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 故乡的秋
初三 记叙文 743字 57人浏览 kingrainning

我母亲的老家在蓝田县上,这是一个处在高原上的县。记得的我初中毕业的那段时间陪同我的妈妈回到了那里。

高原上的秋比下面要来得早一些。秋风瑟瑟,刮去了秋老虎的最后一丝的闷热,迎来了晚秋沁人的凉意。满庭院飘零的落叶,急急南飞的鸟,都在无声的宣告——秋深了。

秋的色调是淡黄的。收割完毕的稻田,留下了短短的茬,远远望去犹如一幅黄色的绒毯;裸露的泥土,曾是那样茂盛地长满了翠青的小草,如今也变成了一片黄土地;狗尾巴草、打破碗草,蒲公英草,它们那显赫的青春韶华已然荡然无存,眼下都成了秋风中微颤着的残茎败叶。然而秋不全是毁灭,在它那金风习习、秋高气爽的季节里,却又表现出另一幅金黄色的画面。看到秋菊逗人的艳美,稻谷喜人的灿黄,橘子感人的橙黄,我的心就醉了。

枫叶红似火,然而别的树虽未红似火,但却也是变红。秋叶在即将离开之际丝毫不眷恋曾经拥抱过他的枝干,向他的兄弟告别了一声,就把他的身躯悄然的融入了泥土的怀抱。“落红不是无情物”,因而它化作了孕育来年春芽的新泥。

候鸟南迁是大自然的规律,但为何那即将离去的雁群仍徜徉翻飞,迟迟不肯离去,它是在眷恋这北国的风光,在寻求着风翔的自由,那一声声引颈长鸣,也许是母亲呼唤贪玩的顽儿,也许是娇妻在寻找觅食未归的丈夫。这长鸣引起了山中的共鸣,山谷中无数的鸟儿鸣叫回响,谁有呢明白这其中的情与义呢?

春播夏耕,秋收冬藏。这是姨妈告诉我的田间劳动的写照,必须不吝啬自己的劳动,大自然才会给你丰硕的果实。虽然我不是一个复古主义者,然而我却对这男耕女织、轻松自由的生活有着无尽的向往。即使我知道,在21世纪这只是无稽之谈。

秋天带给我们的不只是毁灭和萧条,而是金色的收获,南飞的鸟,还有在淡淡黄色中那种温和的曲调。而这种秋在城市里不可能体会得到。秋天——其实也是一个美丽的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