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问
初一 散文 1383字 56人浏览 i诺nuo

今夜,窗前,雨,淅淅沥沥,自天而下,飘飘洒洒。此刻,临窗望雨,顿生几多疑虑,于是,我在心底,声声问雨。

——题记

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雨,是从地上蒸发到天上去而成云的,那么,它蒸发自哪里?是江南还是江北?是荷塘还是湿地?在蒸发之前,它曾在哪里流淌?曾在何处荡漾?又曾浸润过谁家的麦地?那村姑晾晒过的花衣裳,其中的水滴是否成了今夜的雨,点点滴滴,又回归了大地?那荷叶里滚动的露珠,是不是正敲打在窗上的那一滴?如果是,它来自哪一片荷叶?那片荷叶又在哪里?它是依然鲜绿,还是早已凋残为泥,完成了短暂一生的蓬勃绿意?如果不是,那一滴敲窗的雨,究竟该有着一段怎样的底细?

面对这淅淅沥沥的雨,我真不知它们来自哪里,不知它们的前生,也不知它们的过去,只知它们全都从天而降,在我的窗前,敲打着玻璃、树叶、花草和大地,然后,变作溪流,流向远方,一片陌生而茫然的土地。

这是一场不明来历和身世的雨,点点滴滴,神秘而疏离,莫测而恍然。谁也不知它曾有过怎样的经历,怎样的过去,也许就连万能的上帝,也都不能一一阐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雨,越来越大,已有滂沱之势,它们飞速而下,密密麻麻,箭一样射向大地。这如此滂沱的雨,在天上时,该是一种怎样的体积和重量?有一千吨吧?有一万吨吧?假如真有如此的重量,它们聚集在一起时,靠什么力量在支撑?是气流吗?但气流在流动,在漂移,如此的气流又要承载多重的重量才算是重?能把千万吨的水蒸发上天,犹如把一个浩大的湖泊整个儿顶举在天上,这样的力量,实在叫人叹为观止,难以想象。

它们在天上的时候,是云,是霞,是虹霓,曾经是那么美丽,美丽过我们生命中的许多个时刻。但有谁知道,这美丽是那么沉重,沉重得有千万吨的重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是不是因为美丽得过于沉重,才导致云霞崩裂,倾天而下?是不是天空容不下太多太沉的美,才用滂沱的雨作一场彻底的裁减?是不是那无形的大力神过于劳累与疲惫,才使得漂浮于空中的湖泊有了这样一场狂怒的决堤?

雨,倾盆而下,它们用噼啪之声,在与天空作着绝然的告别……

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有人曾经下过这样的结论:物质不灭。那么,雨也是物质,雨自然也不会灭。既然雨不会灭掉,那问题就出来了——今夜敲打在我窗户上的雨,曾经都淋过谁?它是不是一千年前那一场雨的重现?如果是,它在当年淋过些什么?是宫殿?是荒野?是英雄?是村夫?还是那些早已衰朽的树木、永恒的石头或岁岁枯荣着的花花草草?此时的雨,有没有可能在一月之前淋湿过武夷山的苍松,而此刻又到成都敲打着我的窗棂?有没有可能在十年前曾浸透过巴黎圣母院的钟声,而此时又过来浸湿我窗外的万家灯火?还有没有可能它曾经淋过戴望舒梦咏过的那位美少妇,而此刻又把她的香芬带到了我的窗前?是啊,此时在我窗前下着的雨,我真不知道它们曾经在哪里降落,又都淋过一些什么样的人,如今这些人又都在哪里?

如果能在雨中嗅出芳香,说不定它就是来自于西施鬓角的那一滴;如果能在雨滴中听见音乐,说不定它正是来自于卓文君在雨中的琴声;如果能在雨中品出咸味儿,说不定它真的是来自于杜十娘那两行绝望的泪滴……

呵,雨,这不灭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雨更能让人产生联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此刻,我独自伫立窗前,看雨、听雨,看它飞速而下,听它滴滴答答,想着它的前生,想着它的来世,而这一切又是那么神秘,那么悠远,满满地塞进我悠长的雨夜。

今夜,一个寂寞的人不再寂寞了,因为这雨,还有这声声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