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级 其它 1708字 1325人浏览 lvsedeyun717

我从楼梯走下去,手挨到了画,神奇的事发生了——沾在手上的泪水被画“吸收”了。 我赶紧收回手。 对呀,我还没有好好欣赏这些画呢!虽然没有眼睛。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里的每一副画有木框框住,眼泪是怎么渗透到画里的呢?还有,我没有打扫的地方都有灰尘,可被木框框住的画丝毫没有灰尘,甚至木框都没有灰尘。 我从楼梯走下去,手挨到了画,神奇的事发生了——沾在手上的泪水被画“吸收”了。

我赶紧收回手。

对呀,我还没有好好欣赏这些画呢!虽然没有眼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里的每一副画有木框框住,眼泪是怎么渗透到画里的呢?还有,我没有打扫的地方都有灰尘,可被木框框住的画丝毫没有灰尘,甚至木框都没有灰尘。

这一切太诡异了。还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突然,我想再看看他——那个一不小心吻我的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推开门,一束玫瑰香味扑面而来。

“对不起”一位男士的声音传进我的耳边,那声音很温柔,但怎么这么熟悉呀?

我抬起头,他不是那个一不小心吻我的人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怎么是你?”我愣了半天才吐出的话来。

“我是来道歉的,所以我带来了玫瑰……”他支支吾吾的说。谁告诉他道歉送玫瑰呀!他没有上网查资料吗?送也要送康乃馨呀。再说,玫瑰是送给爱人的吧,何况是红玫瑰……

我盯着红玫瑰看了一会,懵懵懂懂说了一声:“谢谢,那件事我早已经忘了,你不要放在心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什么,什么,什么,我说了什么?不,这绝对是口误!

我接过玫瑰。

我在做什么,我在做什么,我在做什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身子好像不听使唤了。

他会心的笑了笑。

哇,那是人的微笑吗?明明是天使的微笑!他长的好妖媚呀!比我还好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呀,我在想什么?我晃了晃头。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呀?”我不好意思地问,因为我又想起我们相吻的时候……

“我叫廖斯宇。”他不紧不慢地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啊,廖斯宇,名字有点怪。

“我叫夏诗颖。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我收了收情绪,说。

“我们这里的人早就知道了有一个人会来‘皇姬阁’,我不认识你,就知道你不是本地人。”他笑着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忘了我们站在门口,赶紧摆了个“进来坐”的姿势。

可他还是在门口。

“怎么了?”我疑惑地问。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实不相瞒,只有选到的人,才能进‘皇姬阁’,别人根本不行。包括我。”他有些忧伤。他说的意思是那场考试,还是……

我只好出去,陪他散散步。说实话,我真想揍他一顿,谁叫他夺走了我的初吻!唉,在他身边,就好像没有人,还不如在家睡大觉呢!

他把左手搭在我的右肩膀上。我睁大眼睛,正想说:“干什么”时,他把手收了会去。我不小心踩到一块香蕉皮,脚一滑,“啊”我大声喊出了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往后一拉,我往前涌进,他有挽住了我的腰。我一个转身,落在他手中。我们久久对视,好想电视剧里的男女演员一样。可这是真的,不是梦…… 这一切太诡异了。还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突然,我想再看看他——那个一不小心吻我的人。 我推开门,一束玫瑰香味扑面而来。 “对不起”一位男士的声音传进我的耳边,那声音很温柔,但怎么这么熟悉呀? 我抬起头,他不是那个一不小心吻我的人吗? “怎么是你?”我愣了半天才吐出的话来。 “我是来道歉的,所以我带来了玫瑰……”他支支吾吾的说。谁告诉他道歉送玫瑰呀!他没有上网查资料吗?送也要送康乃馨呀。再说,玫瑰是送给爱人的吧,何况是红玫瑰…… 我盯着红玫瑰看了一会,懵懵懂懂说了一声:“谢谢,那件事我早已经忘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什么,什么,什么,我说了什么?不,这绝对是口误! 我接过玫瑰。 我在做什么,我在做什么,我在做什么? 身子好像不听使唤了。 他会心的笑了笑。 哇,那是人的微笑吗?明明是天使的微笑!他长的好妖媚呀!比我还好看! 呀,我在想什么?我晃了晃头。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呀?”我不好意思地问,因为我又想起我们相吻的时候…… “我叫廖斯宇。”他不紧不慢地说。 啊,廖斯宇,名字有点怪。 “我叫夏诗颖。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我收了收情绪,说。 “我们这里的人早就知道了有一个人会来‘皇姬阁’,我不认识你,就知道你不是本地人。“他笑着说。 我忘了我们站在门口,赶紧摆了个”进来坐“的姿势。 可他还是在门口。 “怎么了?"我疑惑地问。 “实不相瞒,只有选到的人,才能进’皇姬阁‘,别人根本不行。包括我。”他有些忧伤。

14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