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建 高考作文
初三 散文 2490字 79人浏览 Tang麽麽

《薰衣草,开在心中的普罗旺斯》

有风吹过,离花香不远的地方,心灵的灵魂天堂,有一种花,是纯纯的紫,它在朝阳的柔和光下,它在衣衫翩翩的舞者,它的美在蓝蓝的天空中触及白云之唇,它的招摇把画家和诗人至善至美成人间仙境,它的紫色波动如海洋里掀起一层又一层紫色的浪。追寻那抹淡淡的身影,我想起了薰衣草。想起法国的普罗旺斯,在夏天,在世间万物的陪同下,有那么一片大大的薰衣草园,美的惊心动魄。

——那身后的落寞

薰衣草,它开在心里的普罗旺斯,它开在贴近天边的云彩。无论秋天和冬天有多么漫长,薰衣草,只要你种植了它,它就会让你感觉茂盛在心灵的近处,让那妖娆和丰满多情,让你感觉春天总是在近处,让你感觉光阴也无法逆。

在夏天的七月,薰衣草满视野叩开紫花绿叶,那香味儿纵横在每一条血脉里,花香滑进骨里。我的心,铺开阳光倾斜的影子,在掠过生命的旷野,随着漫天紫色飞得越远越高。 薰衣草很美,那微小的紫花,拖着静静的长蔓,拖着风。薰衣草,我让它荡漾在记忆里,想着它招摇,想着它不止一次向土地吐出过分的艳丽,想着它娉婷的风姿,想着它的恬适与宁静,想着它在花草中的奇醇无比,想着它的一腔幽香,想着它在夏天招摇过后慢慢的枯萎。我开始迷幻,看着它柔姿成丰满多情。

微风徐徐,想起了一帘幽梦剧中的紫菱居住的法国城堡,想起了她飘影在紫色的薰衣草园。

薰衣草的花海里,埋下一颗爱情的种子。那一片静静的淡紫色草原,心里一直回荡着那一句花语中的等待爱情,薰衣草啊!到底是谁,在等待着你和爱情?

我微笑着,用力着呼吸花香中的香气,让那一股花香泄入心底。远方的紫色,我幻想着为自己戴上紫色的花冠,在那细长的花海里穿梭,在那一片紫色的薰衣草里永久灿烂和馨香,不让细风碰碎这紫色的意境,不让季节扰乱这清纯娉婷的长蔓,我就站在紫色的花海里,张开双臂的呼吸飘着薰衣草花香里的空气,让自己永动的也有多妖娆。

偏过黄昏,有月亮爬了上来,有星星在眨着眼睛。薰衣草,它开在我的视线,开在坦荡的没有任何瑕疵,开在美丽的没有忌讳和隐私,开过徜徉的花香四溢,开过爱情的等待,把情滑入骨。

我依旧喜欢,细雨霏霏的日子,有薰衣草的紫瓣,我依旧多情起来。露水过的蝶羽,看你小心的站在紫色的花瓣,均匀的让我的视线也不愿离开,看你久久的停留,那紫瓣的花海啊!好想也插上蝴蝶天使的羽衣,永久的停留在这一片花海的世界,停留在这紫色的旷野。 风儿传递着,光阴变幻着,薰衣草,就这样落在了我的视线里。紫色的花海,落过一闪而逝的表情,微笑的力量,叩开有那残阳相斜的黄昏,紫色的薰衣草,我知道,阳光会为你照射,细雨会为你滋润,黄昏会为你装饰,蝶羽和蜜蜂,也为你停留,轻展翅飞。

月光拖着长长的影子,有星星带露的眼睛。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薰衣草,躺在月光下的怀抱,它就那样的安静的开在那里,开的过分,开的浓艳,开的让思念浓浓成倩影,开的让那过往掠过生命的旷野,开的让那若即若离的紫影一切安然。想着爱情的世界,看看大片大片的薰衣草,淡淡的清香馥郁渲染成紫色的世界,奇异的花香,幸福顿感从心间徜徉开来。 薰衣草;永远都有的魅力深情,永远都有的一道靓丽风景,也永远都有说不出的一种神秘和喜欢。依恋着紫色,难忘薰衣草的奇香,一片茂盛的熏衣草地,如梦如幻,徜看阳光下,泛着光芒的紫水晶,撞击着心灵的灵魂,被这馥郁的奇香弥漫着,将整个天空换变成紫色的世界,可在一生走过的日子,寂静而又热情的身侵其中。

法国的普罗旺斯,隔着万水千山,遥想那片灵境的薰衣草园,遥想自己在赤着脚环绕在紫色的花海中,遥想浪漫而迷情在此朝朝暮暮,遥想爱情永远停留在这和风的芬芳。一缕阳

光,遥想熏衣草在紫色梦幻中的普罗旺斯,开在七月的人间天堂。

梦开始的地方,闭上眼,拂动紫色的海洋,相约在普罗旺斯,记得我们一起去看薰衣草,一起去回忆逝水如过的昨天。普罗旺斯,它留在心里,它留在纯真。一个身披紫衣的女孩,看风儿轻轻吹过紫花的清香,我知道,薰衣草的旁边,她一直站在那里,絮着熏衣花香,让那芬芳融入挂满微笑的脸庞,一直不曾走远。

薰衣草,紫花绿叶,尽管开吧!开在我心中的普罗旺斯,开在清风拂动的紫色海洋,开在七月梦想中的天堂,开在温情留在风里的迷香,开在迷情的翩翩起舞,开在七月静夜里洒下的月光。开吧!薰衣草,尽管妖娆吧!

双城记 有人给重庆和成都作了个精妙的比喻:重庆是成渝线上九点钟出发的火车,精神的鸣着汽笛;成都是晚上六点钟进站的火车,慢慢的疲惫的。是的,细细想来,重庆是走着的,成都是停着的。

你看那意气风发的朝天门,偏要执拗的长成一艘战舰,身子直直地插到长江中去——那是它正在急行。而成都呢?整个城市都氤氲着一股撩人的茶香——汩汩地从那些高密度的茶馆里溢出。是龙井?是碧螺春?不知。只是那香气像只手似的把你直往茶馆里拽,非等你坐停当了不可。

重庆的山也是走着的。缙云金佛仙女山,一座座不安分的绵亘着;成都的山是“停”着的。在这个地面被盘古悉心打磨过的城市,只有龙泉驿那边的几座丘陵称得上是山,稳稳的停在那里,等人们踏上它青色的肌肤。重庆的水是走着的,两条江是它行走的纤夫;而成都的府南河、浣花溪等都太平静,水似乎都凝固了,痴痴的望着那片少云的天空。

走与停,两种不同的生存方式和人生哲学,早已深深地镌在居民的骨髓里。重庆人豪放精神,神色永远匆匆,成都人闲静安逸,不知忙碌为何物。然而两座截然不同的城市,却同样演绎着让世人惊叹的神话。GDP 同样的飞涨,城市一天天的美丽辉煌,而正是成渝夯实的底气,让原是一家人的蓉城和渝州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吵——在我看来,一场关于“走”和“停”的争吵。

重庆人走着,这座城市也走着,于是有了“春风得意马蹄急”的畅快;成都人停着,当年“一日成邑,三年成都”的豪情壮语也停在了发黄的线装书页上,呷一口清茶,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际云卷云舒。两座城市,两种智慧,叫人难择。

看着成渝高速路上那飞奔的汽车,你就会知道这两座城市有多亲密。这便是走与停的完美结合。人生也如此,需要急驰,需要闲坐,只有这样,心灵才能够畅快。

累了,便去成都坐坐;闲了,便来重庆走走。这便是走与停的最佳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