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最遥远的距离
初一 议论文 1008字 73人浏览 zntoheecom

也谈最遥远的距离

我们慨叹“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那种悲喜交加的缠绵;我们同情“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那种刻骨铭心的思恋;我们向往“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那种飘逸豪放的情怀;我们渴望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那种豁达洒脱的慰勉„„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心灵,最近的距离也是心灵,因为唯有心灵能跨越时空的鸿沟,唯有心灵广阔才能让彼此变得更加贴近。

即便晚唐那华丽的袍子被鼠辈咬得破败不堪,仍有诗人们给它增添了有凤来仪的金贵。落魄凄苦的李商隐,便是“留得枯荷听雨声” 的虔诚者。

读李诗,我们能看到他那颗“卷舒开合任天真”的碧荷盛露心,能听到他笔墨飞溅下一片噼噼啪啪珠玉声,千年的时光依然传递着他寂寞的相思。他很孤独,只能一个人秉烛赋诗安慰自己,以晦涩隐喻的典故来承装内心郁结的苦闷。当最后一滴墨收尽,他把自己怅惘的一生印在了迷蒙的浣花笺上„„隔着岁月的江流,我和诗人用灵魂大声呼应。此刻我真切地感受到: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时空阻隔,而是神交与神交之间,知音与知音之间,情志回环相与地传承。

时空的距离间有李商隐诗歌的绮丽空濛,同样有周恩来人格的光明磊落,一心为公。

沧海横流,他于枪林弹雨中展现出大将之姿;和平钟声,他在经纶治世时闪烁着伟人风采。他的前半生是一团火,融入了熊熊燃烧的爱国之情,后半生的他是一盏灯,为照亮民心,照亮世界燃尽了最后一滴油。而去世后的他则是一轮明月,无暇的品质清辉般撒落在一代又一代灵魂中,勾起绵绵的思念之情。也许很久之后,他的面容会走

出后来者的记忆,但他的名字会化作星星,在历史的银河中熠熠闪耀,愈遥远,愈璀璨。

还有张纯如,一位美籍华裔女作家,以惊人的毅力完成了史诗般的作品《南京大屠杀》。她让西方世界知晓,中国人民和亚洲人民曾遭受过怎样的人间浩劫,又有着如何难以形容的刻骨铭心的伤痛。不幸的是女作家又以选择结束生命作为摆脱身体与精神折磨的方式。她的离去,留给我们一段绵绵无尽的怀念和无法穿越的敬佩。张纯如是作为一名无畏的战士倒下的,相信她身后会有成千上万的人为其奋斗的目标和未竟的事业前赴后继。

除了对心灵的倾听、人格的敬仰之外,或许世界上还有一种更遥远的距离,需要我们去穿越,那就是是用良知诠释正义!这种壮举,不仅需要胆略、善良、才华,还需要沉甸甸的历史责任感!否则,超越物理概念的距离就显得过于苍白,甚至毫无意义!

2012-3-22于群英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