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我想对你说作文
初三 散文 2901字 2179人浏览 柒旌海

老婆,结婚十多年了,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结婚以前,我的邋遢是出了名的, 咱们单位的很多女孩子都知道我脱下的袜子是可以站着的,衣服一般是比较着穿的:身上的衣服跟脱下的衣服来回比较,那件干净穿那件。 现在,我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洗脚、洗袜子。

每天晚上, 吃完饭刷完碗之后,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洗衣服。衣服,我不但洗自己的,还洗你和孩子的。我洗衣服前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老婆,还有什么要洗的吗?”你的回答通常是:“自己不会找一下吗?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要洗衣服吗?”这两句话几乎成了我洗衣服的启奏曲。

我曾对你提议,有些衣服可以用洗衣机洗。你说,洗衣机浪费水,也洗不干净,现在咱们国家水资源、电资源这么紧张,你用手洗衣服,为国家节省一点资源,也是爱国啊。老婆,听到你这句话我心里热乎乎的,如果我们党政领导们的家属都像你这般要求自己的老公,哪里会有这么多贪官污吏?社会主义大业何愁不早日实现?

老婆,现在我已经爱上洗衣服了。每当我发现你不开心,苗头不对的时候,我就赶紧找衣服洗,洗衣间成了我的避难所。

有一次,我忽然感觉到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紧张,就匆匆忙忙找出了一堆衣服,准备泡到洗衣间不再出来。你问我:怎么把刚洗的衣服又找了出来?我说:再洗一遍不是更干净吗?你笑了,也不知道是被我气笑的,还是觉得我太幽默被我逗笑的。事后,我把手放到心口摸了摸,感觉得到自己的心“咚咚”地跳。

洗衣服为我化解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难,我常想:如果家里没有衣服洗,日子可怎么过?

老婆,我知道你出身武林世家,身负绝技。从你第一次将我从床上踹下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看过武侠小说,知道越是绝世高手,越不肯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我从来不打听,因为我知道保守一个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知道这秘密。我已经领教了你的无影脚和九阴白骨爪,端地是出神入化,神鬼莫测。我也知道身为绝顶高手,你肯定不会只有这两项绝技,但是,我实在没有勇气再领教了,你也不要再拿我当陪练了,尽管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抗击打能力越来越强,我还是担心万一哪一天你一失手,我就呜呼哀哉了。

结婚前,我从来没做过饭。如果下班太晚,没人捎饭,宁肯饿一顿,也懒得下楼买饭吃。有一次段剑对我说:你煮面条,我炒菜,咱弟兄两个好好吃一顿。结果我将面条和水一起放到锅里煮了起来。段剑是你同学,将这件事告诉了你,你很大度地说:没关系,不会做饭不是缺点。

老婆,我真是对你佩服地五体投地,是不是从那个时候起你就做好了培训我的计划?真是高瞻远瞩啊。

我现在的厨艺水平不但得到了你母亲,我母亲、咱们女儿以及所有吃过我做的饭的人的认可,更得到了我弟弟的认可,你是知道他的嘴有多刁的。上次回家,我不过做了一个清汤丸子和一个素山药,弟弟就连声夸奖:哥,你这水平绝对不次于一级厨师,一级厨师也做不出这家常味儿来。老婆,听到弟弟这样说,你不知道我多开心,艺不压身啊。

原来回家都是母亲做饭,现在回家我不敢让母亲做了,因为到点不做饭,我就心神不宁,心里空荡荡的,像少了点什么。

最早做饭的时候,我不过是用点醋、味精什么的,现在我有了更高的追求。这次回家,我问母亲家里有没有白醋、鸡精、南酒和淀粉,做菜要用。结果,母亲一个劲儿地夸我出洋相。

原来在单身宿舍的时候,我的被子从来不叠。有一次领导来看望我们,问我怎么不叠被子。我告诉她这样节约时间,钻进被窝就可以睡觉。一霎时,我的这句话在咱们单身楼上传为“美谈”,你的好朋友将这件事告诉你,你说不邋遢还能叫男人吗?瞧,那时的你是多

么体贴啊。

结婚以后,你对我说:邋遢可以,但不要影响到你。我同意了,我以为你是想把共有的空间划成两份儿,个人管理个人的。开始的时候,我暗暗地发誓:我一定把我的东西都放在我的那一半里,绝对不占用你半点空间。可我还是错了,错得很厉害。

有一次,你对我说:“请你把你那一半收拾一下。”

我看了半天,对你说:“我的东西都在我的这一半里,没侵占你的空间啊。”

你说:“我看着家里这么乱就感觉不舒服,难受,你愿意生活在垃圾堆里,我可不愿意,你搞这么乱,影响我情绪。”

我说:“可这个样子,我感觉舒服啊。”

你说:“这可不行,原来你是一个人,现在咱们是两个人,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要互相照顾。现在家里这么乱,我心里烦躁得难受。”

为了你以后不生活在垃圾堆里,为了你不再烦躁难受,我只好将我的一半收拾的利索些。

为了教会我整理房间,你不但亲自给我示范如何叠床架被,告诉我什么样的东西该如何放才显得整齐,还把你的行政区划给我管理,这一划,就是十多年。

现在,澳门已经回归了,香港也回归了,老婆,你什么时候才把你的行政区收回去啊?

礼拜天,你买了一瓶喷虫剂,说家里有蚊子。我说打上药关上门闷一会儿就好了。你说那样的话,药味儿太大,你受不了。我只好拿着喷虫剂,凭着我四百度的眼睛到处搜寻蚊子,以便将其直接击毙。

前天,你说要用花露水,我说你自己找找不好吗?你说你没时间,你要看报看电视。 我想说我还在上网呢,但没敢说出口,因为在你眼里,上网是不务正业。

我下楼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花露水放在哪儿,一回身才发现花露水就在你身后。蓦然回首,它却在灯火阑珊处,还是古人有远见啊。

昨天晚上,你说想吃西瓜,要我下楼切西瓜,我说等半分钟,你说不行,是上网重要还是我和女儿吃西瓜重要啊?我只好乖乖的下楼来切西瓜。

老婆,直到现在我才明白,结婚前我说咱们第一要买的电器是洗衣机,为什么你要坚决反对。只要有我在,洗衣机在我们家确实有点浪费。我建议尽快将它处理掉,既节省空间又回笼资金。

我知道同事们经常私下里夸我,夸我除了不会生孩子外什么都会作。

你同学跟她老公吵架,你让我去现身说法。我拉着你同学老公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兄弟啊,如果你们吵架需要两个小时,做家务也需要两个小时,我建议你做家务,既稳定了家庭团结,还讨得了老婆欢心,一举两得的好事啊。伊拉克能用石油换粮食,咱们男子汉为什么就不能牺牲尊严换和平呢?”为此,你同学专门请你吃饭,说你训夫有方。 老婆,你说你讨厌孔子,因为他说世上唯小人与女子难养。

可我很佩服他,两千多年前,就具如此真知灼见,不愧伟人啊。恐怕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我知道孔子为什么要这样说,因为他也怕老婆啊。他游列国也不是为了推行什么政治主张,那都是他的徒子徒孙们胡说八道呢,他是在躲避他老婆啊。否则的话,凭他那么聪明,想当什么官儿当不了?每当有了做官的机会,他不是找借口推辞,就是设法赶紧溜掉,因为他知道一旦做了官儿,稳定下来,就要把老婆接来。

老婆,跟你结婚十多年了,这十多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变化,这变化累积到现在,回头再看的时候,我对你有一种莫明的感激,感激的涕泪交流。

原来我是急性子,现在我成了慢性子,原来我很邋遢,现在我几乎有了洁癖,单身的时候我懒得买饭,现在我觉得拎着菜慢悠悠的走在大街上,心情是那么的舒畅,原来在单

身宿舍的时候,我是常有理,现在在咱们家你是常有理。

人家说:军功章啊,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我说,我变成这样,全是老婆你的功劳。

老婆,想对你说的话有很多,但仔细想了想,我觉得还是不说的好,因为我料不准这些话哪句你喜欢听,哪句你不喜欢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