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伯家的苔丝
初三 读后感 2042字 187人浏览 cq浪迹天涯

2 1、衬托人物与环境:

小说的开场便是春天中“五朔节”的游行会。在五朔节那天, 苔丝身着白色长裙, 手中拿着白色的嫩枝和白色的鲜花。文章在描写苔丝第一次露面时,“头上扎着一根红带子,在一片白色的队伍里,再加上她那两片娇艳生动的红嘴唇儿”,作者在这里两次描写到红色,并将红色与白色相互交织运用,白色象征着苔丝是一个天真烂漫、单纯善良的姑娘, 而红色这一鲜明地意象与白色形成对比,却更是展现出了苔丝的美丽;在苔丝准备向克莱尔坦白时的新婚之夜,对于房子里炉火的描写:“和那两股合不到一块儿的旧铜火钳,都一起染成了通红的颜色。壁炉搁板的下面和最靠近壁炉放的一张桌子的腿儿,也叫它映得通红。苔丝的脸和脖子,也一样地又红又暖,她戴的珠宝钻石,也好像爱儿代巴伦或者西锐厄,在火光里闪烁辉煌,成了一座时红、时绿、时白的星座,她的脉搏一跳动,它们的颜色就一变换。”这里红色意象的运用,显现出了苔丝此时心里矛盾纠结同时又有些犹豫害怕的心理,所以除了苔丝,即使是煤火的红焰也带上了一份森然的色彩。红色炉火的闪烁,其实是其贞洁污点的隐现的象征,和是否向克莱坦的内心矛盾斗争的外化,此刻苔丝本我的人格魅力便在红色炉火的炙烤中走向了真实。克莱尔同苔丝分手后,他又回到新婚租住的房子时,原先挂在帐子顶儿下面的寄生草“红果和叶子也都焦枯萎缩了”,通过描写红果的枯萎,衬托了他们新婚夫妇在当初新婚时住的房子中弥漫的单调萧条的气氛;当克莱尔从巴西回到英国,经过内心的挣扎后,急于去寻找苔丝,在他急于快些找到苔丝时,“路旁的树篱和树木都正含着苞芽,发出红色”,这些透着红色的苞芽赋予了树木无限的生机,红色在这儿既勾画出一幅生机盎然的乡间风景图,同时也衬托出了克莱尔此时此刻急切想要见到苔丝的心情。

2、推动情节的发展:

在整部小说中,红色对于情节的发展起着推动的作用。最明显的是小说开头,苔丝与弟弟亚伯拉罕赶着全家赖以谋生的老马“王子”去集市卖蜂窝,在夜晚漆黑的路上“王子”被邮车的车辕穿胸而入,顿时“鲜血从伤口往外汩汩直喷,落到地上还嘶嘶有声”,苔丝用手去捂伤口,结果“从头到脚,都叫鲜红的血点洒了个遍。倘若老马在此处没有死去,那么就不会有接下来苔丝为了家庭的负担而去亚雷家里,而苔丝也不会被亚雷玷污,而她和克莱尔的结局也会有不一样的逆转。但却正是有着这样情节的存在,才能够使小说的情节继续下去。

3 3、象征人物悲剧:

这部小说中,作者多次运用红色这一意象象征着苔丝悲惨的命运。有时候作者会赋予红色以丑恶的寓意,有时也会给主人公表以深切的同情,有时也会增添一点悲伤的情绪。在故事开头,我们读到亚雷家的房子是红砖砌成的,当苔丝走近德伯家时,我们看到深红的房子并不是无意中出现的,红色的房子在苔丝的命运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因为这座红房子中的主人正是玷污了苔丝清白的人,而另一座红房子则是她最终死刑的执行者,她被处死的监狱正是一个“红砖盖的大楼”。红色房子在这里代表的是性欲与死亡。当苔丝第一次接触到亚雷时,一枝玫瑰扎了她的脸,“她觉得, 叫玫瑰花扎了, 是个不祥之兆。”玫瑰是红色的体现,在花语中,玫瑰是爱情的象征,红玫瑰作为爱情的象征起源于古希腊神话。传说“红玫瑰”是爱神阿芙罗狄帝用自己的鲜血化出来的。爱神为了抚慰被野猪刺伤的情人阿多尼斯, 将荆棘把自己刺伤,她的鲜血把玫瑰花染红了。因此,即使是在现在的情人节,恋人们都会以“红玫瑰”相赠,表示对对方的爱恋。而文学作品中也常常会以“玫瑰”喻指“爱情”或“情人”。然而在这里,苔丝却将红色的玫瑰认为是一个不祥的预兆,可见作者用玫瑰从反面更好的反衬了红色这个意象,并且是不详的象征。当亚雷把鲜红的草莓送到苔丝的口中时,这里的红色代表着的危险与淫欲,这也对后来苔丝被亚雷玷污做了很好的铺垫。当苔丝家的老马被邮车撞死时,“鲜血从伤口汩汩流出成了一条小河,溅到了苔丝的脸上和裙子上”,此处的红色预示着苔丝以后命运的发展。当苔丝离开特兰里奇时,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手里提着一罐红色油漆的工匠,在栅栏的三块木板中间那一块上写着鲜红的“他,们,的,灭,亡,必,速,速,来,到”的方形大字,为了强调在每个字后面还加上了逗号。所有大字似乎都在谴责苔丝的失身与堕落。苔丝和克莱尔新婚之夜时,壁炉里的红色火光笼罩了整个房间,这里的红色既是苔丝内心的忐忑纠结,同时也是不祥之兆。苔丝在杀了亚雷以后,布鲁克太太看到“长方形的白色天花板中问,有个红色小点出现在上面,看上去像一张巨大的红桃A ,”文章并没有直接写出是苔丝杀死了亚雷,但此处红色却暗示着苔丝的犯罪。

《德伯家的苔丝》中作者对红色意象的运用,这种强烈刺目的色彩能够通过人们的生理给人带来心理的冲击。这些强烈的色彩作为性欲或生命的象征,是对生命的悲剧和无奈的否定,更是为全文主题的深化和人物形象地塑造起到了深化的作用。

4 不仅渲染了小说的悲剧气氛,生动地刻画了人物的性格特征和内心世界,烘托出命运的主题,同时也为小说的表现艺术增添了永久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