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倾城之那条巷子
初三 其它 1988字 169人浏览 飛花惊鸿

【导读】只是这样的美味,真的是很久远之前的美味了,那是妈妈的味道。记得小时候开始就爱吃妈妈做的麻婆豆腐和鱼香肉丝,即使吃了这么多年还是百吃不厌。 如果不是对味道特别的敏感,我不会拐到那条狭窄的巷子里。

我在这个繁华的街道上穿行过了无数次,从没有注意到繁华的街道背面有一条狭窄而幽深的巷子。只是那天逛街逛的又累又饿,却看着街面上那些常吃的食物一点胃口也没有。一个人背着旅行用的双肩包,里面除了一把四季必备的伞,一本喜欢的书,一个笔记本,一只笔,一个钱包,几串钥匙之外,没有购到任何喜欢的东西。我不知道我是在享受时光还是在浪费时光,只是边行走,边感受阳光暖暖的照射在身上的感觉,空气中都散发出一种慵懒的的味道。

直到我转过几个街角,才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巷子惊讶到,什么时候这里还藏着一条这样破败不堪的巷子。本该是青色的地砖因为年代久了而呈现不规则的断裂,而一些石头铺成的路段因为踩踏的多了,石头也变得圆润起来,灰色的墙壁上东掉一块水泥、西掉一块水泥,裸露出里面的暗红色的砖,而烟灰色的瓦砾则静默的守护着这些房檐,在黄昏的夕阳中如佛一般的安静而隐忍。面对咫尺远的喧闹和浮华,恪守自己的一片宁静的天地。

偶然,几个放学回来的孩子,你打打我,我说说你,安静的气氛一下子就被打破了,直到走到巷子的深处,才各自回了各自的家。而下班回来的中年妇女大多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菜,行色匆匆的往家里赶。唯有老人可以两三个在一起聊聊张家长、李家短,哪个家的媳妇生了个八斤重的大胖小子,哪个家的孩子考试得了第一名,脸上透露出的骄傲劲儿比自己家的孙子得了第一名还开心。

话总有说完了的时候,于是把小方桌一摆就打点小牌,搓几圈麻将。别看一双眼睛虽然有些混浊了,其实什么都看明白了,生老病死,不过有如花开花落一般,再自然不过的事情,现在乘着还能动弹多活动活动大脑,抖擞抖擞筋骨,免得患老年痴呆症。越接近生命的终点,反而越发的淡定和从容了。

但让在巷口张望的我忍不住走进来的却不是这些,而是飘荡在空气中的很特别的香味,是久违了的食物的香味,仿佛感受到了蔬菜在阳光中生长出来带着阳光的气息,还有淡淡的水果的香味,有着露珠般的清新。

我不由自主的沿着香味走进了这家叫做值得等待的小店,只有普通的两间房那么大的一个门面,里面摆着六张正方形的桌子,上面铺着淡绿色的桌布,而头顶的灯光也不是一般店面常用的白炽灯,而是橘黄色的灯,当明亮的灯光照射在一张张或在吃着、或还在边聊天边等着的客人的脸上时,有一种止不住的喜悦之情洋溢在微笑着的脸庞上。

是因为这里的饭菜值得等待吗?所以没有人催促老板快点,也没有人面露不耐烦的神情,还有几个中学生干脆就在桌上安静的写着作业,时光在这里仿佛也放慢了脚步。

看菜谱也只是一些常见的家常菜,并看不出来有什么独特的地方。我点了一份麻婆豆腐和一份鱼香肉丝。丫头是一个人吃吗?老板是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不大的眼睛笑起来干脆就成了一条缝儿。嗯。我简短的嗯了一声,那一样来半份就够了,稍等片刻,味道要烧进去才好吃。我微笑着点头,从背包里拿出携带的书随意的翻看着,一杯淡淡的菊花枸杞茶盛在透明的玻璃杯里被老板端了过来,淡黄色的菊花在水中盛开着,与橘红色的枸杞相映成趣,香味随着水的热气而飘荡着,沁人心脾。

先喝点茶,再吃菜就不会觉得油腻。热茶也可以消消渴,解解乏。老板的话让我觉得这杯茶再贵也值了,可老板接着说的话却让我汗颜了。

喝着不够可以叫我再加,茶水免费的。原来是我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边品茶边看自己喜欢看的书,等待的时间也变得不是那种急迫和难耐了。

丫头,菜好了,先趁热吃,吃完再慢慢看。看着桌上摆放的红彤彤的麻婆豆腐,一股呛人的麻辣味扑面而来,胃口大开。配上酸辣可口的鱼香肉丝,还有小竹桶蒸出来的饭,带着淡淡的竹子的清香味,在早已经是饥肠辘辘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淑女的吃相,真的是很神奇的事情。

只是这样的美味,真的是很久远之前的美味了,那是妈妈的味道。记得小时候开始就爱吃妈妈做的麻婆豆腐和鱼香肉丝,即使吃了这么多年还是百吃不厌,就像是一种感情,即使经历了风风雨雨几十年,也还是血脉相连,生生不息。

所以即使离开了父母,在外地读书,念念不忘的还是这些最寻常的家常菜的味道。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小店,在这样的小巷里,还能开多久。当城市化建设越来越迅猛的扩张的时候,这样繁华的地段,寸土寸金,这样的小巷,命运真的是岌岌可危了!

在这样喧嚣的城市里,还能找到一个这样安静的地方,让匆匆的脚步听下来,带着一颗思念的心,品味一顿饭的美味,是多么知道庆幸的事情啊!

原来真的有这么多的东西值得等待,值得珍惜,值得回味!那条巷子,那些人家,那个小店,那些逝去的好时光&&

他们会老了吗?他们会飘散去哪里啊?多年之后,还有多少人会记住他们啊?也许提到他们的,就是一个名字,可以叫那条巷子,或者叫那家小店。或者,根本就不会再有人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