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技巧
初一 记叙文 4131字 164人浏览 回坊人家

作文技巧

作文开头

雕饰凤头打好第一枪•靓丽作文“凤头”:

古人把精彩的开篇喻作“凤头”,比喻开篇要像凤凰的头那样俊巧秀美。高尔基在《论写作》中指出:“开头第一句是最困难的。好像在音乐里定调一样,往往要费很长的时间才能找到它。”这“定调”二字,充分说明了开头好的重要性。考场作文要想得高分,就要精心雕刻“凤头”让你的作文开头美丽精巧、新颖贴切,有创造力、震撼力和吸引力。

技法一:引用材料,彰显文采

唐时的风,吹动了多少公子的飘飘白衣;宋时的雨,打湿了多少女子的乌黑鬓发。那是张九龄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是苏东坡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还是李清照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他们正痴仰着那一张张沧桑的脸、期待祝福的脸、热切渴望的脸。

技巧点拨:名人名言、诗词歌赋、俗语谚语,都有很强的哲理意蕴。作文中选择与主题有密切关系的名人名言、诗词歌赋,可以为文章营造一种哲理氛围。

技法二:设置悬念,吸引读者

往事如观流水,来者如仰高山。纷繁人间千万事,人生匆匆数十载。时光流逝,纵然我们记住了亲人的叮咛,友人的祝福,情人的密语,一些伤心往事却难免淤积于胸,块垒难消。面对万千世事,我们该忘记什么,铭记什么呢?答曰:“忘记失败痛苦,铭记美好快乐。“

技巧点拨:开头设置悬念,往往能引起读者的注意,激发读者的阅读欲望,引人深思,既吸引阅卷老师的眼球,又巧妙地引起下文。可谓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技法三:开门见山,亮明观点

历史的点点滴滴如散落在偌大沙滩上的沙石贝壳,我们悄悄地走过,贪婪地看着这些晶莹珍贵的财富,时而拾起一两颗打动心灵的贝壳,怀着一份爱的心情、感恩的心情,好好收藏,以作纪念。

技巧点拨:有些学生总喜欢在开头上绕来绕去,故弄玄虚,转弯抹角,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入题太慢,既浪费许多笔墨,又影响表达效果。实际上有许多优秀的作文采用的就是开篇点题的方式。

技法四:阐释题目,切入主题

是的,“生活中,每个人的位置可能不同,但各有其价值。“我非常赞同命题人的观点,一般来说,位置与价值可能有一定的关系,但仅仅是”可能“,而这个关系并不能决定价值。因为价值不绝对取决于位置如何,位置不能左右价值的体现。

技巧点拨:用简洁精辟的语言对作文题目的内涵及外延做简单的阐释,很快切入主题。 技法五:起兴拓展,亲切自然

春天给了鲜花一扇门,于是在鲜花的争奇斗艳中,春天填补了自己寂寞的空白;黑夜给了星星一扇门,于是在星光的闪烁中,黑夜融化了自己的冰清和肃穆;清泉给了鱼儿一扇门,于是在鱼儿的惬意游弋中,清泉增添了自己的生机和情趣……常留一扇门,常存一片心,“双赢“不是问题。

技巧点拨:先以简洁的语言描绘事物或景物,然后结合主旨阐述话题。这样由远及近,娓娓道来,令人感到亲切和舒畅。

技法六:运用排比,壮势行文

我是一片绿,假如我不够参天,那么就让我为你遮阴挡雨;假如我不够茂密,那么就让我在枝头缀满千红万紫;假如我不够繁花似锦,那么就让我为你青草如茵;假如……但,我始终是一片绿,可以为你产生光合作用,制造氧气。

技巧点拨:开篇使用整齐的排比不仅能增强气势,而且让人感到文采飞扬。开篇使用排比,会使文章流畅如行云流水。

技法七:联想回忆,巧妙叙述

独立小院,月光如水般静静地流泻在我的身边。心沉水底的清凉,引起了对你不尽的思念!曾记得也是这样一个月色溶溶的夜晚,我把你送上了开往异乡的列车……小小年纪,孤身一人在异乡奋斗的你,一切还好吗?

技巧点拨:考试中,常有追忆式文题出现。此时不妨联想回忆,引发思绪。文中先写月色,由溶溶月色引发了“我“的联想,”我“回忆起同样在这样的一个夜晚发生的故事。这种开头,利于抒发情感。

技法八:突出矛盾,渲染气氛

“你这书记趁早别当了,半点用也没有!“离家门百米来远,我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火药味,一种”黑云压城“的感觉猛地袭上心头。妈妈也是多事,爸爸干什么她都要干预一通,搞不好就跑跳如雷。好在爸爸宰相肚里能撑船,每次都是笑对妈妈带来的暴风骤雨,然后用几句绵里藏针的话收拾残局。今天不知又为了什么。

技巧点拨:这篇文章开头就抖出一个矛盾冲突,目的是要迅速抓住读者的心,引发读者的阅读兴趣。

精美开头1:

清人张潮在《幽梦影》中写道:“卷中有山水。“是的,书中有巍峨泰山,有浩浩长江。读书是一种感悟的过程。那一本本书仿佛一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越历史的长河,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于是我看见苏东坡在明月下起舞,高歌”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我看见梭罗独坐瓦尔登湖垂钓一天星河;我看见千年的帝王将相,演尽兴亡成败。是的,书如翅膀,带我领略大千世界,开阔眼界,丰富思想。

《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

精美开头2:

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它给我希望。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它带我飞向远方。隐形的翅膀,它给我力量,给我支持,它带我飞向那片属于我自己的广阔天空。穿越时空,

我看到一个挺拔的身影,吟唱着“众人皆醉而我独醒“,徘徊在汨罗江畔。看透这世事的污浊,他毅然决然的投入了江中。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他的那双翅膀,承载着他的满腔热血和爱国热情,飞了起来。肉体虽然毁灭了,但精神得到永生。

《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

精美开头3:

古语云:“易有三训,一训简易,二训变易,三训不易“”易于天地准“,之于常识,不也是如此吗?我们生活在常识中,”春暖花开“”秋高气爽“,我们不假思索地运用它们,是为简易;同一事物不同时刻有不同的表现,变化无穷,是为变易;常识由生活而来,经久适用,是为不易。故庄子云:”道在便溺。“因常识,于生活,我们泰然。 《知之·行之·思之》 精美开头4:

小时候曾经流行于养蚕,在校门口拐角处,几个小贩提着一笼子幼虫和嫩叶,兜售着一个个破蛹成蝶的理想。我缠着母亲买了十来只,搁在家里养着。我是多么想看到它们破蛹时的双翼,可惜顽皮的我怎么懂得养蚕的艰辛。不久,它们都死在那丝丝白绫的绞杀下。母亲说:“你们这些孩子,也只是闹着玩。“那一晚,我失眠了,想着那破蛹时的双翼。 《说说我们的”90后“》 精美开头5:

如果我们所谓的“90后“,依然穿着绿灰蓝带补丁的衣服,背着个”军挎“,唱着”大海航行靠舵手“,念着革命的”老三篇“,张口革命,闭口共产主义,随时准备着解放全人类,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在21世纪中国现代都市的大街上,作为所谓的”50后“”60后“的你们又如何感想?是骄傲,自豪,并由此百感交集,激发你们对革命年代那激情燃烧的岁月的美好回忆,还是自责,叹息:60年了,我们的子孙为什么还没有改变我们贫困落后的面貌和简单同向的思维呢? 《我说90后》 精美开头6:

当第一条泥盆纪总鳍鱼从泥水中挣扎着爬上岸而其他鱼很羡慕时,那就是时髦。

当第一只森林古猿爬下树木试探着走向林边空地时,在其他古猿看来,那就是时髦。 当魏晋时代的人学那些因服“五石散“皮肤易裂而不得不穿旧衣的达官贵人的样子,个个穿得破破烂烂时,那就是时髦。

当火车没有马车快,冒出的浓烟熏得人灰头土脸而绅士淑女们却乐此不疲时,那就是时髦。

精美开头7:

在城市的尽头,没有繁华的街市,闪亮的霓虹;在城市的尽头,只有破旧的棚户区,饱经生活风霜的生命;在城市的尽头,有他们这样一群人。让我怎样称呼他们?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农民子弟?抑或是农民工二代?不,我不想用这些冰冷的名字称呼他们,我多想叫着他们带着泥土气的乳名,拉着他们的小手,走近他们的生活…… 精美开头8:

成熟的麦子低垂着头,那是在教我们谦逊;峭壁上的野百合迎风起舞,那是在教为我们执着;苍鹰自由翱翔于苍穹间,那是在教我们去发现与探索。所以我们要睁开犀利的双眸,去发现真理,推动社会和人类的发展。睁开犀利的双眸,道尔顿填补了医学理论上的一项空白。睁开犀利的双眸,安藤百福带动了一个新产业。睁开犀利的双眸,乔利让人类向前迈出一步。

《睁开犀利的眼睛》

精美开头9:

青山隐隐,绿水迢迢,我站在文学的门口,窥见那门内流转的,是墨笔生香,勾勒出清风明月的韵致;梧桐细雨,西窗红烛,我站在文学的门口,窥见那门内流淌的,是令人心旌摇动的浓愁与情长。站在文学的门口,我已能听到门里的笙箫,门里的叹息,门里的牧笛,门里的美妙;站在文学的门口,我心中摇曳着的思索,已化作一江春水,流入门内的世界。

《站在文学的门口》

精美开头10:

浩浩江水载着杨帆的船儿远征,然而船儿明白来时灯塔的方向是心底最依恋的港湾;碧蓝的天空承载鸽子飞翔的双翅,然而家的方向是那么清晰。正如那江水中流淌着的依恋,天空中掠过的思念,当一个熟悉的名词在脑际浮现,心中总有些悸动。曾经惊诧于叶落的壮美,感怀于极致的美丽。叶儿毅然挣脱,任风翻飞,任车将它压得粉碎,它依然高歌,向根的方向飞旋动容的美丽。我问落叶,落叶不语,那是由内散发的情愫,慢慢体会。

《脉脉乡情》

精美开头11:

窗台上有一朵花,这屋子就有了生气;树上开了一枝花,这棵树就有了金秋的希望;一个人给另一个人送一束花,这两个人就有了诗情画意;一个健康人给病人送一捧花,这个病人就有了与病魔抗争的勇气……让自己的生命为他人开一朵花,为他人灿烂一片心地,增一缕温馨,添一分生存下来的理由,多一些坚韧与执着。用心为他人做圃,给他人织一地绿茵、染一片色彩,就是给自己的人生喝彩。

《人生,因帮助而精彩》

精美开头12:

你见过在雪中盛开的梅花吗?群芳鲜妍中,只有她,没有春日暖薰的空气,没有群蜂热闹的顾盼。在素雪晶莹中,在风刀霜剑里,她傲然而孤独地开着。无法为春天增色,似乎是作为花儿不该有的寂寞。错过了漫天的芳华,难道这冷寂的位置,让她难以拥有花的价值了吗?梅花只是无声兀自立在那里,用千百年来诗人异彩纷呈的吟诵,作出了回答:“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如梅在雪》

精美开头13:

永恒,不只在于时间从洪荒而来的脚步;也不只在于风声从亘古而至的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