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曾干净
初一 散文 1621字 50人浏览 佛心笑天

这次她来没有带她的稿件给我看,她说她想出本书,把自己以前写过的东西出版成书,对自己的过去做个总结,她想停一段时间笔,感觉有点累,想出去走走。

我看她有点忧伤,表情的确显得很疲惫,我问她怎么了,她只是摇头,最后漠然的离开了。

我有点为她担心,猜想她是不是恋爱了,或者遇到什么打击了,还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就变得那么深沉。

过了几天她又来了一次,她的长发很乱,穿了件不太和时令的大外套,她说她要出去走走,将会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再来我这里,我问她去哪里,她只是说要去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她在那里不想与任何人联系,离开的时候她没有喊我大哥,而是喊了我的名字,这是她认识我以来第一次喊我的名字,并在名字前加了个“亲爱的”。

看着她离开,一时间我感到不知所措,只深深地吸了口气,打了个寒战。

然后的日子里真的没有了她的消息,不能再读到她写的东西,总感觉生活里好象少了点什么似的。

我的生活平淡如水,每天还是过着有些颓唐的日子,那些应酬,每种势力或不屑的眼神都让我感到干净的远去,仿佛岁月让好些东西都离我很远了,想抓却怎么也抓不到。

一天小安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的情况变得的更糟,长发依旧凌乱,蜡白憔悴消瘦的面容,眼睛深深的陷下,她才二十岁,但她的样子俨然已经是过了三十岁,我有些伤心,握住她的手,才感到她的手是如冰般的凉,她趴在我的肩上哭了起来。

这次我没问原因,我只是安静的任她痛快的哭,看她象个孩子一样,象个天真的小女孩,曾经的一切变得清楚起来,三年前,在认识她一年整的时候,她让我陪她出去走走,正好是春天,我带她到我童年生活的故园,修竹丛丛,桃花烂漫,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天真女孩就在那生命的季节里灿烂地笑,放肆的奔跑,她喊着,哥,你看那绿,多好的绿啊,她将一只刚出壳不久的小鸡捧在手掌上痴痴地看了许久,突然眼里有了泪水,活着真好,你看这只小鸡,多干净,真希望永远干净的活着,当时我有些感动,现在看着这个在哭泣的女孩,或许她的确已经长大了,而她的憔悴与忧伤让我越来越不知道成长是否就是意味着一种干净的失落与痛苦的萌生!

她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我,就在那时候我却不敢看她带着天真与质问的眼神,我的灵魂在她的面前无处躲藏,我想起了那只干净的小鸡,想起了那些干净的日子,还有她写的那些干净的文章和诗歌。

她又对我说,她想出版曾经写的东西,她恋爱了,但爱人死了,她看见有人卧轨,她所在的大学里有人割腕了,那天在小巷边上看见了一个乞讨的老人,他的碗里是空空的,天下着雨,风很大。她说她现在是孤儿了,没有家了,什么都没有了„„

她拿起一瓶酒大口的喝起来,然后就趴在桌子上剧烈地咳,等她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我已经分不清她的样子。

她在我的房间里睡去,我一个人躺在客厅里,开着灯看白色的天花板,小安,她才二十岁,一个曾经象白菊一样的女孩,曾经爱写纯洁如冰的文章,但现在生活的却象一场风霜,让本来的她变得的面目全非了,我不知道该怪谁,也许这就是如今的生活!

她每天很少吃东西,只是发呆,她已经弱不禁风,已经没有安慰她的必要了„„

她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干净与纯洁变的无处立足,但我们曾经都是干净的,干净的象透明的冰,我不想看着这个善良的孩子迷失在这个有些无奈的岁月里。“小安!你不能这样,不能,你可以哭泣,可以喝酒,但不可以这样,你不能这样!你不记得那个春天了吗?在我童年生活的园子里,那个春天!你还记得你曾经捧过的那只小雏鸡吗。橘红色的爪子,很干净的,在你手掌上„„”

“哦!你说很干净的小雏鸡是吗?”

“是的,还有那个春天,草才刚发芽,那个很漂亮的园子。”

„„

我们坐了几个小时的车后终于回到了我曾经生活的园子,一个美丽的春天,一只弄的满身是土的鸡妈妈正在领着一群小鸡到处跑,小安捧起了一只,睁大了眼睛看着它对我说,哥,你看多可爱啊,多干净,真象曾经的我们,多好啊。

但她不知道,那只鸡妈妈就是她曾经捧过的那只很干净的小雏鸡,我不再说话,沉默让我们回去的路途变得很寂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