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萤火虫的孩子
一年级 其它 1511字 189人浏览 月亮亮fly

捉萤火虫的孩子

◎童喜喜 传说中,天是渐渐黑下来的。但孩子出世时,天已是这样无边际的晦暗,而光明从未有过。

孩子还小。这黑暗,孩子不是不怕。但孩子就在这黑暗中动身了。孩子自言自语:我一定能捉回很多很多萤火虫。

不全信眼前所见的黑暗,因那孩子心里有一点光。那光,源自一个故事,一个讲故事的人。

黑暗太久,人们有目而不能视,双眼俱盲。既然睁眼也如闭上一般,声音也就成了狂乱呼号,会轻声讲故事的人,已经很罕见。

是在城的一角,孩子偶遇那个讲故事的人。

哪怕黑暗遮蔽,孩子也觉察到那人十分奇怪——孩子走来,他却深鞠一躬。他和孩子的头在黑暗里轻轻撞上,孩子叫了一声,他这才开口,却不是道歉,而是殷殷询问:听故事吗? 孩子便听他讲。

故事很短,只有一句话,说:有种小虫,自己就能发光,再沉的黑暗里也能飞翔,它叫萤火虫。

孩子此前只活在这城里。田园消逝,早没了虫和鸟。陪伴人们的,只是些温顺的猫与狗。 如此讲完,孩子愣了半晌,又说:再讲一个?

讲故事的人就再讲:有种小虫,自己就能发光,再沉的黑暗里也能飞翔,它叫萤火虫…… 讲故事的他反复地讲。听故事的孩子反复地听。似乎永无止境的反复中,这一句话的故事从讲述变成吟唱,从吟唱变成咏叹。

孩子听得累了,在他不知疲乏的声音里渐渐睡去。醒来,讲故事的人已不在身边。 他不存在吗?那故事又何从而来?萤火虫不存在吗?那他又从何而来?

孩子知道,对于已盲的自己,有光亮也无法见到。可孩子信故事就是真事,悄悄动身了。 这样仓促动身的事,只有孩子会做:鞋都没有一双。城里的人们行走有车辆代步,路线由车辆规定,早不需鞋。水泥路貌似平坦,实则坚硬,赤脚并不好走。

孩子却赤脚走着。疼痛了,就走得慢些,稍有缓和则加快步子。走的路一远,脚磨破皮、流出血、结出茧,倒有了力量。

在混沌里行走,时间失去了意义。孩子仿佛走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转身,眼前就出现那一幕:漫天的萤火虫,在天空中飞舞,在草叶上栖息。那只是点滴的光,已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呆呆看着,看着,孩子突然明白:自己能见光亮,只是以前没看过。孩子突然想到:或许,大家其实也许没瞎,只是人们没有看到光亮。

孩子想来想去,回了城。

回城后,孩子偷偷摸索着,往水泥地面的缝隙里,扔下草籽,那是他在田野中唯一带回的东西。

孩子终究没有实现自己的梦想——他没能力、也不愿捉住一只自由的萤火虫。但孩子知道了,萤火虫会被草丛吸引。

草能在缝隙里生长,当绿的草遮住灰的城,萤火虫就会飞来吧!孩子想。 人们渐渐发现孩子的奇怪举动,才得知孩子曾经去找萤火虫。

可人们不信孩子看过萤火虫。尽管孩子说起那讲故事的人,转述了萤火虫的故事,人们也只以为那光亮、甚至那讲故事的他,只是故事里的存在。人们只说孩子是幸运儿,是在黑暗某处偶然摸到一些草籽的幸运儿。

这是因为自己没把故事讲好呵,若是人们听到他讲的故事,就会像我一样相信了吧?孩子想。只是,孩子如此怀念,却再没见到他。

渐渐地,孩子对人们不再辩解,只是微笑。孩子把一部分时间,用去照看那些草。那些生于黑暗中的草籽,小部分发芽的被一再踩踏,大部分甚至都没有发芽。孩子总是把草籽收拢,再找合适的季节,满怀希望地重新种下,一次次种下。

更多时间里,孩子成了一个讲故事的人。

一座城总得有个讲故事的人。越是黑暗的城,越是如此。

和当初遇见他一样,孩子遇见每个愿听故事的人,都会讲起萤火虫的故事。只是这一次萤火虫的故事要长一些,要从那个讲故事的人讲起,直到孩子见到萤火虫结束。 孩子日复一日地讲着,即使听故事的人不肯相信故事是真的。

孩子坚信,总会有人因为自己的故事去找萤火虫,而带回草籽,总会有人因此而让故事更长。

能那样做的,肯定也是一个孩子,就像听到这故事结尾的你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