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姥姥的花瓶空了
初一 记叙文 616字 65人浏览 沉香小虫

九月。刚去太姥姥墓上拜过,就去了三爷爷家,他家正堂中那个朴素落了点灰尘的花瓶,却突然勾起了我沉睡已久的模糊记忆。我把三爷爷叫来,问道:“这是不是太姥姥曾经用过的那个花瓶?”三爷爷点了点头。我心中的记忆如潮水一般地用了出来。

我去拿了一块湿布,很细心地把那个花瓶上的灰给擦掉,花瓶已经很旧了,瓶口还有一些细细的碎纹,瓶面也没有了原本的光滑,正如太姥姥的一生,愁苦坎坷。

擦净的花瓶的表面,异常熟悉却又陌生,上面也没有了清水珠,但却仿佛让我见到了那个目光含着愁苦与慈祥的老人——太姥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太姥姥爱花,她的门口都是野花——我们曾买过花种给她,她不愿种,只说城里的花娇气,种不活。我们只当她心疼花钱,帮她把花种撒到了地里。半个月后,她给我们打电话说那些花都死了。我们说没关系,下次再给她带,她却连声说不,说娇贵的花土里养不成。

太姥姥爱野花,也爱静。我去看她时,她总是单独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上,好像思考什么东西。我打扰了她,她也不恼,只是牵着我,捧着花瓶,拿掉里面的旧花,又叫我去折几朵开的漂亮的插在里面,那瓶中的花,直到我七岁时才谢去。

灵堂中,摆满了花,花丛中却是一副棺材,那个慈爱的老人静静地躺在里面,一动不动。她的后人与几个姊妹都哭成了一团,灵堂中满是悲戚。我没哭,我认为爱静的太姥姥大概不喜欢这样吵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花瓶擦净了,我身出去,折了几朵怒放的金菊。我鼻子一酸,眼前有些朦胧,仿佛又看见那个老人,手中拿着一瓢水,小心地往花上、瓶中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