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车记——洋相百出
初二 记叙文 2796字 38人浏览 byokbtf1127

我和同学朋友聚会,聚完总要有一个同学或朋友开车把我送回家,还有出去游玩都是他们开车,我坐在车上虽说是一种享受,但也常常羡慕他们的车技。心想,我什么时候能开车就好了,可是,对于天生就小胆的我来说谈何容易,常常是望车兴叹,却又心有不甘。

由于种种原因学车的念头深埋心底。去年,已到中年的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学车欲望,于是,兴冲冲到附近的驾校报了名。当报完名后,看到训练场上的学员掌握不好学车技巧,被教练训斥、辱骂的情景,我后悔了,可要是放弃了又不是我的个性,所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一个月过去了,三个月过去了,驾校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我心里很着急,于是,打电话到驾校问一下,工作人员说快了。说快也快,就在第二天接到了驾校理论学习的通知。在驾校三天纸上谈兵、视频观看,谈得我心如乱麻,看得我眼花缭绕,小胆吓破。

不管怎样,理论知识还是要学,如果理论考试不通过就不让上车训练。离理论考试只有三天的时间,九百多道题,也不知考哪一百道,所以都得背上来。功夫不负有心人,理论总算通过了,接下来等驾校通知上车训练。

左等右等,又过去了一个月,终于接到了驾校上车训练的通知。当我到了训练场,已经有好多个学员在那轮流练习方向盘的打法了。我报上名说明了来意,只见一个年近六十、头发花白的男人从人群中转过身,这应该就是教练了,一看就是个非常严肃的人,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问好后,教练让我学打方向盘,我学了几次,感觉不是太难,接着练踩离合器,当轮到我练时,不知是我紧张,还是支起车体的小千斤顶没有放置好,总之,我一脚下去把车给踩塌了,吓得我大叫了一声,别的学员也跟着惊讶。

这时教练虽然没有发脾气,但脸色不是很好看。只听他一边弄车一边说:上午就练到这吧,吃过饭早点来。就这样一个上午在惊恐中混过去了。

虽然是南方,冬天还是很冷的,何况一直是在室外训练呢。但为了学好车,无论是下雨还是下雪,只要能坚持就坚持,记得第一次到路上训练就是下着小雨。

也许是前一次踩离合器被吓的缘故,我总是不敢踩离合器,加速踏板就更怕了,踩重了车子就像飞一样,踩轻了车子就停止不前或者熄火;眼睛还要向车前方二百米处望去,雨水在前玻璃上老是跟我过不去,也不知雨刮器怎么用,都是教练在帮忙。教练说挂档时不准看档位,但我总要望一下要,不然就挂不准档位。每当我眼朝档位看时,教练就会大声说:眼朝哪看的?在我的前一期,有一个学员,一米八几的个头,可能手臂太长,又太紧张的原因,找档位的时候,一伸手摸到了教练的腿,只听啪、啪两个耳光,滚下车!女教练大声地吼道。

有时候我的眼泪在眼里直打转,每一根神经都绷得很紧。终于听到教练让我靠边停车的指令,教练说:方向盘向右打六十度。我照办了,结果教练说:你左右都不知道啊?其实我

已经晕头转向了。当我知道右时,又听教练说:向右、向右,再不回方向就开掉河里去了,真要命!

这一切,搞得我手忙脚乱,心急如焚。我长长地叹了口气,这样下去何年何月才能学会啊。这时我的神经已经绷到了极限,我冷静地想了想,放弃的念头终于涌现出来。于是,我对教练说:这车我学不了了,让我回家吧。教练听我这样说,严肃的表情终于有所改变,声音也不是太大地说:一开始学,每个人都是这样的,不要急、慢慢来,过几天就会好的。

最可怕的是夜里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睡着了,又梦见自己连方向盘都转不动了,还学什么车啊。不是吗,听说有一个人在学车期间,夜里把老婆的头当方向盘,结果老婆被惊醒了,脸也被抓伤了,你说有多可怕啊。

有人说倒库是最难学的,我认为坡道定点停车是最难学的,总之我不是超前就是错后,要不就是熄火,因此没少被教练训斥,但我能承受得了。经过年前年后加起来有二十天的苦练,总算能应付路考了,但一点把握都没有,能不能通过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二月二十六日早上七点半,和我同一期的所有学员坐上驾校的车,去市车管所准备第二天小路考。下午每个学员熟悉场地后,模拟考了两次,我在坡道定点停车处都熄火了。第二天在九点钟考试前,又模拟考了两次还是照样熄火。我想我是彻底没希望了,所以心态非常好,大不了补考吧。

九点钟考试开始。那真是有人喜也有人忧的场景,特别是在第一关坡道定点停车就失败的学员,让我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慨。因为我们平时训练都是土感,考试是电子感,本来就紧张加上电子感就更紧张了,哪能发挥正常啊,当然,大多人都发挥很好。

终于轮到我考了。我上车先挂上安全带,按照平时训练的程序做好准备,电脑提示开始,起步,坡道定点停车很好,这一次没有熄火,我很庆幸,心想这关过了下面几关不是问题。然而,当我到了直角转弯时,而且是毫无感觉的情况下,电脑提示:已经熄火。我重新启动后,电脑又提示:本次考试结束,请把车开到起点,下午补考。我们班共有十八个人参加小路考,结果只有五个人通过电子感,这个结果简直把教练气疯了。

补考是土感,虽然是这个场地跑到那个场地,有时上了车心跳还比平时快的多,但总算通过了。离大路考还有两天的训练时间。补考结束后还有一个多小时吃晚钣,教练让我们到路上训练,当轮到我时,恰好遇到上坡,停车后车子怎么也启动不了,一启动就熄火,连续两次都是,教练还不准用制动踏板。你知道教练是怎么对待我的吗?那真是让我到了崩溃的边缘,我真想破窗而出,打道回府。其实教练没有教我们上坡启动用手刹的方法,也许是教练没有走出电子感惨败的阴影,在拿我当出气孔吧。

可是,涵养一贯很深的我还是冷静了下来,心想一定是当离合器抬到车子抖动时再松手刹,第三次启动终于成功。在大路考的前一天下午训练时,又到了上坡路,教练又让我开,这一次我是记住了前一次的教训,没有熄火,所以看到了教练微笑的面孔。

大路考开始,笑断肠的消息也不断传出。听说有一个学员,车子开到加油站时,坐在副驾驶上的考官指示他停车,这个学员由于紧张,把话说反了:报告加油站,前面有考官,三

十米内不能停车。还有一个学员,居然把车门开错了,结果上车没找到方向盘,于是紧张地说:报告考官,没有方向盘。还有一个学员,考官让他靠边停车,他把加速踏板当制动踏板,一脚下去车子飞出很远;还有一个学员,考官指示他加三档,他摸了半天,问考官:报告考官,三档在哪?还有一个学员是我们班的,六十多岁,当他考试完毕,考官尽然问他:六加五等于几?

我一直在想,我会不会也有消息传出呢,想着想着轮到我考了。我站在车外向考官说报告,考官没有看我只是点了点头,进车后,我忘了说考官好就把身份证从口袋里拿出,还没有等我摆好考官就接过去了。考试开始,加档、减档,靠边停车。操作结束,车刚停稳,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又听到考官说:补考。于是,我又重新考一次,车又一次停稳,考官说:可以了。这次我说了声:谢谢长官。

我下了车一直纳闷,第一次怎么会有错呢?还有,明明是考官,我为什么说谢谢长官。或许是我关于警察的香港电影看多了吧,不管了,但愿二次理论考试后能拿到驾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