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之计在于晨
初一 记叙文 2492字 2619人浏览 blink2520

《春》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不错,清晨是春天最忙的时候。她在城市、乡村等各个角落,都撒播下了生命的种子。花草树木上,一颗颗晶莹的露珠,就是春天送给它们最昂贵的见面礼。

春天以她的所作所为,一点点赶跑了寒冬,赶跑了积雪,但在人间留下了一幅美丽的“山水画“!

转瞬间严冬已逝,春天已悄悄地来到人间。春天,是美好的季节,是充满诗情的季节;春天,又意味着一个生机勃勃的开始。自古以来,诗人喜爱春天,赞美春天,是因为春天景色宜人,处处皆可入诗。漫步古诗百花园,只见咏春诗姹紫嫣红、争奇斗艳,令人目不暇接,随意采撷几朵,慢慢品读,不知不觉已陶醉其中。

“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这是北宋诗人秦观的《春日》。这首诗写雨后春景。瞧,雨后庭院,晨雾薄笼,碧瓦晶莹,春光明媚;芍药带雨含泪,脉脉含情,蔷薇静卧枝蔓,娇艳妩媚。这里有近景有远景,有动有静,有情有姿,随意点染,参差错落。全诗运思绵密,描摹传神,自具一种清新、婉丽的韵味,十分惹人喜爱。

“朝来庭树有鸣禽,红绿扶春上远林。忽有好诗生眼底,安排句法已难寻。”这是宋代诗人陈与义的《春日》。这首诗写春天早晨之景。耳盈鸟语,目满青枝,绿红相扶,异馥诱人。诗人寥寥几笔,一幅春意欲滴的画面便展现在读者面前,然后,诗人索性止笔,不再描写春景,转而抒情。春意浓郁,灵感忽生,但诡谲的诗人却用“已难寻” 的遁词来诱使读者自己去感受春意,这种虚实相生的方法,给读者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远目随天去,斜阳着树明。犬知何处吠?人在半山行。”这是南宋诗人杨万里的《春日》。这首诗写春天傍晚之景。斜阳披丛树,绿地与天接,犬欢叫,人晚归。这首诗自然贴切,常中见巧,平中见奇,将读者带进全景式的春之氛围,这里有春之境的美妙,有春之色的绚烂,有春之味的浓烈,有春之声的和悦,置身其间,人们会敞开胸襟,尽情欢歌。

“春水初生乳燕飞,黄蜂小尾扑花归。窗含远色通书幌,鱼拥香钩近石矶。”这是唐代诗人李贺的《南园》。南园的春天,生机勃勃,富有意趣。春水初生,乳燕始飞,蜂儿采花酿蜜,鱼儿拥钩觅食,这些都是极具春天特征的景物,而远景透过窗户直入书房,使人舒心惬意,欢欣不已。这首诗生动传神,清新流转,读来令人神清气逸。

“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这是南宋和尚僧志南的《绝句》。这是一首描写春游的绝句。春光明媚,勾起了出家人的游兴,于是走出庙宇,观赏春光。驾着小篷船出游,将船停泊在古树下,拄着藜杖桥东漫步。虽是平铺直叙,但古木阴中停泊着小船,这个画面很雅,很古朴,颇如一帧中国古代的文人画。后两句准确精练地表现了春天杏花盛开,小雨纷纷,杨柳飘舞,东风和暖的美丽而宜人的景象,是传诵千古的名句。这首诗情与景汇,物与心谐,诗人抓住春风春雨的特点,略加渲染,便透露出内心的喜悦和对大自然的热爱。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这是清代诗人高鼎的《村居》。一、二句具体生动地描写了春天里的大自然,写出了春日农村特有的明媚、迷人的景色,二月里,春光明丽,草长莺飞,杨柳以

长长的枝条轻拂堤岸,好像被美好的春色陶醉了。三、四句描述了一群活泼的儿童在大好的春光里放风筝的生动情景,他们的欢声笑语,使春天更加富有朝气。这首诗落笔明朗,用词洗练。全诗洋溢着欢快的情绪,给读者以美好的情绪感染。 “阴阴溪曲绿交加,小雨翻萍上浅沙。鹅鸭不知春去尽,争随流水趁桃花。”这是宋代诗人晁冲之的《春日》。这是一首寓情于景的惜春诗。全诗四句四景,小溪明净,细雨翻萍,鹅鸭嬉戏,桃花逐水,画面十分鲜明,历历如在目前,令人悠然神往。诗人以鹅鸭“趁桃花”的景象寄自身的感慨,春已去尽,鹅鸭不知,故欢叫追逐,无忧无虑,而人却不同,既知春来,又知春去,落花虽可追,光阴不可回,诗人的惜春之情,溢于言表。

今天,仰望蓝天,聆听小草在脚下生长,呼吸春天的气息,细细品尝大地的果实,然后放开双手拥抱你的所爱。让上帝唤醒你那神圣的知觉。

这真是一个奇迹!无论冬天多么漫长,无论霜雪多么严寒,自然总能获胜。没有哪个季节像春天那么让人翘首企盼……每年春花的烂漫总让我惊讶不已:野生报春花和紫罗兰的娇嫩,公园里藏红花的多彩,还有高大的郁金香和傲然的水仙花。 每个春天都是想象这样一幅图景:温暖的春风弥漫着泥土的气息,阳光照射着每一寸土壤,土壤把阳光染成深红色。空气中渗透着泥土的清香,脚下的小草与头上的蓝天遥相呼应。

柔柔地,小草拂着裤管,春的气息那么真实地贴近肌肤。有露珠停留,在叶尖坠坠不肯滑落。不肯滑落的还有春天的色彩,明亮而轻快。不敢太急,徐徐地移动脚步,印下一条清新的痕迹,象是春天不经意抹过一笔淡淡的油彩。是怕惊动一些梦和呢喃,还是怕春天的手指搔痒心底的某个地方,怕有些人和事纷扰我的思绪。徐徐而行,徐徐而行„„

第一声鸟鸣,从树林那头传来,清脆嘹亮。是春天的声音,那绿油油的颤音,惊了我的脚步,惊动了第一滴露珠的跌落,溅在泥土的额前,惊慌失措。又有第二声鸟鸣传来,近在咫尺,就在头顶的某个方向,在树叶间,在嫩芽儿里,顺着枝桠奔放起来。紧接着,第三声,第四声……整个林子就热闹了。

索性躺在春天的手掌里,任阳光就这么肆意地抚摸。那稀疏的叶儿间,阳光成了一条条金线,织着耀眼的图案,一幅幅挂在我与春天之间。小草儿已竖起了身子,摇摇晃晃,要在阳光的怀抱里,拼命表现自己,表现一场争先恐后的舞蹈。就这样,阳光渐渐笑了。

身旁的一朵不知名的花,凝眸看着一切。看着我与小草和阳光。小小的花瓣儿,淡淡地黄。藏在草叶里,不意争先,却在不经意间泄露春的骄傲。我回眸看着小小花,期待与她有一场春天的对话,可她瘦瘦的身子,又躲进了小草的绿丛里。一阵微风拂过,她却藏得更深了,一闪一闪,在绿草丛里,一路窜到林子外。

林子外是一条河,我的母亲河。河水在涨,浸过泛白的卵石,一步一步靠近我,靠近春意盎然的小岛。她已经忘了去冬的那场冰冻,忘了几近露脊的尴尬。轻唱着,舒缓地向前流动,带着春天的气息,映着河对岸一坡一坡的金黄,那么惬意而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