去。生命其实不是很脆弱,只要你足够坚强,流浪猫的腿竟然好的很快,而我的腿在贴了几片膏药后,也好了很多,只是偶尔会有些疼痛,回家的路费也差不多存够了,新疆和重庆,几千公里的距离,那么遥远,而现在我和流浪猫在一起,感觉也不像以前那样遥远了,以为有力量期盼和希望。————等到流浪猫的腿全好了,我就可以带它去卖文章了,就可以带它到处瞎逛,而且不会感觉到孤独,甚至我还在想我可以带它回新疆。

你真心所期望的事情一般都不会实现,生活不是你可以导演和安排的,总有太多的不确定和无奈。一个很深的夜晚,巨大的砸门声把我和流浪猫从梦中惊醒。迷糊中坐起来,是我听错了,还是我在做梦?我这从来没有人来过,或许是别人找错地方了?我倒下又睡,但流浪猫使劲挠我,我才真正醒来,去开门。

几道强烈的光亮刺的我睁不开眼睛:“你干什么的?把身份证拿出来!”夹杂着四川话的普通话吼到:“靠墙站好,把手举起来!”给他们身份证,但没有暂住证:“地下室不让住人,不知道吗?啊,还人畜住在一起?”看到流浪猫包着纱布的腿:“动物传染病不知道吗?政府下了整治野猫杂狗的通知不知道吗?”

是派出所和居委会来检查。我惊恐的看着他们,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搜搜看看,有没有什么赃物或者毒品。”我一下紧张了起来,感情他们把住在地下室的人都当作是坏人,流氓,惯偷。一张床,一张桌子的房间被翻了遍,唯一的一个旅行箱里的东西全被翻到床上,吓的流浪猫又发出那低沉的阴喉。

“这里不能住人,还有要想在这呆,去派出所办暂住证。这猫,先带回所里,集中后处理”,什么都没搜到后,有人这样给我下命令。我靠在墙上,心酸,无助,绝望,惊恐交织着,还没来得及反应,其中一个人伸手去抓流浪猫„„„„

结果抓流浪猫的人的手上被狠狠的抓了几下:“哎呀,鬼儿子敢抓我,不想活了!”接着传来流浪猫凄惨的叫声,它被那人一脚踢飞到了墙角,痛苦的呻吟着。

“你干什么!?”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冲上去一把推开他,死死的盯着他:“它是一只猫,一只受伤的猫,你凭什么踢他?为什么要带走他!!!”狭小,黑暗的地下室里的人都看着我的失态,我疯子一样的狂吼着,长久以来的压抑瞬间爆发,委屈,心酸的泪水夺眶而出,瞬间倾泻满面。

所有的人惊呆了,看着我嚎啕大哭,既而又看着只穿内裤的我蹲在墙角,抱着流浪猫伤心绝望的哭泣,在黑夜里传的很远,毛骨悚然。

他们什么时候走的我不知道,我只听到他们骂我是疯子,我抱着流浪猫抽噎了一整夜,为有人欺负了它,也为我们的命运。我和流浪猫的一切他们能懂么?

第二天,一大早房东骂骂咧咧说我给他添麻烦了,这里不能在住了,给我三天时间,让我走。我决定回,回新疆,不想再呆在这个不属于我,也没有心的城市里了。买上去乌鲁木齐的硬坐车票已经是晚上了,回去的时候,流浪猫已经不在了。我发疯了找遍了整个地下室和小区,最后找到房东才知道被居委会的人带走了。

不行,我要找到它,它的腿快好了,我们没有一起出去散步呢,我想它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我还要带它回新疆,回到我的家,那里没有人会欺负我们„„„„

找到居委会,一位大姐告诉已经送到派出所了,展转找到派出所,遭遇若干冷眼后得知,已经被送到郊区的一个集中整治和处理野猫杂狗的地方了。问清地址后,我打的而去。这是我第一次在重庆打的,我也没问价钱,我只害怕我去晚了,流浪猫就先我而去了。

满心以为这下就可以看见流浪猫了,到就地方才知道,那只瘸了腿的流浪猫在送来的当天下午就跑了。我留了我新疆的地址给那人,如果那只瘸了腿的猫再被送回来,麻烦您和我联系,然后走回我的小窝,一路上若干次把头抬起来,望向天空,懂我的人也离去了,很失落,惆怅,心酸,也总在期盼会在路上的某个地方可以遇见流浪猫,我相信它逃跑也是想回去找我。

车票是明天下午四点的,当晚我在那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坐了整整一夜,门也没有关,我怕流浪猫回来进不来。奇迹暂时没有发生,但我相信在流浪猫是有生之年,它无论如何,都会回去的,回到那个地下室,翘首期盼我会出现„„„„

上到火车上,趴在小桌上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是黑夜,车轮飞速旋转着,奔向家的方向。推开窗户,把自己写的东西一页一页的仍向窗外,消失在黑夜里,在走过的地方留下我的足迹。

眼睛里又开始有东西在滑落,坐在旁边的人是不会明白我的。随风滑落的泪里,不仅仅是为我那坎坷的命运,失败的理想,空空的惆怅,无法掩盖的失落,还有那即将到来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