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您那如山般的爱
高二 其它 1912字 167人浏览 zhaichong2002

“我是你的骄傲吗?还在为我而担心吗,你牵挂的孩子啊,长大啦...”

筷子兄弟的这首《父亲》,曾红极一时,作为流行歌曲,时至今日,也有许多人用来歌颂着那个特定的人,父亲。

父亲。这个字眼对于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我的父亲是这个大千世界上在普通不过的一名生意人,没日没夜的辛苦劳作,让他不到四十岁的年纪,头顶的黑发就秃了三分之一。一年的初始,要么穿着白色的长褂,要么套上绿色的大衣,平日里最好的普通衣着,就是方便干活行动的宽松衣裳。一年到头了,走亲戚的几天才换上我梦寐以求的新衣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家的生活不拮据,这是实话。可父亲就是很省,用我和弟弟探讨过的话来说:爸爸,你是你认为不该花的钱,想让你掏你都不掏,你认为该花的钱,也要仔仔细细的从牙缝里过滤一遍,在依依不舍的交给我们。

可是,父亲的小气是对于他自己,我和弟弟的吃穿住行样样都是让我们心满意足,相比他身上那身整日破烂不堪的衣服,我们过的好像两家人的生活。

父亲很疼我,这个我知道。小的时候我生过一场大病,花光了家中所有的钱,妈妈整日以泪洗面,父亲也想哭,也想要发泄,可是不行,因为他是男人,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父亲只能打碎了牙,把所有的委屈都往肚子里咽。跺跺脚,放下所有的面子和尊严,四处借钱为我治病。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是妈妈告诉我的,她说的时候,眼里依旧有着点点的繁光,那泛起的光亮,在灯光的照耀下,也曾刺痛过我的眼睛。毕竟,我还是活了下来。

父亲爱我,这个我知道。他爱喝些小酒,在忙碌的时间里,只有日暮西山,红霞布满了那片天空时,他才有了喘息的时间。然后给自己倒上一小碗二锅头,细细的品尝。像是在感叹,自己曾经经历过的无数风雨。

可我讨厌,讨厌他喝酒,我连父亲这唯一的小乐趣也要剥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父亲喝完酒后,是不受控制的,他打妈妈。

在他打得最重的那一次,妈妈的额头上起了鸡蛋一样大的黑紫疙瘩。我从学校寄宿回到家,妈妈向除了她以外,这个家唯一以为仅存的女同志,我,大倒苦水。

我还记得第二天在父亲依旧享受这份小乐趣时,我毫不留情的说:如果你再打我妈妈,让这个家有裂缝,这一辈子,我就再也不会叫你爸。父亲惊愕的看着我,动了动嘴唇,始终没有再说出一个字。只是垂低着头,看着那碗像水一般清澈的酒,最终没有再尝一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自那以后,父亲似乎再也没有打过妈妈,因为妈妈说,父亲每次气急了,也只是会和她吵吵嘴,扬起的手,又会伸到口袋里,两指间夹起一根烟点燃,让那白色的烟雾在屋内环绕,然后消散。

父亲很累,这个我不知道。父亲的腰不好,因为活太重,太多,让他的腰,在寒风呼啸的冬天,常常疼得翻来覆去。凌晨却又不得不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依靠无效的奇贴膏药,就好像能让他贴上了膏药还是会疼的腰,感觉好一点。

妈妈常常会让我或弟弟给她捏捏脚、捶捶腿。看见弟弟那不耐烦的表www.99zuowen.com情,和迟缓的动作,我只想踹他,好让他对妈妈好一点。父亲是羡慕的。他也会要求给他捏捏脚,却很少提及他的腰。看着那宽大的、起着厚茧的脚板,我只会傻笑,然后窜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完全忘记,是谁总会在我感冒、发烧难受的时候,先一步发现我的不适,然户对症下药。每天提醒着我记得吃药,怕自己忘了,告诫妈妈记一下,警告弟弟别忘了。但是最后想起来的,还是让我看到那宽大的脚板就想逃的父亲。父亲被我这体弱多病的身体,成了无师自通的半个医生。

父亲累吗?我从来没有想过。

父亲是无奈的,这个我从未在意。看着我调皮捣蛋,在老师的连番轰炸之下,我看到的是父亲愤怒的表情。回到家里,父亲想要教育我,批评我,扬起的手掌最后只是讪讪落下,伸到口袋里两指夹着一根烟点燃,让那白色的烟雾在屋内环绕,然后消散。父亲只是抽着烟,然后说一句:妮儿啊,好好学吧,别像我,这样没出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看到的是父亲的苦笑,父亲无奈吗?我没有在意过。

父亲是不善于表达的,这个我不理解。我曾经有给父亲买过礼物,尽管那是第一次,从我出生至今,十三年来的第一次。一直打火机,不贵,40元。是的,不贵。因为我从不知道,当父亲的汗水从那秃了三分之一的脑袋上留在大地母亲的身上时,是经过了怎样艰辛的劳动。

父亲不要,妈妈数落他:女儿给你买的,为什么不要?这也是她的一片心意!妈妈的话,让我得意,可我没有想过,那还是父亲留下了汗水,榨干了血液,累坏了腰挣的钱,不是我的心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父亲还是不收,我气的将火机独自一人玩到没气儿了,随处一扔。没有想到父亲会自己一人偷偷的捡回那支被带来世上,没有点燃过一根烟,也无法再点燃任何东西的火机,悄悄放好。

我理解父亲吗?我不理解,为什么父亲这般不善于表达,不善于接受。因为我又忘了,他是父亲,那个用肩膀,撑起整个家的父亲。他不是曾经为了一个命悬一线的亲骨肉,打碎了牙和着泪,把所有委屈往肚子里咽的男人,不是那个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