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语
初三 散文 1989字 49人浏览 来妹妹蜀黍糖

不上班的感觉除了惬意之外,我只能想到死亡,我不知道如何来打发漫长的时间,我是那种闲下来就会腐烂的人,也许是因为思念,尽管没有尽头,没有期待,也没有可以或者值得思念的人,但我就是思念。两年前,我遗失了自尊,两年后,我重拾自尊,我知道自尊是人性最肮脏的,但是我的余生必须要它陪伴

爱情有时候是一把双刃剑,一刀两断却换来双倍煎熬,月亮掉进了枯井,黑暗蒙上了我苦苦寻觅的眼睛,让我的舌头僵硬不能为你歌吟,让我的指头糜烂不能为你弹奏,曾几何时,那些海誓山盟萦绕耳边,而如今却都变成一根根银针在心,针针见血。如果,爱情有来生,那么请赐予我三丈白绫,如果爱情有轮回,那么,我宁愿在荒芜中沉睡不醒。如果爱情只是轮回情人的的素妆,或许我就不会心痛的遥遥无期,

开灯之后关灯,白天黑夜交替,忧伤也了无声息,回眸,往事如风,只是觉得有些沉重不堪重负,放生之后也许能换来短暂的洒脱,可是我的灵魂已被枷锁锁死,我始终看不透的是情缘难了。有些人,是我难以启齿的疼痛,难以割舍的情丝,但我必须给予自己一条生路,别了!有些人。

我们已经不自由,生活的压力已经把我们折磨的面目全非。而城市这座石头森林,煙没了太多太多,遥望明月千里寄相思,苦守天涯万里不相忘,谁点一夜红烛,照亮一世荼糜?谁焚香祈祷厮守余生,换来字烬未休语轻乏,浮屠余香,木鱼留音,佛说,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也许你只是我遗留在尘世的一滴泪。

为什么在爱的时候,会感到孤独。我时常会想这个问题,有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朵被抽干了水分和活力的花朵,等待着枯萎和颓败。有时会听帕克尼尼的小提琴,感觉自己会突然间被它谋杀,灵魂和思想。蓝是一种充满野性的颜色。

人有时会因为身体或者灵魂而爱上一个人,但柏拉图是一场华丽的忧伤,而身体的依恋是直接和强烈的,更加的深情和冷酷。每当想到这些,便觉得做爱的本质其实是伤感的。我一直想为自己的灵魂找一条出路,或许是路太远,没有期待,没有归宿,但是我只能前往。

想到同登彼岸’,突然心里就安静了下来,我们的归宿其实一直都等在那里的,分离和死亡,也许这才是永恒。可是我又不得不感激,红颜也罢,孽缘也罢,我都感激宿命给了我们这一段时间,只要我们可以在一起沉沦和堕落,未免就不是幸福。有时我相信,我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见你一面。

很喜欢看亦舒的书,有几本写的很好,人淡如菊,喜宝和连环,亦舒写的不是俗气的言情,对爱情和人生她有着寂寞和透彻的领悟,我喜欢她笔下的男人,带着命定的激情和忧郁,就像鲁迅的伤逝,现实社会,很少有男人有这些东西了,爱情,誓言,责任,这些都是比金钱更为奢侈的东西。

很多时候,恍然一刻,觉得梦魇是一种真实,而清醒才是沉睡。某个不经意间,在温暖柔软的被窝里,期待自己再入梦境,恐惧的心跳,放纵的逃遁,失重的下坠,诡异的诱惑,绮丽诡异的梦魇,是灵魂深处黑暗和惊艳的花园。

在这座繁华都市,每到夜晚,霓虹闪烁,人流涌动,人们面目模糊的出来活动,像黑暗中彼此靠近的孤独的兽。在写的时候有想,是不是加一些电影里该有的情节,场景和杂乱的音乐。醉酒之后,流泪和呕吐都会让身体里隐藏的灵魂更快的空洞下来,醉酒也许是唯一的逃避方式。

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鸵鸟,因为沉寂的心已经丧失了语言,有时,觉得自己的心,被时间填满的裂缝一条条撑开,我已经喜欢了隐匿所有的伤口和往事

相思蔓延几万载琅琊半卷明灭化

欲点朱砂白头许为你装作女儿嫁

娑罗花落红尘缘岁月轻疼老容颜

窗轩花谢如雨跋眉目如旧的你啊

谢谢!谢谢你,赠我一场空欢喜,赐我一场真悲切。我只有放任着自己继续流浪,流浪天涯两茫茫。有时,会想到宿命,虚无缥缈的命轮和掌心错乱的纹,是上帝给予的枷锁,是我一生的劫难。都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情节。而你,依旧如你

也许,爱情,承诺,责任,这些都是比金钱更为奢侈的东西。

转世灵魂换你的生辰

宿命因果灯烬还在等

岁月年轮红尘等你回

可怜缘分青丝成秋霜

独自日夜煎熬着黯然的伤痛。你可知道谁仍然对你思忆飞扬,我希望留住希望,放飞梦想。在爱味烬的余热里,好想再次拾起我的最心疼的你,小心地把灵魂捧在手心,交给你。

你问我,是否和以前一样,我忍着疼痛告诉你,我变老了,可依然爱你。

你永远是我忘不了疼痛根源,永远是我触摸不到的伤心欲绝,我为你停留一季又一季,直到白发染青丝。我明媚着忧伤,黯然着神伤,四年如一日的刻骨铭心,思念如潮,敌不过,你说,我不想见!

我是你随手放掉的风筝,是你信手扬起的流沙。

回首已三生,月冷油灯烬,小巷又几更,相思夜未央,人消瘦。染色年轮,我用一生赌你一回头。青丝落成秋霜,叹几壶热泪冷,琵琶声,刻骨曾经还在等,颂一段因果,结来世红绳。

近亭远亭,相送缘分一程又一程,老树孤藤昏鸦,却不肯安身,划地三尺,只为转世灵魂换你的生辰,月光偷偷打量可怜缘分,岁月年轮,我用生命陪你等,等缘分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