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未央梦半醒
初二 其它 1359字 43人浏览 海阔天空tomtan

总有一个日子只为一个人而存在,那个日子叫祭奠。能随风飘散的不一定全是美好的回忆,那些刻骨的伤痛早该消散了。时间带走的,一定是你拥有的,但不一定是你珍惜的。时间留下的,不一定是你需要的,但一定是最真实的。消逝的,不要挽留。绝口不提,不是因为忘记,而是因为铭记。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看那流水韶华中,荏苒岁月里,转眼间,痴人早已换了容颜,白了头发,年逾古稀。只是偶尔在某个寂静的午后,独自一人躺在院内葡萄架下的摇椅上时,还会记起某个人。只是,那人是否安在?是否儿孙满堂、欢声笑语共享天伦?又是否会记得许多年前的一个人?对于那个人,早已忘却了容颜。那人,是否有悔恨?或者说是否“回来过?”日月更替,花开花谢,太阳有时也许会失约未至,黑夜却每天必然到来。孤独的人,只能守着悲凉的时光一起消逝。如果今生还能再见某人一面,你有什么话想说?一份执着,牵件了一生,如今的自己早已眼昏花,齿动摇,行不稳,战不直了,即使重逢,也只怕认不得了吧。夜幕低垂,晚风袭来,平添几丝凉意。起身离开摇椅,抬头望一望那明亮的星,叹气,摇头,回屋。深夜里,寂静的屋舍偶有咳嗽,辗转反侧之际,略湿眼眸。那布满皱纹的手掌,粗糙的像伤疤一样,抚上那如是这般的脸颊,反倒格外契合。有一种伤叫悲伤,是睫毛再也承受不住眼泪的重量,轻轻碰触便会滴落。窗外的天空依旧漆黑,床上的老人缓缓坐起,腥红的双眼凝视着嵌在墙上的半张照片,他累了,想再休息一会。梦里,那个熟悉的校园,熟悉的场景,熟悉的脸庞,那一刻,如果是梦,就不要醒了吧。梦中那熟悉的地方,真的是梦吗?如果是梦,为何连空气的味道都觉得那么熟悉?想当年,她的“不告而别”,决绝而不留恋,从此再无缘相会;现如今,他的追悔莫及,悔恨多于哀伤,独自一人话凄凉。若干年前,青春年华之中有她陪伴,他的人生也算绚丽多彩,只是若干年后,韵华已逝,物是人非,此生无以再留恋。上天公平却极会捉弄命运,人生真实却忍受悲欢离合。他徘徊在昔日的时光里,渴望上天给他一丝眷恋,让他找到曾经美好的画面,上天在听他的倾诉,风摇一摇枯黄的枝桠——一切都不可能了。洁白的墙上被密密麻麻的文字占据,每当他伤心难过的时侯,心中的空白多了一分,墙上的空白却少了一分。那年那景那对人,他对她说:“结婚后,我们要把房间的四壁都贴满我们的情话。”只是世事未必尽如人意——有年风雪太大,掩盖了那漫天散落的情话,让它从此消逝。大雪掩盖的不只是所谓的情话,而是青春。墙上残留的只言片语,是他忘不掉的痛。每在墙上写下想起的一句话时,流下的,又岂是眼泪?错误不是不能犯,而是有些错误犯了就要用一辈子来弥补。而对于有些事,本身并无对错之分,就算错了,在经历时光的洗涤下,错误终将被遗忘,无人提及。那埋藏在内心的记忆,总是在某个不经意间一闪而过,只是这轻微一闪,几数年华却已倾覆。弹指一挥间,隔着多少辛酸?到今天,仍不能释怀。无意间被搜寻出来的那些尘封的过往,岁月沉淀后逐渐被遗忘,却又被现实无情地揭开那已经愈合的伤疤,还依然会痛。现如今,却只有一人承担。悔恨不是人生的全部,悼念并无任何意义,也许,能做的只是自欺欺人地让自己好受一些吧。只是,该走的,终要走的。朦胧,他看不清这尘世了,那如此漆黑的时空让他害怕,突然他发现他的前方开始越发明亮,那渐渐清晰的轮廓,是那么的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