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辆老三轮,我永远的记忆
初一 散文 877字 13人浏览 蝴蝶飞飞5559

我靠在老家的门梁边,右前方是一片湖,我看着水面上金灿灿的波纹,黄了谎言,抬起脚步朝后院的石瓦房走去。

那条路我再熟悉不过了,我闭着眼也能指出哪里有个坑,哪块地方有挪也挪不动的硬石头。 我敲开了那扇吱呀摇晃的木门,一股潮湿酸臭的味道扑面而来,里面只有堆得和墙一样高的木柴。

外公,三轮车呢?我冲到门外大喊着。

晚秋的风很凉,吹得木板吱吱呀呀地发出怪声。我的世界安静到一篇落叶触地都一时轰然巨响。

那辆车坏了,破铜烂铁我让人收走了,还剩下几块木板留下烧饭。

我又走进石瓦房,面对着堆积如山的木柴,仔细地照着那几块木板,就好像在找回曾经的记忆。

记忆里,小时候最大的愿望是有朝一日能够骑那辆三轮车。因为我小时候个子矮,力气又不大,只能由着外公载我去田里转悠。外公担心我人小坐不稳,就在车上放了一块低板凳,还在边上定了四四方方的木板,他自认为十分安全后就待我出发了。我盯着外公一蹬一收的脚,百看不厌,心里一直想着快快长大。

后来长大了一点,我已经勉强能骑车了,但是由于个子矮,每次蹬脚踏板的时候人都得站在脚踏板上,我嫌座椅碍事,就想把它偷偷拧下来,可是无奈力气小,没戏只能干瞪眼。 等到真的能骑了,我已经是驾车技术一流的驾驶员了,一直怂恿我的表弟表姐们上车,就在我差点把我的胸脯拍烂了,发毒誓发得嘴皮子都磨破了,一群人终于浩浩荡荡地上路了。 我力气小,载不动那么多人,只能一个个将她们赶下车,最后只剩下三个人,我就把这三个人视为我的固定乘客,就连去后院借一瓶油也要带上他们仨。后来她们集体抗议,眼泪鼻涕一把一把往下帅,我外公实在心疼,就命令我下次骑车不准带上他们了。

就在我坚强不屈的折磨下,那辆老三轮再也支撑不住了,掉链子的次数越来越多,轮胎漏气越来越频繁,但我却四号没有意识到,只知道除了问题就找外公帮忙,修好后又骑上它一副冲锋陷阵的架势。

我在木柴堆里找到了吗四块木板,上面还有我用指甲刮磨留下的痕迹。我下意识地笑了。好像记忆里无所不能的小英雄离我远去了,她骑着那辆老三轮浩浩荡荡地向前冲去,留下我一个人站在原地。

我的青春依附在那四块木板上,它存在于我的精神里,我的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