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天下父母心之随想
初一 记叙文 624字 69人浏览 花花纸邮币卡网

今天周一,因为下雨平日里门庭若市的儿童预防保健门诊,没有了往常熙攘的人群嘈杂声和孩子的哭声。忽然很有心情看看雨景,便站到窗台观赏起夏季的清风凉雨和人来人往. 几分钟之内三辆车进入了我的视线: 第一辆停车后,一个看似妈妈的女人从副驾座将孩子递给驾驶座的男人,男人下车后用衣服裹住孩子迅速跑进廊檐下,女人下车关门跟进去。第二辆看来也是为孩子打针,本已停车的男人开始倒车,我正在纳闷为什么,他却又将车停到了原来的位置,坐在副驾的女人抱着孩子下车跑进廊檐,我豁然:原来他是为了让副驾座离廊檐近几步。第三辆在预防保健门口停车,一个年轻女人从廊檐下走出打开后车门,另一个貌似奶奶的女人抱着孩子从廊檐下小跑上车,年轻女人关门,转到另一侧上车。

我的心情开始感动,虽说儿童是他人子,老人非我的娘,却还是不由得去深深的体会那句“可怜天下父母心”。遂想起今天早上还看见的那一幕:雨下得正大,签完到去开门,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正好坐在门口,旁边放着一卷铺盖,捆铺盖的绳子中夹着几个像是捡来的空饮料瓶,我以为是在此等车的,只好和老人说,要开门,请老人家稍挪一挪,然老人没反应,这是走过来一个住在附近的男人,大声的向老人解释我要开门,老人艰难的站起来,搬动铺盖向一边走去,男人无奈的告诉我,老人已八十多了,耳朵不太好,儿女不管他,出来流浪了。我心一阵酸楚。

在我小的时候,父母念叨过一首打油诗,至今我仍然记忆犹新:隔窗看见儿喂儿,想起当初我喂儿,今天我儿来饿我,来日他儿饿我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