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江传奇
初一 记叙文 1223字 100人浏览 农村文化乐园

乌江传奇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题记

乌江岸。

一人矗立在那儿,任凭凛冽的寒风掀起自己的战袍。高大的身影映在水中。

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他紧紧握住自己的佩剑,眼中闪过一丝忧伤。

“你为什么不走?”来人翻身下马,盯着他问道。 “我为什么要走?”他回头望了一眼江上那只载着乌骓马渐行渐远的小舟,仰天长叹一声。“想当年我率领三千江东子弟逐鹿中原,纵横沙场,而今却只有我一个人活着,我有何面目再去见江东父老!”

“那,就拔剑吧!”来人缓缓拔出佩剑。剑身光洁无比,映着河水,寒气逼人。

他也顺势拔出了自己的剑。剑上还带着虞姬的鲜血。点点红星。

他用剑指着来人,喝道:“韩信,我好歹也是西楚霸王,你以为以你一人之力就可胜我?”

韩信冷漠的脸上掠过一丝惊慌,但很快又消失了。他暗自忖道:“我以十面埋伏阵将他围在垓下数日,竟未磨灭他的斗志,

看来只有硬拼了。”

于是,他出剑了。

不愧为汉营中第一高手。好快的剑!

不愧为西楚霸王,他也已出手,而且丝毫不慢于韩信。 转瞬间,二人已斗了近五十回合。

剑越来越快,剑影也越来越模糊。

楚霸王不禁对韩信起了相惜之意:“果然厉害。可惜我当年有眼无珠,没能重用他。以他的武勇和机谋,定可辅我一统天下。哎,可惜!”

想到此处,他出手不禁慢了几分。

“唰—”楚霸王的战袍被割去一块,手臂被划上了一道伤口。他勉力格开韩信几招快攻,后退几步。

韩信心中暗喜:“如此下去,我必能取胜。”当下不再迟疑,又挺剑上前。

霸王也剑交左手,继续拼杀。此时他已不再留情,招招都是狠招,招招都是杀招。

面对自己流血的右臂,看着不远处楚军战士的尸体,一股愤怒涌上他心头。他想到,鸿门宴上,自己心软放了刘邦一命;他想到,成皋战中,自己心软放了刘邦的父亲。可如今,垓下一役,刘邦却赶尽杀绝,不给自己丝毫逃生的机会,一步一步把自己逼入绝境。一想到此,满腔热血如火山喷发,迅速充斥了他的身体。他怒火中烧,手下用劲,直震得韩信虎口发麻,连连后退,长剑

几乎脱手而出。

韩信心中一阵慌乱,不敢再上前。楚霸王也不再出招,只是长出了一口气,随即撕下一块战袍,缚住血流不止的伤口。

一想到鸿门宴,楚霸王不禁想到了自己的谋士范增。那位被自己尊称为“亚父”的范增,屡出奇谋,帮助自己奠定霸业基础。自己却疑其有二心,不用其策,甚至逼得他告老还乡,终于导致自己今天兵败垓下,身死国灭。想到此处,他不禁仰天长叹:“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韩信听得此言,以为楚霸王即将痛下杀手,心下大骇,虽依旧仗剑护身,却急觅脱身之道。

但只见楚霸王再次回望了一眼远处已看不见了的小舟,高举佩剑,向颈中一横,心里默念道:“叔父,孩儿未能完成您的使命,孩儿谢罪来了。”

刹那间, 鲜血四溅, 染红了乌江岸, 也染红了乌江水。

于是, 乌江岸边, 倒下了一位英雄魁梧的身躯, 以及他不朽的传奇。

虚惊一场的韩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回剑入鞘,整整衣衫,翻身上马,头也不回地走了。

沉重的马蹄声渐渐远去。寒风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