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我说他说
初三 散文 2494字 420人浏览 灰灰酱

你说, 我说, 他说

你说,我说,他说,其实说都是一样的,只是角度不同,结果就不同了。

就以蜀汉历史上的后主刘禅为例吧!历史上对刘禅的评价有三种:贤明之君,中常之君,昏弱之君三种。认为刘禅是昏弱之君的人占绝大多数。

认为他是贤明之君的人认为他头脑清楚,知人善用。刘备能谦虚地称赞刘禅“审能如此,吾复何忧”,而诸葛亮在《与杜微书》中更评价刘禅说:“朝廷年方十八,天资仁敏,爱德下士。”《晋书·李密传》载,李密认为刘禅作为国君,可与春秋首霸齐桓公相比,齐桓公得管仲而成霸业,刘禅得诸葛亮而与强魏抗衡。刘禅不仅有容人之量,而且头脑清楚,知人善用,有很强的分析能力,绝不是弱智。刘禅用诸葛亮治国就是他聪明之处。虽然诸葛亮穷兵黩武,但他治理蜀国的措施确实起了作用。所以,即使诸葛亮死后,刘禅仍继续延用诸葛亮的措施,甚至重用诸葛亮所选拔的人。诸葛亮急于北伐,而刘禅头脑十分清晰,魏、蜀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但不好反对诸葛亮,他深知“君臣不和,必有内乱”。诸葛亮执意北伐,尽管刘禅不同意,但仍全力支持,打理国内政事。在孔明死后,刘禅立刻停止了空耗国力,劳民伤财的北伐。

在人事任免上,刘禅也表现出过人一面,废除丞相制以费炜为尚书令,以姜维大将军,蒋琬为大司马,权力分散,相互牵制,防止独断专权。刘禅一人直接掌管蜀汉十九年,会是一个智力低下的人做得出来的吗?

《魏略》中还记载了这样的一件事:曹爽与司马懿争权被杀后,夏侯霸害怕受到株连而奔逃入蜀,刘禅亲自出迎。夏侯霸的父亲夏侯渊为老将黄忠所杀,刘禅安抚前来投降的夏侯霸时,说:“你父亲的遇害,非我先人所为。”一语带过之后,套近乎说:“我的儿子还是你外甥哩!”原来,刘禅之妻乃张飞女,而张飞之妻又为夏侯霸的从妹,所以刘禅才这么说。之后,刘禅对夏侯霸“厚加爵宠”。刘禅对夏侯霸的这一套怀柔拉拢的手段,即使其父刘备在世,大概也不过如此,足见刘禅绝非平庸之辈。

《三国志》作者陈寿则认为他是一个中常之君,对他的评价便是:“后主任贤相则为循理之君,惑阉竖则为昬開之后”,传曰“素丝无常,唯索染之”信矣哉!礼,国君继体,逾年改元,而章武之三年,则革称建兴,考之古义,体理为违。又国不置史,注记无官,是以行事多遗,灾异靡书。诸葛亮虽达于违政,凡此之类,犹未有周焉。然经载十二而年名不易军旅屡兴而赦不妄下,不亦卓乎?自亮没后,兹制渐亏,优劣著矣。!”

陈寿认为,刘禅为皇41年,无为而治,曾数次北伐意在复兴汉室,而又多次恢复生产与民休息。让本就处于劣势的蜀国独立支撑魏吴两敌近三十年,虽未一统中原,光复汉室但也却是一位中常之君,一生唯一过错便是任用宦官黄浩,造成蜀国猝亡。

历史认为他是昏庸之君的也大有人在。第一条便是他听信谗言,诸葛亮七出祁山,最后一次即将成功之际,被刘禅召回,姜维九次北伐,多次即将攻入洛阳却被召回。这些人认为,如果不是刘禅,汉室或早已中兴。第二条便是放任宦官专权,蜀汉最后十年,费炜,蒋琬已死,姜维执政,本有机会进军中原,而太监黄浩却多次对其不利,迫使姜维辞官,黄浩又打压大臣,造成政风江河日下。这些人认为,刘禅和黄浩造成了蜀汉猝亡。

在我看来,刘禅实际上是个仁德的君王,虽然算不上贤明,但多次力阻北伐 ,是因为蜀汉国力衰微,民不聊生,已无力进攻吴魏。在他的治理下,蜀汉休养生息,逐渐恢复活力,而他事事谦让绝不因自己动怒而斩杀大臣。话说曹魏兵围成都,刘禅心里很清楚要是抵抗,士兵的伤亡一定会很大,而且很有可能招致曹魏屠城,让百姓遭殃。为了保全子民,刘禅在深思熟虑后,决定开门投降。刘禅投降后,北上到达洛阳,被封为安乐公。这样一来,刘禅多了一个卖国的骂名,却保全了百姓的性命名财产,无论在当时老百姓来看,还是从当代历史学的角度来看,都应该是一件好事。对于刘禅不战而降,实乃“全国为上之策”。 他心里想的是百姓啊!这是一位有大智慧的君王。

亡国之后,作为亡国之君,不仅刘禅自家生命,而且包括对蜀地百姓幸福都掌握在人家手里。所以,刘禅必须装憨卖傻,处处隐藏自己才能,才能瞒天过海,养晦自保。某个西方的著名文学家说过:“装傻装得好也是要靠才情的……这是一种和聪明人的艺术一样艰难的工作。”在刘禅表面的麻木和愚懦的背后,潜藏着过人的狡诈和机智。刘禅降魏后,司马昭在一次大宴蜀国君臣时,特意令人奏起了蜀地音乐,以观察刘禅的反应。蜀国旧臣听后无不现出悲慽之容,只有刘禅一人不悲反笑,开心得不得了,活脱脱是一个缺心少肝、苟且偷安的皮相。司马昭当时就跟人说,一个人没有心肝怎么可以到这种地步!后来司马昭又去问刘禅,说你还想念蜀国吗?刘禅马上回答:“此间乐,不思蜀。”“乐不思蜀”这个成语从此诞生。说完这个话以后,刘禅带来的一个旧臣就跑去找他说,不能这样说呀,这样说实在太没心肝了,下回司马昭再问你,你就说,先人的坟墓在蜀国,我没有一天不想,然后把眼睛闭起来。果然,不久司马昭再次问刘禅,说想念蜀国吗?刘禅说:啊呀,先人的坟墓都埋在那儿,我没有一天不想。司马昭说不对啊,这话我怎么听着不像你说的,像你某个大臣说的。刘禅马上把眼睛一睁:哎,对啊,就是他说的,就是他教我这么说的! 乍一看,刘禅的确是一幅没皮没脸的嘴脸,而且无耻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可细细一想,刘禅不如此回答又能如何?

司马昭若想杀刘禅,可谓易如反掌,身为阶下囚的刘禅,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想要保全自己的性命,就必须让司马昭觉得他懦弱无能、不足为虑,而“此间乐,不思蜀”正是刘禅所释放的一个烟雾弹,给司马昭留下了:“我无忧矣”的好印象,成功地保住了性命。在当时的环境中这是最为明智的选择,堪称上上之策。在这个问题上,刘禅实在是一个能称得起大智若愚的智者。

历史也好,现实也罢,你越是正着看,越看越是雾里看花,糊里糊涂;假若你颠倒过来,倒也能看出个一二来。在魏蜀吴三个国家中,刘禅领导的蜀国一直处于弱势,然而41年来,刘禅能知人善任,稳固发展,重现实轻面子,使百姓免受战争涂炭,要是阿斗真的扶不起,又怎能做到这点?

在不同人嘴里,刘禅是不同的人。更何况是世间万物呢?你说,我说,他说,其实说的都是一样的,角度不同,结果不同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