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静[芒种]感悟《逃离》中女性的“孤寂挣扎”
高一 读后感 4050字 177人浏览 马路1205526423

作者简介:

孙静:1974.7,女,山东潍坊人,硕士, 副教授,研究方向:英语语言文学

感悟《逃离》中女性的“孤寂挣扎”

孙静 青岛酒店管理职业技术学院 266100

摘要:本文以爱丽丝·门罗的短篇小说集《逃离》中的四个代表小说《逃离》、《匆匆》、《沉寂》和《机缘》为研究对象,从母女关系、夫妻关系、男女平等等线索入手,剖析故事主人公的挣扎和妥协,反抗和沉寂,并进行现实的感悟,体会女性逃离的主因---“孤寂”。

关键词:逃离、女性、孤寂、挣扎

一. 引言

《逃离》是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爱丽丝·门罗的一部短篇小说集,是她创作成熟期的作品。爱丽丝·门罗用她那简单朴素的语言和丰富的情感,细腻而又真实地刻画了平淡真实的生活,看似是平淡无奇,但读完却会感到其中充满了无穷的意蕴。本文通过分析爱丽丝·门罗小说中的几位女性形象去进一步探讨女性意识的发展。

二. 挣扎与妥协

“逃离”是门罗从女性的独特感受与视角去描写夫妻之间的冲突的主题。第一篇小说《逃离》中,门罗用现实主义手法和细腻自然的描写讲述了女主人公卡拉的两次逃离的故事。卡拉的第一次逃离是逃离自己的父母。卡拉出生在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但是她厌倦了中产阶级枯燥和乏味的生活。她认为她的父母永远理解不了她的想法,她需要的是一种真实的与现在完全不同的一种生活。她想摆脱父母对她的约束,逃离这个社会对自己的束缚,她想主宰自己的人生,掌握自己人生的主动权。然而,她的逃离并没有让她如愿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卡拉的再一次的逃离与她的邻居西尔维亚还有克拉克这两个人有着莫大的联系。首先,是她的这一次逃离得到了邻居西尔维亚对她的帮助。其次,她的这一次逃离也是与克拉克的行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的。卡拉不断地在忍受丈

夫的疾言厉色,她一直对克拉克言听计从,可以说克拉克压制了卡拉的独立意识,她感到无比的痛苦,最终她选择了逃离。另外,小说中又提到了卡拉十分宠爱的小羊弗洛拉的走失也暗喻了卡拉的逃离。

卡拉的两次逃离是挣扎和妥协的交织。第一次,她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决然的从家中逃离出来,她想要的是去找寻自己的人生,从父亲身边挣脱出来,做到真正的独立。而第二次从克拉克身边逃离是为了逃离丈夫对她的不尊重与控制,她追求的是独立的人格,她不甘于去屈服当前的生活,作为女性,她需要独立,需要反抗。可是最终她还是妥协了,她无法摆脱对克拉克无论是物质还是生活的依赖,她只能重新回到克拉克的身边。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体现出当时的女性在受到压迫之后无法摆脱这种境况的痛苦与无奈,最终妥协。

三、反抗与沉寂

《匆匆》、《沉寂》和《机缘》三篇小说是爱丽丝·门罗半自传式的写照。这三篇小说相互关联,用三个短篇去记叙一个女孩变成女人继而成为一个母亲后的悲剧命运。

小说《机缘》中的女主人公朱丽叶学习的是古典文学,虽然她成绩优异但是因为她是一个女孩,所以她得不到学校老师的肯定和支持。朱丽叶是一个让父母担心,被社会孤立出来的女孩,现实社会对她的压迫让她喘不过气来,女性的权利遭到了社会的压制。在这样的多层压迫下,年纪轻轻的她想要逃离这个让她无法喘息的社会环境,所以她义无反顾的逃离了,只是凭着一封信就去找寻她在火车上仅有一面之缘的那个乡村男人,即使他们只是萍水相逢。她的这种近乎疯狂的行为是她对社会压迫的反抗,是挣扎也是逃离。她与这个男人一同生儿育女,在一起经营生活,丝毫不去在乎外界对自己的看法,她的种种行为是在找寻自己的真实生活,想要凭借自己的努力过上自己心里期待的、想要的那种生活,是女性独立意识的体现。

《匆匆》中朱丽叶在经历了那份冲动的义无反顾的爱情之后,已为人母的她抱着女儿回去探望身患严重心脏病、已经奄奄一息的母亲。临终前母亲说:“到了我真的不行的时候,你知道我会想到什么吗?我想——快了,很快我就能见到我的朱丽叶了。”1不知道当时朱丽叶的内心究竟是什么滋味,听到母亲说的这些话,她只是背过身去,收拾厨房,把一切都放到原处去。

《沉寂》中爱丽丝门罗用她那细腻的笔尖记录了几个悲剧女性的故事,将

她们的悲剧命运交织在一起。女主人公朱丽叶原是一个很有名的主持人,但是她在经历了女儿的逃离还有好友的离世这一系列的给她造成沉重打击的事情之后,在收拾好心情之后,朱丽叶逐渐离开了她的工作,回去继续她的古代文学的研究,继续她的博士论文的创作,逃离了这个她并不看好的世界。

朱丽叶从起初的渴望自由的生活,她对于母亲所信仰的宗教不屑一顾,她主张个性的张扬但最后女儿因为宗教的信仰而逃离她的身边,她也沦为了宗教信仰的虔诚的信徒。门罗用细腻的笔调让我们读者能深深体会到她的悲痛与绝望,她对于生活的无奈与妥协,她逃离了,最终还是失败了。朱丽叶在承受孤寂的同时想明白了自己,也明白了女儿的离开,这是一段失败的母女情。

四、为何逃离,逃往何处

《逃离》是主人公卡拉从一开始的想要逃离父母逃离中产阶级社会所带来的束缚到后来逃离克拉克的粗暴与不尊重,到最后还是回到克拉克身边,无法摆脱自己对克拉克的依赖,她最终妥协了。《匆匆》、《沉寂》和《机缘》其实就是小说中女主人公在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冲突下,理想的幻灭与破碎,也就是女性意识的压抑和衰弱。她们的沉寂是在女性意识渴望独立之下逃离而又被抓回现实的牢笼的无奈。而产生这种无奈的就是“孤寂”。

这几部小说女主人公所要逃离的是自己的家庭,包括这父母与爱人,同时也是想要逃离这个社会环境。其实在我们的生活中总会在自己的亲人、朋友身上亦或是自己的现状感到不满,逃离是诱惑是欲望,它牵引着女性去独立起来,逃离现状,逃离不满的一切,去追寻自我的本真,去追寻内心深处的那一抹纯洁,甚至是去改变现状。就像爱丽丝门罗在逃离中提到的山羊弗洛拉,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内心深处都有那么一只弗洛拉,当我们不满与现在的状态与事物时,弗洛拉就会诱惑你去逃离,诱惑和不满就像弗洛拉一样永远不会消失,逃离虽是一时冲动,但如果你去实践了,这可能变为改变人生的重要一步。可是门罗的笔下,女主人公们的逃离都失败了,因为他们心里都有着对于现实生活的牵绊,牵绊住他们的内心,束缚着他们的选择,他们因为不满足于现实而去向往一种超脱现实的生活,是一种渴望幸福美满摆脱孤寂的生活,但是梦想终归是梦想,这甚至是一种幻想,这是她们想要用虚幻的生活去反抗挣脱显示的孤寂生活,想要从平淡中逃离摆脱。所以他们会选择逃离然后回归现实。

五、现实感悟:

我此时不禁会反思自己与父母的关系和相处的方式。在前段时间法制栏目里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大二的女生离家出走,最终警方发现她死在千里以外的宾馆里。究其原因其实是这个女孩从小就有很高的绘画天赋,女孩也十分喜欢绘画,高考报考志愿的时候就特别想报美术专业,可是她的父母不同意,女孩的母亲是著名的医院的副院长,一直想要让女儿去报考医学专业,就这样不管女儿的想法,擅自替她做主,不管女儿如何反抗都改变不了自己学医的宿命。在母亲的高压下,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女孩患上了抑郁症,上了大学之后原本开朗的性格一下子变得整日郁郁寡欢。最后父母发现女儿是和男友相约自杀,可是那个男孩在临死的那一刻害怕了,死亡给他带来了的恐惧让他逃离了,但他留下了他的女朋友。一个花季少女就这样凋零了,我们从中是不是能得到什么教训。

这个案例其实是三方面的问题。首先,父母对我们的较高的期望值带给我们无穷的压力,他们希望我们能够有一个好的出路好的工作稳定安逸的未来,但是无形中也夹杂着他们的自私与欲望,将自己年轻时没有实现的欲望或者他们心里所期望的统统强加到自己的孩子身上。在当前这个社会,父母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但是巨大的压力会让孩子感到窒息,无法挣脱,严重的就会像这个案例中的女孩那样。父母一定要尊重孩子的选择与决定,未来的路是要自己去拼搏自己去闯荡,你们要相信他们自己可以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可以去扛起生活的责任,不要一味的强加与施压,那样只会适得其反;其次是女孩的问题,虽然女孩的死亡与自己的父母有一定的关系,可是,女孩自身的问题也比较大,她不会去体谅父母的苦心,只是一味的想去逃离父母,远离父母,如果她能考虑父母,就不会去自杀,让白发人送黑发人,让自己的父母痛苦不堪,倘若他爱惜自己的生命就不会与别人相约自杀,她完全可以坐下来与父母好好商量,或许还有转专业的机会,有去继续她梦想的机会,可是一死就什么都没了;最后也要说一下女孩网上认识的这个男友,这个人是一个极度不负责任的男人,既然自己尝到了死亡可怕的味道,为何还要留下自己的女朋友自己逃走,为什么见死不救。人情的冷漠与不负责最终也会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孤寂隔阂了母女对未来的沟通,孤寂隔阂了恋人对生死的认识,孤寂引发了绝望,导致了逃离。

六、结语

孤寂源自人的本心,其实我不赞成主人公们这种逃离的做法,在爱情上的卡拉是懦弱的,她的独立意识只是想要摆脱这种平淡并且毫无乐趣的家庭生活,克拉克对她的粗暴她最终选择的是隐忍与妥协。这其实也是我们当代好多人的生存现状,例如爱情,没有爱存在的感情如果想要继续维持下去,卡拉为什么不去选择充实自己呢?她有朋友,可以从与朋友的交往中找寻人生的乐趣,或者可以做别的事情去不断充实自己而不是单纯的妥协,人生需要自己去改变命运,向命运妥协,最终是摆脱不了现实摆脱不了孤寂的,从孤独到挣扎到逃离最后回归现实。爱丽丝门罗笔下的女主人公的一生都处于一个逃避和坚持、自由与家庭的本心与现实的矛盾挣扎中,或认命,或抗争。

参考文献:

[1] 爱丽丝·门罗. 逃离[M].李文俊, 译.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9.

[2]张京媛. 当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1.

[3]赵慧珍. 论加拿大女作家爱丽丝·蒙罗及其笔下的女性形象[J].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30(6):115-120.

[4]于艳平. 从《荨麻》读解爱丽丝·芒罗的婚恋观[J].求索,2004,(4).

[5]李文俊. 《逃离》译后记[M].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