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最美好的过去
初二 散文 2027字 129人浏览 李海艳闯天涯

当你们看到这个的时候,希望你不要跟我一样,好好的去珍惜对方,不要留下遗憾。我是一个不善言谈的、极大男子主义和喜欢把心事藏在心里的人,一个人可以一天不说一句话,但是我喜欢听,听到经典的时候,就拿来模仿,也经常修改名言,最经典就是那句:只有怕死的人,才会活在这世上。2010年刚过完年回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她就走进我的视线,她叫月。她是二车间的,我是三车间的,同样是光刻班长,就这样,我们也很快就坠入爱河。她很漂亮,可以说她是这家公司的厂花,而我虽然长得还可以,至少可以说是不会对不起大众的那种,但是在这个狼多羊少的世界,我就那么平凡。刚开始的那个月里,我们过得很快乐,只要一有时间就出去逛街,她很独立,买自己的东西的时候都不用我掏钱。但是好景不长,在福州对于我们这种最基层的管理人员来说,工资也不是很高,每次出去逛街吃饭都要100多块,而我的工资一个月也只有2200左右,有点吃不消,在我经济上出现危机的时候,她就主动要求尽量不要再出去逛。我这月里我过的很充实。终于在一个晚上我们的感情升华了,发生了关系,那天我紧紧的抱着她多希望时间永远都停留在这一刻。从哪天以后我就经常在他那里过夜,突然有一天晚上,这个时候已经凌晨3点了,我睡不着起来偷菜,我在她的电脑里发现了,发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东西”,一张保证书,一张有关做完堕胎后不能生育的保证书。这一刻,我疯了,我认为自己的感情被欺骗了,因为这个段感情是我的初恋,那天晚上我躲在他厨房流着泪抽了一包烟。回到自己的宿舍,越想越不平衡,想着她对我的背叛,想着他的城府那么深,就这样一个晚上都没睡觉。我们上了一天班,我没去理她,她也不来理我,我想去问她,去质问她为什么要骗我。于是第二天晚上,我就找他,她表现了很自然,说这她的一个闺中密友,肚子被男朋友搞大了后,不认帐,求助于她,因为她有个在律师事物所的朋友。还说这些只要我跟她谈心的时候,都会跟我讲,只是我之前跟她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就对她说:她以前的事我不想知道,我只想我们的现在和以后。也就因为这件事情,我们之间产生了隔阂。在以后的日子里,刚开始的时候不管什么小事都会产生争执,每次都拿这件事来数落我。后面我渐渐和好了,她也开始为我煮饭,虽然那个时候我们的工作量也变大了,经常互相诉苦,但是我们也过得很甜蜜。夏天到了,酷暑难耐,我住的宿舍也跟桑拿一样,在同事那里了解到有一种空调扇,效果比空调差但也能制冷,价格也相当可观。我就决定在淘宝网买一台试试,也就在这次我被骗了,一个月的生活废都被骗了,经济再次萧条。她知道后也一再安慰我,说还有她,不让我跟别人借钱。从那天起,我虽然也有跟人借钱,但是总感觉抬不起头,要用女朋友的钱。在一次去市场买菜的时候,她问我买什么菜,我们之间又产生了分歧,因此她就在市场里大吼我,还说又不是拿我的钱买。我觉的非常没面子,调头就走,她就在后面追,那条路有很多是我们公司的人早上去买菜,她就那么边追边说我不是。那一次我们吵了很严重,甚至我还提出了分手,她给了我一巴掌。那一刻我知道她是爱我的,我紧紧拥抱住她,这事也就这么平息了。导致我们真正分手的是她哥哥一个同事,从云南来福州找工作。因为她的关系网比较多,要帮她哥的同事找工作,也就是他的到来,每次打电话给她,说去找她,都被她拒绝了,说她哥跟她哥的同事在她那里不方便,就这样占用了我们俩个人在一起的时间。让我们几天没能跟她在一起,在一次中午吃饭的时候,她说我们俩不适合,她会漫漫的离开我。我又是一个爱吃醋的人,本来这几天没跟她在一起就有一肚子的闷气,她这样一说,我就直接说分手就分手。过了两天,我越想越后悔,于是我就去找她道歉,可是她且说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为了让我相信,还特意拨通了她那的所谓的“男朋友”的电话给我。我一气之下,就在她面前把她的电话和删了,还在公司的里说:“现在跟他已经分手了,不要再把我跟她联系在一起,谁说我跟谁急。”从那天起,我开始了一个礼拜的买醉,以前我是个滴酒不沾的人,那时候的心情就跟“夜无眠,心疲惫,借酒强欢欲买醉,忆红尘,痛心扉,两眼含泪,世事虚伪。”一样。我实在放不下她,就在我们公司集餐哪天晚上我喝醉了,但是且格外的清醒。我去找她,

我想只要让她怀孕了,她就没不会离开我。此时我有犯罪的念头,但是她也没因此而就范,拼命的挣扎,喊救命,渐渐我我清醒了,她让我快走,她叫了那么大声,很快就有人上来,在我下楼的时候,让我看见了一个我最不想看到的人,也就是他个凌晨2点多还跟她聊的人,于是我打电话去问她,那个人怎么会出现。从那天起我们的关系就更僵了,只到现在不管我怎么做都没能挽回她的心。现在的我只能用酒精来麻痹我自己,但事与愿违,越喝就越清醒,我不知道还要多久,我才能走出来。这段感情甚至都没还走过200个日日夜夜,如今的物依旧,人已非,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错过了我的真爱,曾经的海誓山盟„我脱下她的衣服,且不能帮她穿上嫁衣。我欠她的这辈子都无法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