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读后感
初一 读后感 1257字 1189人浏览 妈淘网淘淘

走三步,重遇自己的命运

——读《巴黎圣母院》有感

当猩红色的天空被神明的雷电劈开,当教堂的钟声隆隆咆哮,当所有灵魂扑倒在朱庇特的权杖下,当人类的命数被教皇的十字架项链禁锢在耻辱柱上,是谁,用颤抖的手在钟楼石壁上刻下一个颀长锋利的词?又是谁,面对这个罪恶、或者凶兆的烙印凛然心惊、叹息深省?

六百年前,镌刻在巴黎圣母院钟楼暗角上的,正是人被囚禁、控制、无法驾驭的,“命运”。

于是,以笔为耳目,以墨为明灯,那个叹息者、思考者在中世纪的烟尘中迈出三步,洞悉了如何重遇自己的命运。

迈出第一步——坚守野性的心,命运将会苏醒。卡希莫多心灵的野不是粗野,而是本真率性、无羁无绊的狂野。因为爱得狂野,敢于牺牲性命去拯救,敢于拥抱死亡去追随,敢于卸下自卫与伪装的盔甲、将最柔软细腻而笨拙的一面裸露在外,哪怕自己会被爱人刺伤。因为恨得狂野,敢于付厌恶与嘲讽于一丝讪笑,敢于摧毁半生对父亲的信仰,敢于一个人对抗整个世界。纵使耳疾桎梏了他对自然的感知,相貌将他锁在人群之外、鄙视与孤独之中,粗放的心却以这样轰轰烈烈的方式,给了他真实、笃定地活着的勇气。当他跳上大钟随之摇摆、震荡、咆哮,独眼喷出狂喜豪放的烈焰,犹

如骑着怪物奔驰的骑士,还有什么能置疑这个生命的雄浑、英武、悲怆与壮美?还有什么能置疑这颗自由之心掌控命运的能力?

迈出第二步——学会理性地爱,命运才可远行。巴黎圣母院悲剧的源头是宗教和王权对人性的蚕食迫害,但无一例外均以爱的盲目为导火索。因为过于肤浅天真,艾丝美拉达纯洁的爱被弗比斯扔进炼狱撕碎,却与能守护其一世的卡希莫多擦肩而过。因为溺爱手足被弟弟打击、伤害,因为逃避爱的痛楚,克洛德选择沉迷在宗教学术中禁欲克己,将自己武装为地狱幽灵,才使艾丝美拉达成为其病态的爱与占有欲的牺牲品。而卡希莫多,纵使他有能力为自己的灵魂而活,却只得到一具冰冷的躯体,里面有他永远得不到的心,一切,只是因为在他为爱人流下第一滴眼泪时,笨拙与卑微,掩住了爱的浓烈珍贵。至于弗比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活谎言,在烟尘散尽后,留下的只是用一生织就的巨大的讽刺。

迈出第三步——拥有充实的灵魂,命运才能傲立。卡希莫多追求强有力的生命与灵魂的挚爱,艾丝美拉达坚守的善良与幸福的憧憬,虽然他们各有性格缺陷,虽然他被主流宗教文化所排斥、戕害,但人格的傲岸魅力没有丝毫黯淡。相反,宗教与王权的大流中,喧嚣的潮起了,愚人节的愚人在巴黎恢宏壮丽的司法宫周围欢庆疯狂,一如聚积在巨大的鲜肉下的虫蚁;凶猛的潮起了,浩浩荡荡的乞丐军队逼进圣母

院,俨然一群对奶酪虎视眈眈的饿鼠。虽然前者为了娱乐,后者为了金钱,两阵潮何尝不是同等地污秽肮脏。曾经,在市井街巷中叫嚣嘻笑的生命,在雕栏玉砌中声色犬马的生命,那般癫狂闲适却不知自己被时间侵蚀得只剩白骨。如此无知的空虚,如此空虚的卑贱,铺展在十五世纪“神圣精奥”的教义下,无非是个荒诞的讽刺。

当天空已似海般蔚蓝,当圣母院礼钟回声都已散尽,当耻辱柱上的灵魂已经飞翔,触碰钟楼角落的刻字仍能记起曾经的史诗。命运,能被驾驭,只要心在,爱在,性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