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的拓影
初一 散文 1701字 27人浏览 王宏伟148

对于这个世界而言,我们无疑只是过客。然而,过客与过客之间,也会因为偶然的相遇而绘就一些美丽画图的。一小时候,我一直住在外婆家。一提及童年,我就会记起那两张稚嫩的面孔。那两张面孔分别属于小康和小胖。小康,每天都与我一起回家,几乎时时刻刻腻在一起;小胖,是我一个远房亲戚,每当我被人欺负时,总是他帮我“脱离困境”。那时候,我们三个总是在一起,我们扮演着怪兽和奥特曼,或者在“泡泡球”里捉迷藏。记得有一次放学后,我们一起去小康家玩,那天似乎玩得太尽兴了,忘了时间。当时家里人并不知情,火急火燎地满村子找我。最后在小康家找到,立时就要教训我们……小康的一句话叫我至今犹难忘怀,他说:“要打就一起打,我们可是奥特三兄弟!”然后,家长就笑着让我们回家,并叮嘱我们下次出去玩一定要跟他们说。后来,我们还是天天一起,直到父母把我接回了老家。虽然我家离外婆家并不远,但父母不同意我这个小孩独自行动,而他们又因为工作忙,不能经常带我过去,于是,我就渐渐地和小胖小康没了联系。逢年过节,还是能和小胖在酒席上一聚的,只不过再也找不到以前在一起的那些话题了,似乎两人之间有了一层隔阂;至于小康,听说是搬家了,但又听说是出国了,到底如何,我没能打听到。哦,别了,“奥特三兄弟”……二从外婆家刚搬回来时,我对家里的一切都十分陌生。这里的人与物甚至让我感到畏惧。于是,我开始逃避,我总是一个人躲在家里看电视。害怕出门,害怕陌生。直到他的出现——阿建。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瘦,病态的瘦。他家就住在我家对面,因为没有伙伴,他听说对门来了个年龄相仿的,就来找我玩。毕竟,小孩是最怕孤独的,因为他们的回忆最少。然后我们就渐渐熟了。同时,我们又在学校里碰到了同村的阿豪。阿豪很胖,和小胖一样,总会让我觉得小胖就在身边,他加入了我们,我们成了当时班里的小魔王。我们是小魔王,我们一起偷西瓜,一起抢冰棍,一起背着大人去游泳,一起上山烤番薯……我们很疯。最疯的一次,我们仨一起去庙里偷了三根烧到一半的香,阿豪从家里拿了个鸡腿,我拿了个馒头,偷偷摸摸地跑到阿建家前的小田里,把三根香插上,把鸡腿和馒头当祭品,举起我们的小右手,效仿桃园三结义。我最大,我当大哥。现在想想,那的确幼稚,可又总觉得誓言还在耳边回旋。我们的关系,一直维持到我三年级。阿建因为成绩差,年龄小,被学校强制留级,继续他的二年级;阿豪则是在他爸的决定下校了。那次,我强烈地感觉到——大人们都很野蛮,把我们硬生生地扯开。阿建低我一年级,一楼到二楼的距离似乎把我们的情感信号也隔断了。阿豪则再无音讯。感情的淡褪就如同秋天的炎热,下一场雨,瞬间变凉,剩下的温度也随着时间一点点消散。田里,渐渐被风吹干的馒头和鸡腿骨,还有被风沙吹得黝黑的那三根香,它们还记得见证过孩童与孩童的邂逅、赤子与赤子的誓言吗

三和杰哥认识是从一年级开始的。那时候,我们并不熟悉,仅仅因为他妈和我妈是朋友,顺带着,我们也不陌生。我们相互熟悉是在三年级。那时候,阿豪、阿建的离开让我感觉孤独,而他也恰好和他一个最好的同学闹翻,于是因为不陌生,我们就待在了一起。相处之后才发现,原来两人性格如此相似,都喜欢打乒乓球、羽毛球,会打到忘了吃饭;都对英语不感冒,都对跳远天赋异禀……两人渐渐形影不离。初中时,我们之间又加入了阿葱。阿葱为人很老实,到小卖部带东西、倒垃圾这类活儿总会轮到他,大伙儿开玩笑也都针对他。但他喜欢跟在獭旁边,他从不认为我俩会欺负他,我们也习惯了他的存在,就渐渐地融为了一体。然后,放学路上,总会有他与我们并排骑车的身影,操场上,我们行过的脚印也是三双。既没有“危难”之下的一起承受,也没有天地为证的不朽誓言,只有淡淡的,淡淡的彼此着想。都说,不出意外、细水长流的情感才最久远,然而生活因意外而精彩,也因意外而无奈。中考,绝对是个意外。我和杰哥因为成绩相差不多,进了同一所学校,而阿葱却被无情的分数线拦在了门外。平平淡淡,我们与阿葱的联系也少了,最多QQ上聊几句。我们,终于也就这么淡淡地淡了。人生的路还很长,因为他们,我不怕孤单。至少,我拥有过美好的友情。每次斜阳过去的时候,总是能在花的影子里再见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