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三日
初三 记叙文 2138字 44人浏览 lyuying_719

黄山三日

在忙碌中偶得了几日假期,便邀了三五好友去登心仪已久的黄山。

出发的清晨,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于是整个上午就穿行在了薄雾蒙蒙的江南烟雨中。经嘉兴、过杭州,下午两点抵达安徽歙县,史载歙县“自秦建制,古称新安,历为徽州府治”,被近代文人陶行知、郁达夫、林语堂等称为“东方瑞士”,孕育了以徽派古建筑、新安画派、徽墨歙砚、新安医学、徽菜、徽剧、徽州民俗等为代表的徽学。县城随处可见的是手工制砚作坊,每一方都雕工精良、手感润泽,“二老论道”禅意犹远,“罗汉降龙”巧制天成。犹豫再三,我还是舍弃了把玩于案头的雅兴。徽州古城依山而建、临水而居,城中店铺鳞次栉比,酒幌杏帘参差交错,依稀可见旧时的繁华。虽无西安古城的雄浑、平遥古城的齐整,却也透着江南的秀雅。明代水利工程鱼梁坝,全部用清一色的坚石垒砌而成,为我国现存仅有的古石质滚水坝,亦是雄霸明清商界三百余年的徽商发源地。太白楼相传为李白寻访隐士不遇曾饮酒处,虽历千百年,仍觉有余香。

离开古城,夜宿黄山脚下的汤口。

次日凌晨,天渐放晴,汽车载着我们绕山而上。山上起了些雾,昨日的雨让我们触眼皆是油油的绿意。行至慈光阁,为了节省体力,我们改乘缆车直达玉屏峰。从缆车俯瞰,谷底苍翠蜿蜒,谷壁刀削斧凿,绿树掩映的屋舍渐行渐远。玉屏峰为黄山三十六峰之一,因其顶有巨石如屏风而得名。峰壁多石刻,行草篆隶无不彰显文人墨客的才情诗意。玉屏峰最吸引游人的地方,莫过于黄山的标志――迎客松,古松于巨石间隙处探首,于悬崖绝壁间兀立,低垂的松枝宛如热情招客的巨手,吸天地精华,纳山川灵气,千年不死,傲然挺立。游人纷纷驻足观望、拍照留念。古松旁有一天台,是观云海的好去处。站立其上,极目远眺,雾气渐浓,随风成云浪,上下翻腾,远山诸峰倒成了一叶叶小舟,在云海里若隐若现。玉屏左首天都峰,右首莲花峰,相对耸峙,后者更为黄山群峰之冠,海拔1864米,徐霞客在游记中说:莲花峰“居黄山之中,独出诸峰之上”,山顶五峰形如莲花,故名。天都峰则极险峻,登天都必经鲫鱼背,据说山路宽不过二尺,两侧深不见底,过者无不胆寒。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无福见识,不得不在遗憾中离开玉屏峰。

沿石阶徐行,薄雾轻盈地漫过我们,又瞬间弥散开来,一时间我们都成了仙人,腾云驾雾,遨游天界。正惬意时,薄雾又调皮地倏忽不见,只留丝丝清凉,挂在眉间、发梢、掌心,沁人心脾。路旁的谷中有一汪碧水,像极了嵌在半山腰的一块翡翠,水面没有一丝涟漪,望来让人心静、神清。山腰有几处屋舍,绿树掩映不住亭台飞檐,衬着云雾,宛如仙境,让我禁不住长叹“此景只应天上有”。转过一座山,迎面就是莲蕊峰,峰壁上凸起几块石头,活脱脱就是一幅《鸳鸯戏水图》。拾阶而下,便来到了“百步云梯”,闻名可知其险,仿佛梯子挂在悬崖上,几无坡度。云梯旁的一块石头引来游人争议,有说像老僧入定,有说像八戒读经,怪石为黄山一绝看来不无道理。云梯很窄,仅容一

人过,两壁只隔寸许,中间夹着块圆石,好象随时会坠落。游客头首摩踵,兴致所至,我放歌了一曲西部民歌《赶牲灵》,好友的捧场让疲累减轻了几分。 登上光明顶,远山都在脚下,颇有“山高我为峰”的感觉。一眼望去,心旷神怡,忙碌、疲劳、烦乱此刻都消失了,内心涌起的是对广袤天地的感动,对大好河山的赞叹。

歇息片刻,我们直奔北海。

北海不是海,是云海,是峰海,但见层峦叠嶂,于云雾缭绕中更胜似海。途经飞来石,丈余高的巨石杂耍般横亘于山顶上,仿佛微风一吹就能坠落深谷,不能不叹大自然的造化神奇。关于飞来石,应该也有些美丽的传说吧,导游说摸石能得运,财运、官运、桃花运,无不灵验,引得众人竞相上前一试。我也摸了几下,只求家人朋友平安而已,身在如此美景,夫复何求?

北海宾馆是当年小平同志游黄山的下榻处,站在小平曾踏过的平台上远望对面的“梦笔生花”,一石柱直入云霄,形似笔尖,柱顶正中有棵松树,因而得名。相距不远有笔架峰,五峰矗立,状如笔架,与其相应成趣。黄山美景,该是以如此生花妙笔绘就的吧?始信峰旁就是黄山九大名松之一的连理松,一松两干,并蒂并肩,直至顶端,犹如一对情人。清代诗人戴友衡以诗题记:“狮子峰前连理松,柯交时互碧重重。为怜同气难分剖,纵使凤来不化龙。”

多少年来连理松成了真情挚爱的象征,情人们在此立下山盟海誓以求长相厮守。 在北海宾馆用完午餐,已近两点,该是下山的时候了。一部分游客乘索道直抵云谷寺,而意犹未尽的我们则打算徒步下山。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我们有了切身体会。才下百余级石阶,膝盖已是酸痛。所幸路旁涧中潺潺跳动的小溪与我们一路为伴,间或有两只彩蝶轻巧翻飞,让我们有了“流连戏蝶时时舞”的童心。下山途中,时不时能遇见黄山挑夫,一色的褡扣短褂,露出古铜色健壮的肌肉,面色安详,步态沉稳,只是埋头走自己的路,百十余斤的挑子颤颤巍巍。挑子里有蔬菜、日用品,也有水泥、砖石,美景虽然天成,可是这山上的厅台楼阁,哪一处不是挑夫们用血汗筑就的呢?

归期在即,余兴未尽。黄山之美,美不胜收。青山隐隐,群峰竞逐;碧水潺潺,飞珠溅玉;怪石嶙峋,姿态各异;云海缭绕,气象万千。难怪徐霞客有“登黄山天下无山”之叹,乾隆更是亲题“天下无双胜景,江南第一名山”。而我“只恨生就一双目,难揽黄山万千景”。

美哉,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