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背影
初一 散文 2字 3791人浏览 木叶熙菡

父亲的背影 在我的脑海里,几乎什么都是模糊的,唯有父亲留给我的背影是再清晰不过的了。他留给我最多的印象,不是在台灯微弱的灯光下伏案疾书,就是在苍茫的黑夜下,那有棱有角的消瘦的越来越小的轮廓„„

父亲是个大忙人,每天奔波于家中与单位之间,仿佛是一个无休止的钟摆,没有什么比这更能形容他的了。

翌日傍晚。

我独自骑单车行驶在回家的路途中,晚风夹杂着雨滴拍打在我的脸上,冰冷得生疼,乘着转弯的当儿,赶紧搓了搓发红的手背,才略微感到了些暖意,这才满意的继续上路。这鬼天气,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

扑嗤——

一个声音猛然响起,在空旷的小巷里格外刺耳。我心扑通一声响,陡然一惊。赶紧一个急刹车,翻身下车检查,难不成我这老古董自行车又出毛病了? 呦,轮胎处有一个洞,不大不小,正好能塞进一个小指头。这真是一个祸不单行的日子! 想起早晨父亲对我再三的叮嘱:“路上小心,我看这自行车有些不大对劲,行车警醒些。”那时,我心里还暗笑他的迂,我都不小了,还不能自己料理自己吗? 现在想想,还是太过粗心了。

颇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自己推车回去罢了。这又能怨谁呢? 推车前行了一会儿,借着路灯洒下的微弱的光线,隐约看见不远处的路灯下,有一个人影站着。这大冷天的,不知还有那个傻子站在外面。上前走了几步,没有任何征兆,眼泪刷得一下就下来了。待我缓过神来时,才发觉自己正呆呆地看着那人——我的父亲,眼泪鼻涕满脸都是。这个忙碌地连家庭琐屑事都不会管的人儿,竟然会抽空再这等我。恍惚间,父亲已来到了我的眼前,口中念念有词:“早跟你说了,自行车有问题,你就不听,着下好了吧,吹着冷风来推车„„”

乘着父亲从我手中接过脚踏车的当儿,我的眼泪又来了。我一边拭泪,泪却总是不停。在晶莹的泪光里,又看见了那消瘦的,深青色大衣的背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