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未去,心已暖
初一 记叙文 784字 347人浏览 baby海欧

做人也要像蜡烛一样,在有限的一生中有一分热发一分光,给人以光明,给人以温暖。——题记

寒冷的冬天,凛冽刺骨的北风吹着,鹅毛似的大雪下着,闹市喧嚣,唯独宽敞的马路边那个可怜兮兮的身影与这显得格格不入。

他,蜷缩着身子,躲在墙的一角。路人匆匆从他身边走过,连一丝目光都不愿意在他身上停留。他孤独,他可怜,他连一丝怜悯的目光都得不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是乞丐,但他不会没有尊严的乞讨。你若可怜我可以施舍我,你若侮辱我我必不饶你这是他一直坚持的信念。乞丐,也是人,是人就要活得有尊严。低声下气的乞讨,他做不到。

尽管这样,人们也从来不会尊重他,用正常人的眼光去看待他。此时,正值严冬,他受不了北风的侵蚀,用一件破破烂烂的大衣裹住自己,才勉强可以获得一丝温暖。

这时他或许在想,世态炎凉吧!就在此刻,一双穿着棉鞋的脚停在了他身前。他望着这双鞋,目光一点一点向上移。不高的个子,一张稚嫩的小脸,不过八九岁的光景。但他与众不同的是—那双眼睛,没有行人对他的鄙夷与不屑,更多的是同情与心疼。他惊讶地望着这张小脸,不明白这个孩子对他流露出的感情。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大一小就这样对视着,过了片刻,小孩开口问道:你不冷吗?为什么不回家呢?稚嫩的童声让乞丐心中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暖意。他望着孩子,自嘲般的笑笑,道:我没有家。孩子望着他眼中有很多不解,说:你好可怜呐,我可不可以让妈咪带你回家呢?虽然想法很幼稚,但这比那些匆匆走过他身旁连一丝目光都不愿意给予的那些行人好得多。他嘲弄般的笑笑,不在意的道:谢谢你,我或许不需要家。这笑像是嘲弄自己,又像是嘲弄小孩幼稚的话。

小孩的母亲来了,有些嫌弃的看了乞丐一眼,却因为对孩子的宠溺没有多言,只是淡淡道:下次不准乱跑了。小孩不解的望着母亲,像是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不会可怜乞丐。

小孩走了,却将自己的那份温暖留给了乞丐,那份幼稚的关怀,懵懂的话语,真诚的眼神,让乞丐在这个严冬,有了一丝丝的温暖。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