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世界
初一 其它 1369字 58人浏览 求索溪87

【失落的世界】生命紧绷如弓弦,锋利如翎箭,破空声响,逆风而行。凶险的思路大汗淋漓,噩梦纠结在胸腔,如垂死者最后一丝气息,欲进不得,欲罢不能。人生的华丽风景早已被魔鬼的铁锤砸得粉碎。心魔觊觎于灵魂的出路,绝望的念头从此如英雄的悲歌占据我壮志凌云的梦。懦弱的心灵面目可憎,在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真正的幸福究竟能以何种方式拥有呢?追溯还是展望,过去式还是将来式?残酷的现实令我的笔霍然沉重。殷红的天空如沷涂了一层热气腾腾的鲜血,沉重的腥味如出鞘的屠刀压至眉尖,乌鸦的诅咒纷纷扰扰,铺天盖地。生命何其高贵。生命何其低贱。垂死的庄稼,在希望的太阳永远地消失之后,蒙上了一层灰白颜色,偶尔一声凄厉的狼嚎,掀开了世界末日的帷幕。扣动板机,滚烫的弹头面目狰狞。标靶残破不堪。卓立于巅,迎风挺袂,高贵的意念无处不在。用尽一身的热血,淹死一只蚂蚁?这是个问题。敢死的都死了,剰下些碌碌之辈。时光飞逝,其无情之状如一暴君,虽不能扼杀世间一切声音,然而,诸如铁血的传奇,对我们而言,已不多见。丛山莽林在某一特定意义下,通常带着革命的气息,原始的人性仿佛只有在这种充满所谓蒙昧而神秘的环境之中,方能触发灵魂深处的美好夙愿,火种永远是一项神圣而永恒的象征。凤凰浴火重生,浴火势在必行,重生呢?百年回眸,千年回眸,万年回眸。人类的历史如一本装潢精美的街摊杂志,内容凌乱不堪,污秽不堪,找寻不到清晰而确凿的足迹,唯有的倒是那知名或不知名的漂亮端正的头颅,滚落在地上骨碌碌的声响,清脆悦耳仿佛痴情的爱人们的缠绵,永久地挥之不去。生命诞生了,生命殒灭了,如此而已。愤怒填膺。不论是留名或佚名的圣贤们的警世名言,还是出自村夫野妇们之口的民谚俚语,关于生命的命题阐述皆不约而同的庄严与沉重,它自我们自以为成熟科学上并不成熟的那一刻起,便超越了我们所谓真正成熟后会遭遇且努力拥有的诸如爱情、名利、财富之类的一切东西,骄傲而执着的占据我们善良而凶恶,美丽而丑陋的心灵。因为它的价值是如此清楚明白,一目了然呵!绅士淑女们的天赋神权之说浅薄无耻得就像是一个自甘堕落的妓女浓妆艳抹招徕客人,其后种种不说也罢,所有这些都不是弊病的关键所在,因为沉沦的灵魂也许蕴藏着重生的种子,生命中最可贵的篇章亟待发表。悲剧的极限莫过于一面圆桌,一张白纸,一个嘴,居然能够裁决咫尺千里的几百万几千万活生生的生命的生与死。欲望裸露在扬弃了传统的所谓糟粕之后,人生迅速狰嵘起来。迷乱的诱惑来自四面八方,彻底而直接,固守多年的纯真宛如坐怀处子方寸大乱。虎狼的凶猛念头从容不迫地桀傲诞生。长夜如黑色的蝙蝠掠过心湖,明月和星光堕落湖底不知所踪。当眼睁睁地剖析无耻的丑陋面具下的惺惺假态,且明暸其间潜伏的不朽代价时,淫荡的意念令人作呕。绝望冉冉升起。——这倒底算怎么一回事呵!诘问无从解答,沉默令人尴尬不堪,可是,除此之外,又还能做些什么呢?剑光一闪。粗暴的情绪纷呈而至,报应不爽的因果关系紧随其后,谋求解脱的灵魂如一只樊笼的豹子找不到出路,注定的命运如一篇招摇撞骗,自欺欺人的归宿论。没有希望的日子灵魂遍生杂草目光浑浊是我们的致命伤古怪的肢体荒唐的动作嘴唇噘动语焉不详不知所云不知所谓也许在生命结束之前我们会变得优雅一些手指以拈花的姿态梳理仅属自己的未遂故事2003。5。62009。11。12011。11。27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