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读后感
六年级 议论文 4332字 507人浏览 五河老李

《悲惨世界》读后感

谈起这本世界名著,总感觉范围太雄伟,没办法言语。记得刚开始读这本名著是因为初来异地为了打发时间一时兴起而开始,随着时间的深入慢慢的习惯性没事的时候去读读。断断续续持续四个月终于读完了这本名著,有太多的感悟和收获,觉得有必要写一写自己的读后感,给自己今后的回忆增添颜色。

可以说全书围绕冉阿让跌宕起伏为线索开始,以冉阿让无遗憾的安息剧终。全书为冉阿让的出场做了很多的铺垫,神甫的出现直到死亡正式揭开了冉阿让的面纱,他从监狱中逃出来之后得到了神甫很多的帮助,但是在他的潜意识中还是想着在偷一些,于是他不但辜负了神甫的厚望,而且忘恩负义的偷了神甫的东西,就这他从没有觉得自己有啥过错,因为他始终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强盗、小偷,后面他甚至可恶到去抢一个小孩的可怜的铜钱,当他得手之后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干了啥事,可以说抢劫一个小孩的钱不是他的本意,但是他原本固有的思想不受他善良的本能,结果他抢劫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孩的钱。神甫各种施舍和点化都没有改变冉阿让强盗的本意,可以说神甫死的不瞑目,同时也很好的说明了一个问题,要改变一个人固有的思想有多难,如果不是自己的思想境界“悟”出了自己的哲理,再多的教育和设施都是白费功夫。冉阿让在神甫死后他终于悟出了神甫的恩典,可惜神甫已经无法知道了。接下来就是冉阿让各种积德行善,他开始隐姓没名,他以马德兰为名通过自己的发明创造给当地贫穷的人民新的希望和金钱,因而他被推举为市长,当地的人民无不崇拜他、爱戴

他、尊敬他,不夸张的说把他当作了“活着的上帝”。就在这看似和谐安逸的幸福生活中,二号人物出现了----沙威,可以说他是法国当时社会的必然产物和那个社会背景下的“可怜虫”。沙威是一名正直邪恶的警察,他的出现给冉阿让幸福的生活画上了问号而不是句号。为什么呢?因为当他开始怀疑市长的时候他就已经越权了,可这就是最真实的沙威,他不畏强权,只相信法律。当他抱着被解雇甚至有可能被抹杀的危险去和市长说出他的怀疑时,令他更加想不到的是市长竟然承认了他就是曾经的苦役犯---冉阿让。这就是为啥是问号而不是句号的原因,本来冉阿让有绝对的权利让沙威咋死的都不知道,毕竟此时的冉阿让是万民敬仰的马德兰市长。就当所有读者认为冉阿让不可能承认时(毕竟他曾经都邪恶到可以去抢一个小孩的钱),他却承认。接下来就像是儿歌所唱的一样“小燕子飞,五阿哥追”。冉阿让的短暂幸福到头了,他开始余生的漂泊流浪生活了,沙威也开始他余生不断追赶潮流。

曾有人说过“真正的敌人变为朋友是比原来的朋友更加值得信赖”,换言之,一个真正“悟”到自己生命的意义的人,他的很多行为看似很不让人理解却是真正遵从自己内心的上帝,显然冉阿让就是这样的人。他从一个十恶不赦的苦役犯变成一个万人敬仰的市长,再次沦为一个逃逸犯,命运多舛啊。冉阿让只能又一次的跟换姓名了,于是乎割风先生闪亮登场了,他为了当市长最后时候答应一个垂死女工人的乞求,开始了他割风先生的使命,这样自然而然的女一号就出场了-----珂赛特。在这期间有很多拿破仑的出场描写,详细的还原了

滑铁卢战场,为后文马吕斯的出场埋下了很好的伏笔。一个为了金钱敢于去滑铁卢冒险的人物就是珂赛特寄宿的酒店老板----德纳。也就是这样一个为了金钱阴差阳错的救了马吕斯的父亲,让马吕斯因为报恩而内心不断地纠结。

冉阿让和德纳两个人物非常有说服力的诠释了“悟”这个字,冉阿让因为自己悟到了人生,虽然人生的道路步步艰辛,但是他到临终得到了自己良心的原谅,而且亲眼见证了自己“女儿”和他冒死救活的马吕斯的甜蜜爱情和幸福生活,因而说他可以安详无遗憾的离世,相反在看看德纳,他到小说结束也没有“悟”出人生。他可以说是小说里面最悲哀的人物了,一生只爱钱财,并且好吃懒做贪得无厌,自己的老婆因他被判处死刑而死,女儿和儿子因为“革命”而死,他对这些可以说是全然不顾,可以不负责任的说他只是因为自己一时的爽快而有了儿女,从来没有任何感情投入,真有点钱钟书《围城》里面的一句话“世间哪有情与爱,压根儿都是生殖冲动”。所以说德纳的一生不光是自己失败的一生,也是当时法国社会的失败,不夸张的说难道不是我们现代人的失败吗?

剧情再继续发展,伴随着珂赛特的出现可以说是冉阿让的春天来临了,虽然他们过着到处漂流,随处躲藏,但是他们总觉得是幸福的,对于珂赛特来说他终于摆脱了她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精神压力和身体负担,可以说她感觉她此时此刻活在天国里面,而自己就是“天国的女儿”(《遥远的救世主》一书也就是电视剧《天道》里面对于何为天国和天国的女儿芮小丹和他的父亲以及和丁元英有很高的诠释)。

对于冉阿让来说他再次找回了生命的意义,他真正的把珂赛特当自己的女儿一样来爱,他所有生活的希望都是珂赛特,也许这就是一个年过中年的男人的情怀吧。没有爱情的小说总是乏味的,本书也不例外,只不过爱情的火花在第三部才真正的出现,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珂赛特连早恋的年纪还不到。

马吕斯的出现给珂赛特带来浪漫的爱情,纯洁的没有任何杂念。马吕斯是进步代表,也是革命发展的必然产物,他有自己的思想,年轻敢为,叛逆心理很强,生活再落魄也因为自尊心的强大不愿向外祖父低头,直到他因为爱情向外祖父低头了,却并没有得到外祖父的“施舍”,就这样他参加了所谓的“起义”(一般的情况下,暴动由物质现实所引起,而起义总是一种精神的现象,起义是局限在思想领域里,而暴动属于饥饿方面)。因为对于爱情的绝望是他变愤怒为力量,成为“革命军”的领袖,在用文字无法形容的惨烈战斗中,革命军人人都很欢乐,视死如归,早都把生命献给了革命,在紧张激烈战斗临时停下来是我们又可以看到两个熟悉的面孔-------冉阿让和沙威,至于为什么他们两个会出现在革命军中,中间有很多复杂的细节,不做详谈,此时此刻沙威作为“叛军”(因为马吕斯他们自称为革命军,沙威忠于保王派,他显然就成为叛军了)被捆绑着,而冉阿让处于无党派,因为他虽然在革命军中,却不参加任何战斗(实际上他在战斗打响时不断的救伤员,正因为这样,马吕斯被他救了),也不发表任何“获奖感言”,当革命军讨论枪决沙威时,他说话了,他说让他亲自来解决沙威,革命军中无人反对,就这样沙威的性命掌握在了冉阿让手里,

沙威表现的很淡定,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冉阿让有多么恨他,是他让冉阿让失去了市长的美好生活,是他让冉阿让不断地一次又一次的换地方,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是他让冉阿让九死一生的躲过一次又一次的追杀,所以他对于即将到来的死亡很坦然,生活就是不断传造奇迹的,冉阿让并没有杀沙威,只是朝空中放了一枪,说了他的“新住处”,让沙威走吧,沙威可想而知当时的感受,人们常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此时此刻沙威“悟”到了生命的意义。

战斗还在残酷的进行,最终所有的革命军都光荣牺牲了,当然其中也包过前面说到的德纳的活波可爱,勇敢坚强的儿子-----伽弗洛什。马吕斯是唯一活下来的,因为他被冉阿让救了,从阴暗潮湿的下水道里面经历九生一死把马吕斯救下来了,这期间对于巴黎地下工程的嘲讽运用到今天中国的市政建设在恰当不过了(建了修,修了拆,拆了在建,无穷尽也)。故事发展到现在,快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时候了,就在冉阿让背着昏迷的马吕斯在地下匍匐前进时,出了战斗区的沙威也没有闲着,他在继续追捕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德纳,德纳藏进了下水道里面,锁住了通道,此时的场景是沙威在下水道外面等待德纳出来,德纳在里面等待沙威离去,冉阿让正在通往通道的路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冉阿让与德纳首先相遇了,由于地下通道的各种脏乱臭此时此刻的冉阿让已经面目全非了,显然德纳不可能认出冉阿让,冉阿让却认出了德纳,德纳没有改变他一贯勒索的使命,搜刮了冉阿让身上所有的钱财,才同意放冉阿让出去,一石二鸟用到淋漓尽致,不但得到了钱财,而且让冉阿让成为他逃命的垫脚石。冉阿让出来之

后毋庸置疑落到了沙威手里,冉阿让乞求让他把马吕斯送回家他就跟沙威走,沙威答应了,他们一起先把马吕斯送回家让去治疗,然后他们去了冉阿让的住处。沙威在下面等着,冉阿让上去收拾最后的东西,当冉阿让走到房子通过窗户看时发现沙威竟然走了,他知道他释放了,沙威的生命走到了终点了。

果不其然,沙威在回去交代好事情之后一个人走到海边,他想了很久,他想通了很多也有很多他不可能想通,这就是他天生警察的使命,没办法,他最终跳海自杀了,结束了他的一生。我们可以说作为一名警察沙威是一名非常合格的警察,但是从人道主义来深究,他显然不符合我们的胃口。在《遥远的救世主》一书结尾时刘冰跳楼自杀了,他没有想到人可以被憋死,估计沙威也没有想到,人一旦没有精神支柱,不知道所以然,那对于他而言“死就是一种解脱”。因此,最终他们选择了解脱。也不失为一种聪明的做法。

现在是到了《悲惨世界》真正“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时候了,爱情的甜蜜最终要落叶归根。马吕斯的伤一天天好转,外祖父也豁然开朗答应了婚礼,并亲自操办,久久不层露面的女主人公珂赛特也再次真正的出现在了马吕斯身边,因为珂赛特的出现马吕斯由于革命军的全军覆灭的悲伤瞬间得到了好转,“看来爱情真是包治百病的林丹妙药”。到了欢快的时刻就不应该在提德纳的事了,就让他自生自灭吧,冉阿让看到“女儿”开心快乐,他也开心快乐,随之而来的就是最重要幸福时刻---结婚。冉阿让见证了“女儿”的幸福,了却了自己的一桩心事,接下来就是自己的“悟”了。

故事终于到了结尾的时刻了,冉阿让告诉了马吕斯他曾经是一名苦役犯的事,还有很多他曾经的事,当然他救马吕斯的事没有告诉,为了让马吕斯过得心安理得,不因他哦救命之恩而扰乱思路。这让马吕斯开始陷入沉思,他是深爱着珂赛特这点毫无疑问,可是作为一名律师面对自己结婚是叫“父亲”的冉阿让,他内心无比的纠结,他只有渐渐疏远与冉阿让的距离,结局应该是完美的,故事也正在像这个方向发展,我们不愿意在提到的德纳再一次出现了,本想着通过放冉阿让出地下通道是撕下来的一块碎布来证明冉阿让是杀人犯来再次骗点钱,可阴差阳错证明了冉阿让是马吕斯的救命恩人。而此时的冉阿让已经奄奄一息了,不知不觉他都已经80岁了,当马吕斯得知事情的真正情况后急忙叫上妻子珂赛特来到了冉阿让的住处,此时的冉阿让显然在等待一个人,她就是马上出现的珂赛特和马吕斯。见了面,了了心事,可以安心的走了,此时此刻我们才惊奇的发现“死是一种妥善的安排”。故事结束了,冉阿让得到自己良心的原谅。无怨无悔,没有遗憾的安详离世了。却给我们留下来很多值得深思和需要自己真正“悟”的一些东西,有些东西就和“禅”一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最后再借《遥远的救世主》里面的一句话“神法道,道法自然,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