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是沉睡的水
初三 其它 529字 63人浏览 xuyongcs

父亲在很多人心中是很能侃的。他的沉默,也只是于我。

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他在城郊的一所中学教书。而我,则在最偏的一个小镇念书。别人问我家里的情况,我就说和妈妈相依为命。我喜欢夸大一切不值一提的事,尤其是痛苦。

父亲还要打人,小时候,我脸上三天两头是五指印。总之,我是真的不喜欢他。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但他在我心里也并非一无是处。他写得一手好字,处事也颇有风度,挺受人尊重。然而我不曾得到一点真传,不曾的。

妈妈总说父亲很爱我,旁敲侧击地想要把我往正确的方向上引。我自然是不肯的。没有过表扬,没有过亲昵。惟独谈到爷爷时,他才开始语重心长。爷爷死得很早,爷爷也曾阻止过他读书。他似乎是一点怨恨也没有。但在那时那地,我却认为他的宽容是装出来的。他对我如此,爷爷对他也一定好不到哪去。他自然恨得很,只是担心我会效仿他的“大逆不道”,才会这样的。就像削木碗给父母老时用的那个孩子一样。

于是我的思想一直这样,或许是没变化过。(也可能像妈妈说的,一直在畸变状态。)反正我是不思悔改了,我成了犹大,或者我本身就是那样的邪恶。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思想逐渐成熟了,我也就不和他有只言片语。他挂电话回来,妈妈让我接,我就找借口搪塞,他也不会叫我听电话。就这样,我们之间存在着一种物质,与其说是隔膜,毋宁说是坚冰。没错,坚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