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故事
初一 记叙文 5647字 769人浏览 zhuanghh520

春天的故事

冬随着一阵阵的飞走了,而大自然把春天派来接替冬继续四季的循环。春把一场绵绵细雨降临了广袤的大地,正是这场细雨,开启了一个故事:

细雨过后,河边的小草族群们都从土壤中探出头来,探望这这个神奇而美丽的世界。而土地爷爷就不好受喽。小草们把他的身体啄的痒痒的,让伯伯大笑不止。但他并不生气,相反,他很快乐。因为不用在一个人孤独了,可以和这些可爱的小草们聊天了! 所以,春天是一个热闹的季节。

这热闹的声音引来了河流爷爷和鱼儿们,他们也非常得高兴,因为他的身体不再被冰冻了,鱼儿们也可以欢快畅游了! 嗨! 老土地! 怎么这么热闹啊. 哈哈,孩子们都出来了,当然热闹了“河流爷爷,你好啊! ”小草们齐声问候。“你们也好! 哈哈。”鱼儿们跳跃上了,说:”呀! 看,小燕子们也来了! “燕子们向小草们问好,然后又征求土地爷爷的同意,衔着泥土去搭巢穴。

小草们一天天得长大,他们吸吮着营养,不过,灾难来临了„„..

河流爷爷的身体变得浑浊,他说是因为一些管道让他的身体变臭。接着,小草族群们也一个个枯黄死去,土地爷爷伤心得哭了,不过没多久,土地爷爷的身体也生病了。燕子们很伤心,昔日热闹的河岸寂静了,死寂一片。动物们调查了一下,发现原来是人类的工厂! 其他的一些动物哭泣不断,想要拯救缺毫无头绪。一颗小草奄奄一息得说道:”人类! 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

但在这时,希望来了,一群人们让那些管道不在流臭哄哄的水了,他们又清理了河流爷爷的身体,河流终于重新畅通了,河岸又恢复了以往热闹的景象。

爱护自然,人人有责。难道你像看着大自然被我们人类毁灭吗?

穿越时空

现在的地球已经变成了一个机器化大都市,而我已经两百多岁了。我的专属机器人小Kitty 也和我相处了100多年了。现在全世界都已经合成一国,那就别提经济有多发达了。我用了三千六百亿人民币买了一架时空机。我和Kitty 将要到未来去旅游了。

“Kitty ,能量都储“Kitty ,能量都储备全了吗? ”我很兴奋时不时唠叨几句,但Kitty 都听惯了。“好像,大概,也许,可能吧”这是她的口头禅。“立刻出发”

因为现在科技水平发展的提升与进步我们很快就到了100年后,也就是一个世纪后。我下了时光机,眼前所见到的是没有一个人的游乐园。“哎呦,摔死我了”我被一个东西绊倒了,经过Kitty 的调查在33.89万平方米内,有一个时空隧道。那里有时空扭曲。“奇怪,这种地方还有时空扭曲啊! ”我在公共厕所的门里发现了奇像。“我们既然来了,就进去看个究竟吧。”爱探险的Kitty 说着就把我拉进去了“在我们的世纪里,还很少很难出现时空扭曲”

我们来到了一个叫酷怕酷怕星的地方,交上了几个好朋友。据说从那里到地球须要30000000光年,人类是不可能完成到达的。酷怕酷怕星是雷莉开发出来的,因为这个星球的附近有一个大黑洞是与他们作对的恶露石安制造出来的。是个可怕的星球,随时会被吞噬。雷莉孩子是我的好朋友----丽莎和琪琪。两个相隔这么远的星球居然会连在一起。在被黑洞吞噬那天,我们离开了酷怕酷怕星。

我们又来到了几个世纪后,眼前所见的是打仗后的荒景。听说好像刚刚进行了希望战争。之所以叫希望战争,是因为这是一场机器人与人类的战争,没有赢的可能性。到处都是荒地,只剩下一个奄奄一息的人。因为地球现在的样子,更加让我期盼下一次时空旅行。

又来到了一亿年后。“这里的景象真是太糟了。”Kitty 惊讶说着。“吱吱, 咔嚓咔嚓—崩! 我可怜的机器人居然爆炸了。我抬头看了看,沙尘暴立刻把我卷了进去。我被扔进了沙漠。“起床了! 都睡了一个上午了。”妈妈正揪着我的耳朵,我起先一楞神。“老妈,你怎么不早些叫我? ”“什么嘛,明明是你自己不起来„„”“„”

地球,我爱你,爱现在的你、美丽的你。 小丑

一个人的命运有时候是被注定的,尽管你可能会全力反抗,甚至拼死一搏,但在整个世界的力量下,自己的不甘与顽强又会显得那么幼稚。而当真正去看一看自己走过的路,哪怕此时已到了尽头,也会肃然有一种强大的力量,自己决不会因荒诞而暗逝,反而会为自己如此微不足道的拼搏而震撼,而骄傲! 这样

一个惨淡并渺小的人生,却被活的同样精彩,虽然沉默在整个人间的大流中,但在平淡之中又显得如此猛烈,如此激动人心! ——文前言。

哪怕他怎样的不甘,怎样的抵抗,可还抵挡不住这一双双吃人的眼睛,这一只只害人命的手! 再怎样,他也只是一个小丑而已,还能怎样呢? 他只得默默地收拾着街边的一条狗——似乎是从梁局长的家里逃出来的。以前这条狗是多么的可恨,它跟着主人肆无忌惮,好像什么法律、道德全然不怕,在可怜的小丑眼里,他和主人一样的令人厌恶,可这只是在心里想着,等见了局长,还是要噙着笑贴上去,就像那条狗亲近他的主人一样。

这条狗的确是这样的令他厌恶,但今天奇了怪,他倒霉,那条狗也倒了霉,他家底全押在了梁局长的家里,而那狗却从局长家里出来了,没有了主人陪它。它此时看着多么像一条流浪狗啊! 寒风煞煞吹过,流浪狗激起它一身的黄毛,它瑟瑟发抖,不只是在取暖,还是冻得肌肉抽了筋,以前它在局长的家里的时候,哪里会“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啊,它每天睡得狗窝比小丑的家还暖和! 可是现在,它是怎样的一番样子? 莫非做了什么错事被局长干了出来? 小丑窝囊倒霉了一

天,被局长逼得家底全无,又恰好遇见了这条曾经欺人太甚的狗,要好好出口气,教育它一番了!

可怜人同情可怜人啊! 哪怕是一条同样落魄的狗! 走吧,今天饶了你,你快走吧,小丑叹气想道。小丑不再理会这条被抛弃了的狗,既然被抛弃了,那它也一定不是一条称职合格的狗了,他这样想到,又开始同情笑话这狗了。他仍是走,虽然不知要去何处,他那堆在大楼之间的一处娇小的窝,怎样也繁华不起来,况且现在还没了吃饭的家伙,他就是回去了,又该怎么办呢?

忽然小腿肚一阵发麻,他咬了牙一声闷哼,转头一看,便是那条狗。那条可恶的狗啊,同是可怜人,干嘛要来在欺负这个可怜的小丑呢,他不是也如此的落魄吗! 小丑哪里顾得上想那么多,一个踢腿,流浪狗就飞到了一处,他按耐不住自己的火气了,硬是与一条流浪狗打在一起。他一脚横踢,正顶在狗的肚子上,那狗连滚好几个圈,哼叫几声,再站起来踉跄几下,一瘸一停的离去了。小丑原地喘着气,但他没有追去,只是注视着小狗一步一步的背影。

小狗还是死了。像是被他打死的,但究竟怎么回事,他弄不清。那是第二天梁局长叫他去局里,告诉

他那条狗死了。他先是一阵紧张,后来又不信,接有些惶恐,等局长再说话时,他已是一身的汗了。局长拍了桌子,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厉斥道; 你以为那条狗是给你随便打得的? 就是它流浪到火星,你TM 也没资格碰它一下! 你以为你是老几啊,局长家的狗是你这种人打的吗! 滚出去吧,家伙别想再拿回去了,滚吧,别让我看见你! “小丑脑子里嗡嗡的,一阵凉,一阵热,一阵清醒一阵迷糊,颠颠的走出了局里,不知如何是好。

这可如何是好! 他现在真的走投无路了,浪荡在街头,看看能否寻找一个招收艺人的店,毕竟还有一身的手艺,有活就能吃饭。可是刚刚打死了局长家里的狗,这满城大大小小的店,楼,哪一个敢收留他? 哪一个收留得了他? 他淡淡的转了一天,不吃些什么,不喝些什么,也不会找到一家店。他走回了他那窝旁,倒头就睡,不干些什么,也没什么可做,他隐约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如此大的舞台,如此多的观众,他技艺是多么高啊,踩着独轮车还可以转球,观众们扔鲜花过来了,他被包裹在幸福快乐之中。一阵寒风吹来,他冻得打了个哆嗦,睁开眼,看不见满天的星空。不

远处,他似乎看到了那一条熟悉的流浪狗,在冲他吐着舌头。

他也真是倒霉透了,可他仅仅是一个小丑,除了曾经的鲜花与掌声,他面对这局长与这可恨的狗,他反抗过罢,失望过罢,还能做些什么呢? 也只是在叹气中默默逝去所有罢了。

灵魂与欲望

自己被自己感动,这是一种崇高的精神境界。

这种精神境界之所以崇高,是因为与批评与自我批评相比,其作为表扬与自我表扬,无论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不是一般人能轻而易举做到的。除非信口雌黄者。

就此而言,2009年杭州中考语文作文题“被自己感动”,是一竿“己所不欲,‘可’施于人”的道德髙标。

如何才能被自己感动?

柏拉图给人下过两个定义:一为“人是两脚直立、没有羽毛的动物”,一为“人不是别的,只不过

是使用肉体的灵魂而已”。相比较,后者更接近于人的本质,也更切近于我们的议题。

肉身,是个体灵魂的殖民地。没有对灵魂的拷问,就无法真正感动自己; 换言之,只有具备灵魂且“吾日省吾三身”的人,才能被自己感动。难怪迅翁会借祥林嫂之口“放低了声音,极秘密似的切切的说,‘一个人死了之后,究竟有没有魂灵的? ’”没有灵魂的不朽,人就与动物无异。

有人说集体(包含国家、社会、家庭、学校) 存在的状态取决于个体灵魂的状态,其实更应该说个体灵魂的状态取决与集体存在的状态。前者之归纳孰若后者之演绎科学?!

日前,教育部发出《教育部关于当前加强中小学管理规范办学行为的指导意见》,内容大意为:

各地要对小学、初中、高中的考试科目和考试次数在全面排查的基础上加以科学规范。坚决制止随意组织学校参加各种统考、联考或其他竞赛、考级等现象。学校考试命题要科学合理,考试内容要符合课程方案的基本要求,不得随意提升考试难度,增加考试次数。积极探索以完成本学段国家规定教育目标为

基本标准、以学业水平测试和学生综合素质等为主要指标的综合评价体系。不以升学率对学校排队,不以考试成绩对学生排名。

教育部出台这样一个“指导意见”,盖因“此地‘有’银三百两”:

最近,国内中学连连发生学生忍受不了紧张的“学习”跳楼自杀的事件,学生在校学习十七八个小时,请假回家要层层批准,吃饭时间只有15分钟,管理之严酷,有如过去的包身工。学校里面竞争激烈,气氛紧张,没有温暖,没有欢乐,因此,有些学生们宁愿选择死也不愿再读这个“书”。教育杀人已见血,一时间,网上骂声四起,众人的矛头直指教育制度,教育当局。

教育部的“金蝉脱壳”计似提醒善良的人们,在如此大背景下,杭州的教育能否独善其身“出淤泥而不染”? 对此,经受了语文题海“考验”与月考“洗礼”的杭州中考生的灵魂最清楚!

于是他们将怎样“被自己感动”,就是一件折磨灵魂的事了。

眼下方“束发”与“及筓”,生理尚未达到现代人成年标准,心理处于“贪玩”阶段的初三孩子,竟然能超越生理与心理特征,战胜野蛮开发智力的应试,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中国教育的奇迹,着实应当自我感动一番。

感动之余,我们不妨将眼光投向我们无知的原始先民——那些赤手空拳的哺乳动物。

那些赤手空拳的哺乳动物在自然的“威权”下,是如何战胜细菌与猛兽、冰雪与酷热,成为万物主宰的呢?

“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绝非个人的力量所能达到。为了获取成功,那时的人不得不把自己的个性如冰雪一样融化在复杂的部落生活之中。”“原始社会被一个唯一的信条所主宰——高于一切的求生欲望。”

看来,埋没个性于教育之集体无意识,应试教育会被一个唯一的信条所主宰——高于一切的升学欲望。

将中考作为神圣的“职责”、完美的“目标”,以升学之“欲望”替代思想之“灵魂”,是那些只受

《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形式上“保护”的未成年学生,在有违教育初衷的境遇下“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唯一秘诀。

“上下五千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欲望”成为中介取代“绝对理念”,大抵是“中介”这一哲学概念的“不幸”。

被自己的灵魂感动,是唯美的; 被自己的欲望感动,是唯利的。

加里宁有一句教育名言:“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窃以为:“教师是人类欲望的工程师(包括那位操语文应试生杀予夺大权的出题者) 。”这比较符合目下教师的身份。

其实,没有将“被自己感动”斟酌为“被自己的欲望感动,”是今年中考语文命题者不可饶恕的错误!

我就是一颗会发芽的种子

黛青的远山上闲游着几朵白云,树影随风婆娑、摇曳生姿,斜照透过薄纱洒在我的叶子上,日

子就这样恬静闲适地缓缓流淌着。犹记得那个晚风习习的黄昏,感恩那时没有放弃的自己和你。

“这颗种子恐怕不会发芽。”那是我苏醒过来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沉睡中我无数次幻想外面的世界,那里应该有似雪梨花、剪影柔柯,有莺歌燕舞、款款人言,还有那萋萋芳草,流水小桥,却从没料想,我苏醒的第一份礼物,竟是这样一个冷漠的声音。满心欢喜瞬间化为愤怒,谁说我不会发芽! “哈哈,你放弃吧! ”一声冷笑从黑暗中传来,原来是土壤,它张开干枯的手臂从四面八方刺来,我唇干舌燥,浑身瘫软,所有的骄傲在耐力消耗中土崩瓦解,好吧,我恐怕不会发芽了。“吱吱„„”,我听见泥土喝水的声音,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大,如万马奔腾。突然,清凉如薄荷的水滴渗到我的皮肤上,我鼓足最后一股力量贪婪地吮吸着,那是我尝过的最清冽的琼浆。

那段刚苏醒的日子,否定和干渴是不小的打击,但是,谢谢浇水的你,我没有放弃!

四周依旧一片黑暗,但土壤变得湿润亲切起来,我大口大口地喝着水,拼命伸展着拳脚,我要发芽,我要长大。我天天拿着小皮尺测量我的手臂,可是,一天、两天、三天„„,它竟没有生长! 我这是

怎么了? “它恐怕不会发芽。”一个浑厚的声音像石头一样砸来,沉重而遥远,这是上帝的判决么? “它恐怕不会发芽。”又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为什么这些人都认为我不会发芽? 难道这是我的宿命吗? 我望着瘦小可怜的手臂沉默了,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也许永远没有尽头了。“咕噜咕噜„„”又是你,你为什么不顾别人的劝阻还要坚持浇水呢? 清凉的水珠漫过我瘦弱的手臂,心中突然充满力量,不着急,只要我也坚持,总有一天我会发芽的。

那段漫长等待的日子,你用无言的坚持给了我力量。

在一个晚风习习的黄昏,“嘭”! 我钻出来啦! 迎面的你微笑地看着我,仿佛老友重逢。

不雨花犹落,无风絮自飞。谢谢你让我相信——我就是一颗会发芽的种子。在奔赴每一个未知的明天时,我的心中自有一朵自信之花:总有一天,我会迎来属于我的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