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推开那一扇扇门
初一 记叙文 3625字 495人浏览 rsjxef769

当我推开那一扇扇门„„

吴江市屯村实验小学 朱建英

我是“成功教育”的典范,可以说是一次家访改变了我的一生。

因为长得高大,进幼儿园,我是直接读中班的。那会儿,我只是个中等生,长得平平庸庸,学习成绩一般,也没有其他特长和优点。头两年,我一直是不起眼的小姑娘,似乎老是被遗忘的。第三年,我因年龄未到,不能进小学,只能在幼儿园再读大班。教我的两个老师是刚从学校毕业的(一个姓胡,另一个我甚至忘了她叫什么)。大概是见我人高马大,又读过一年大班,胡老师居然让我做班长,这给了我无比的信心。那一年,我好象突然变得优秀起来,我变得很会管理班级,很会唱歌,很会画画,连上课也很能回答老师的提问。

许多那一年的事我都记忆犹新,而最难忘的则是一次家访。两个老师都不是本镇人,不知怎么打听到我家的住址。当她们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日的清晨出现在我家门口时,我着实吃了一惊。父母都不在家。我根本不知道如何招待这两位贵客,仿佛忘了请老师坐下,或许连水也没有倒,只知道从头到尾都很激动,只记得狭小的堂屋里挤满了羡慕的“小脑袋”,还记得老师临走时在我家的栅栏上扭了脚。

这是我学生时代唯一一次老师的来访,它第一次让我感受到了老师的爱,让我知道自己没有被老师遗忘,让我从中等生慢慢变成优等生,给我今后的学生生涯种下了光辉的种子。

永远也无法忘记这次家访,永远也无法忘记这两位老师。而现在,我也成了老师,我要用同样的行动来回报她们的再造之恩。我要推开那一扇扇门,推开那一扇扇心灵的门„„ (一)

自从学校提倡老师走进学生的家,了解生活中的学生以来,我好几次跟学生说要去他们家里家访。今天,终于凑到我和汤老师都有空,我们一起开始了我们的初次家访。

樊家诚是个很灵活但很调皮的孩子,说实话我有点佩服他,别看他上课总是漫不经心,考试成绩却不赖。他妈妈在镇上开了“汉堡小子”店,生意不错。我担心,他们店里人多嘴杂,家访会不太顺利。正想着,一阵油香扑鼻而来,“汉堡小子”已在眼前。樊家诚妈妈迎了出来:“店里人多,说话不方便,我们还是到家里去吧。”一句话让我们刚才的担忧顿时烟消云散。这应该是一个善解人意的母亲。整了整衣服,我们一路闲聊,不知不觉就进了他家的门。

虽然我们和樊家诚爸妈都认识,但第一次走进学生的家,第一次和学生以及家长如此进距离的接触,对于我这个没有班主任经验的新手来说,还是紧张得很。寒暄着,我们坐下了,茶摆在了茶几上,瓜子也拆开了。

“樊家诚学习怎么样?”他妈妈开门见山地问。

“他成绩是比较稳定的,在班里一直处于上游水平,就是上课的习惯不怎么好。”既然家访,我们也就实话实说了,“上课喜欢趴着的,就像没有骨头一样。”

“这个孩子就这样,在家里也这样的,做作业总是不肯像模像样地坐在桌子旁的,宁愿趴在沙发上。”她妈妈直言不讳。“也不知怎么回事,他从小就这样。”他爸爸发话了,“老师给你指出来了,你以后就要改正,听到了没有?”一旁的樊家诚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樊家诚,你觉得班里谁最调皮?”汤老师问道。

“蔡忆帆、陈潇雨吧。”想了一会儿,他又说:“还有我。”这孩子倒还挺诚实的。 “老师给你提个意见,下课时可以稍微活动一下,但上课的时候不能吵。课堂是很重要的,如果你上课不认真,下课要用好几倍的时间去弥补,这就不值得了。”汤老师一语中的。

“你上课也不怎么积极。英语课上难得举手回答问题的。有时,王晨(他同桌)要举手,你还拉着她不让,是吧?”我问他,他笑而不答,默认了。

“你不喜欢英语吗?”

“不很喜欢。”

“为什么?”

他支支呜呜不说话,她妈妈代他回答:“他说对以前的英语老师有点意见,所以不喜欢英语。”原来是这样,看来这孩子有点倔脾气,我可得想想办法,让他找回学习兴趣。

“那你喜欢什么?“

“数学。”他不假思索地答到。

“他脑子活络,所以数学很好,但学习不是很刻苦,所以语文、英语就相对落后了。”到底是汤老师,有经验又教了他几年,对他早了如指掌了。

“希望你以后不论什么课,都能认真听讲,坐正了,而且要积极举手发言。”这是我对他的期望。

不知怎的,聊着聊着就到他在家的情况。“你那么瘦,在家一定很挑食吧?”我跟他打趣道。他又有点不好意思了,她妈妈接过话说:“是啊,什么都不要吃的,肉是碰都不碰的,蔬菜也不吃,要么吃虾,一斤虾倒一会儿解决了,饭也吃一点点。”去年在学校食堂吃了几天就不去吃了。学校的菜都不喜欢的,太挑食了。”

“这样可不行,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一定要多吃。”汤老师叮嘱道。

“不过有时他也很懂事的。我们开店 经常很晚回家,他晚上就一个人做作业,然后洗澡,睡觉。”他爸爸有些自豪的说。他的生活自理能力的确是现在大多数独生子女不具备的。

“这点倒了不起的。”我翘起了大拇指。

看看窗外,夜幕早已悄悄降临,我们起身告辞。街上已是万家灯火。深秋的夜晚,风吹在身上有了丝丝凉意。我和汤老师约定明天继续我们的家访行动。

(二)

当夜幕降临时,我和汤老师骑着我的“小毛驴”来到了小镇东边。在路口转弯的地方,我们认出了他——我们班的学生曹振宇,一个被大家称作“野人”的孩子。看得出,他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在他的带领下,我们进入一个小小的院子,一对夫妻将我们让进客厅,女的满脸笑容,男的则一脸严肃。我心里想:这大概就是曹振宇的父母吧。看来,曹振宇像他爸,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后来的谈话证实了我的想法)。曹振宇话不多,笑也不多,个性有点散漫。

由于父母工作很忙,每天都要六、七点回家,和他接触不多,他的学习自觉性相对较差,还形成了一些有点古怪的习惯。面对老师、家长的批评和教导,他总是洗耳恭听,却从不付诸行动,换言之,他听不进劝。这还体现在他的吃饭问题上。他家离学校不远,步行大约十分钟,可是相对在校吃饭的同学来说,他一来一回要浪费很多时间。他父母让他在校吃饭,他却不肯,因为他看到一大碗饭就吃不下,而非要分成四、五次乘饭才吃得下。他父母让他骑车他也拒绝。看来,这孩子还真是有点“奇特”。

据说他在去年刚转来的一个月里,上学积极性很高,而一年后的今天,他却如此散漫了。我想问问他到底是怎么了,可是,把我们带到他家以后,他就“失踪”了。看来这个谜底只有等日后慢慢去揭开了。

有一点,他却让我大吃一惊,他每天都能自己做饭。这在现在这批从小被当成“小皇帝”的孩子中是不多见的。这是他的一个优点。

作为英语老师,我自然问到他回家是否听录音,他妈妈直言,几乎没有。这点我早就预料到了。去年,他的英语是全班最差的,他肯定不会对英语感兴趣,更别说回家听录音了。他爸爸说:“老师,你帮我看紧点。”我最近正在努力使他恢复对英语的兴趣,而我感觉他慢慢开始举手了。我怕对他太严了,反而会降低他好不容易找回的一点兴趣。但我承诺,我一定会让他在英语方面取得较大进步的。

在我们离开他家的时候,我们也没有见到曹振宇,也许是他不好意思,也许是他怕我们

会批评他。但我想告诉他:“如果这次你在场,你会有很多收获。”What a pity!

(三)

又一个树抽新芽的三月,抖落整个寒冬带来的一身懒散,我又开始了新一轮家访之旅。 走进严宇锋的家,我便发现,这是个布置朴素的家,没有华丽的家俱,没有炫目的灯光,有的只是宁静和安祥。

严宇锋的学习成绩在班里数一数二,他的话不多,但做什么都极认真。班里同学都叫他“严宝宝”。严宇锋的妈妈是个比较开朗的人,很善于交流。

她说:“昨天严宇锋说日记没材料可写。我就去菜市场给他买了条鱼,教他烧鱼。这样,他就有东西可写了。”我不由的敬佩起她的来了,我想一般的家长知道儿子写日记没材料,说不定就叫他随便写点,甚至有些家长会说:“你随便写点吧。”而她却不同,为了让儿子写出真实的事情,她真实用心良苦。严宇锋在语、数、外三门功课上的成绩都很突出,可他似乎还没有信心。数学老师叫他参加奥数辅导,他拒绝了。李老师这次当着他妈妈的面又提了一次,他还是说:“怕学不会。”他妈妈鼓励儿子:“不会才叫你去学的,会了还用学吗?”在妈妈的鼓励下,严宇锋终于肯去学习奥数了,而另一个细节又体现出这位优秀妈妈的细心之处了。李老师让严宇锋把上学期、这学期的数学报纸整理出来。她妈妈说:“严宇锋发到的报纸,我都帮他分类理好、装订好的,去年的都有。”我们几个都对他投去钦佩的目光。

她带我们参观了他们的房间,里面有一大一小两张床。床上被子都叠得整整齐齐,看到电视机,我们问他:“严宇锋看电视吗 ?”她说:“不看的。我们要看也只能等他睡后,把声音开到很低,时间常了也习惯了。”谈到看书,她说:“我给严宇锋买了很多书,有些他还看不懂。我就陪他看。《安徒生童话》他看上册,我看下册,两个人比谁看的快。”说完,她指了指旁边的柜子,我这才注意到上面整齐地摆放着几十本课外书。

不知道怎么的,她和李老师聊起了一道奥数题,瞧他们都眉飞色舞的,我和计老师都插不上嘴了。有了这样的好妈妈,儿子怎么会不优秀呢?

桌上的茶还留着余稳,短暂的家访已经结束,我祝愿所有的学生都有一个严宇锋妈妈一样的好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