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发生的事 高中作文
初一 散文 1685字 271人浏览 慕容小禾

不曾发生的事

于逸凡

秋耳是一种表面青,底灰白,有光泽的植物,可以入药。李时珍《本草纲目》载:“秋耳生于朽木之上,无枝叶,乃湿热余气所生。秋耳是个朴实的乡下姑娘,她只有一个妈妈,是个上山下乡的老知青.妈妈一直所希望的,就是秋耳能做一朵秋天的木耳,生于荒芜之地,开出丑陋不起眼的坚韧小花.

秋耳一直是个听话的姑娘,已经二九年华,正是貌美的时候,却也无心打扮,一来是小镇太过贫乏,只得清水洗白面,二来还有一段日子,秋耳就要高考了.镇子里人不多,年轻的姑娘大多都已经找好了婆家准备相夫教子,或在大城市为生计讨一口饭吃,挣扎在温饱线上.秋耳本平平常常,定是也要走这条路的,但她又有些不平常,她的妈妈,那个学识渊博的老知青不甘心女儿在这小镇上谋生计,她自己也不甘心,她要去找季容.

季容一直都是镇子上的神话,是镇子里飞出去的金凤凰.就如那些俗套的小说画本里讲的一般,贫穷的乡下孩子上进刻苦,因为自己的努力而脱颖而出,离开了贫瘠的故土.季容是镇子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在这个不大的镇子里这事就像鲤鱼跳龙门那样新奇那样厉害,那样值得崇敬.或许是这位闪耀着光彩的少年的一句鼓励一个约定,才使得秋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钻研课本上刁钻晦涩的文字,秋耳觉得自己学习的时候也闪着光,也是幸福的,仿佛踩在云端,马上就会变成下一个季容受人夸赞,而等待她的,是灯火通明的,不再贫穷的,宛如黎明一样美好的,新的城市生活,还有使自己温暖的季容.

时光如白驹过隙,秋耳已阅遍群书,她的年龄在增长,视野在增长,知识在增长,但距离高考的时间却在一天天缩短.随着视野的愈加开阔秋耳也常暗暗问自己,去城里真的那么好吗?可自己已经为之奋斗了好几个年头,有不忍轻易放弃,只得先放下迟疑,再温一温书.

转眼间秋耳就成为了第二个季容,拿到通知书的时候她没有大哭大笑,因为一切都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与母亲的确是恋恋不舍的.要走的前一天晚上秋耳睡的很香,这也许就是在小镇上的最后一夜.时间过得很快,秋耳慢慢的睁开眼睛,睡意还没有褪去,天已经蒙蒙亮了,透着薄薄的窗户纸只能看见一片朦胧的光,向新生活在向她问好,水泥地还是冰凉的,但这浇不透这个拥有热情如火般憧憬的朴实少女,轻轻的向母亲道别后,秋耳终于背上行囊,离开了这个曾度过二九年华的偏远小镇.

上学的时光总是快乐,但快乐的事情往往记不长久,悲剧总是动人心魄.秋耳如愿找到了季容,它们没有任何刻意十分自然的在一起了,男女都才貌双全也羡煞一批人,但日子总归是清苦,也并没有秋耳所想的灯火通明,光明其实没有留给任何人,因为向往光明而经受苦难,光明有时候也会黯淡,苦难时无心于光明,而苦难过后的人早已没有当初的心境去看光明,所以没有人是完完全全的去得到光明的.有的时候,秋耳觉得,和季容挤在地下室二十平米的小屋里,其实也很幸福.

世事如白云苍狗,日子慢慢开始好转了,它们也组成家庭拥有了孩子,很多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秋耳对爱情不甚了解,但她的思想深处总觉得自己被桎梏,丧失自由.她不知道为什么世界上所有的人,一面提倡男女平权要求人权自由的同时还要举行这样的仪式去禁锢女性的自由.季容也不再发光了,他的毛病越来越多,还有些大男子主义,些许愚孝,秋耳也想要自由,希望自

己能有一块自己的天地,她看着家里的房子越来越大,存折上的数字越来越多,感觉到的只是累,只是疲乏,只是空荡的大房子里的冰冷.她早以没有了当初的天真,也早无心于光明,她也曾反抗但收效甚微,终于有一天,事情的导火索终于到来,秋耳的母亲去世了.

秋耳终于忍不住了,她仿佛失了魂魄一般不喜不嗔,眼神空洞心灵冰冷,她苍白的脸上已经看不到一丝神色了,她就在这种状态下慢慢的走向了死亡.

秋耳慢慢的睁开眼睛,睡意还没有褪去,天还没有亮,透着薄薄的窗户纸只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秋耳坐起身,水泥地粗糙冰凉的触感一下子将她惊醒,最后一丝睡意也骤然消失,她的手不知是因为冷还是什么缘故,有些发抖,但十指如削葱根也煞是好看,秋耳嚅了嚅嘴唇,只听见一声轻轻的叹息,秋耳迟疑了一刹,慢慢地缩回到温暖的被子里,感觉很幸福.

原来这一切,都是不曾发生的事.

感谢老天垂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