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末夏初、悥思
初二 散文 733字 53人浏览 kjb1212射手

过往的稚言童语抄写在我们手心,在文字中痛哭失声,与少年往事分离,描述来不及温存就已经转身的纯白年代。 题记

欢春末夏初时期。那时,满园的花开达到鼎盛,然后是花面临的一次考验,能够承受逐渐升高的气温,那么那些鲜花就可以继续张扬。否则,就会零落。这些让我看到了以后的将来,或是将来的以后。

小时候,沉醉于花开的瞬间,以为这便是美的所在;长大后,沉溺于水流的永恒,以为这才是美的归宿。繁华落尽,留下的只有掺水。泉水激石,留下的才是浩瀚。如今,我已置身事外,原来,洋溢的微笑亦是种美;原来,永恒可以藏在一条紫色的心形项链中;原来,过去也只能够原谅。把回忆当作白衬衫洗干净,让时间的风轻轻晾干。

月辉清冷。从积尘的碎窗洒落而进,映出千万模糊在尘土岁月的残影。清光从地面深凹的裂缝向里探。滴答~是水管里水流呆滞的流动声,或是古老时钟不甘寂寞的争鸣声,亦或是愤懑世道的夏初的青蛙入水的声音?然而这些也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了。只是,揣测的人多了,寂寞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积累到了8848米的高度,只是想知道,那上面会有空气在流动吗?也许这上面是有空气流动的,可为什么会感觉不到生命的呼吸呢?那里都是寒冰,没有其他。

我想,春天像是幼稚的孩童,虽然绚丽,烂漫却是显得那么无知,不够坚强。而现在,我们则是初夏。解下稚嫩的外套,泪水与欢笑,失望与希望,构成十八岁的天空,充满夏天的豪情、丰富。是因为拥有了内在精神世界的宝藏。也许,每一个人在生命中的某个阶段是需要某种热闹,在这热闹值钱或是之后是一段安静。

生命年轮上的绿肥红瘦,在一个逆光逝去的季节,凋谢重复着绽放。我们始终相信一种可能,让我们突然跑过来时间,在哪场艰苦卓绝的角斗中突兀地赢了。于是,似乎已成为化石的手臂,在那一刻,变成了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