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
初二 记叙文 839字 348人浏览 猫一样的动物

枫叶

曾经有一段时间想邂逅一场秋日的巴山夜雨,也就是在那个微风十一月的时候,枫叶被不知觉中染成了紫色的光环,依依不舍地在枫树的身躯边盘旋,时间让她落尽了芳扉,幻影般若有若无的香气回环在林中,枫叶飘落,在袭袭的秋风中远行。我便随着一片叶子的足迹走去。我不知道我该不该去找她。因为这一切都走到了尽头,因为这一切对我和她来说都不重要了,因为这都已结束了,这一切都无所谓了。

而枫叶终于在那个深秋落定了归宿。深秋的清霜将枫叶装饰了一层白色,带着几分的晶莹。此时真的很冷,我刚好有了感觉。仿佛这秋色已占去了大部分的冬天,于是这秋天是铅色的,如一张染得淡黑的薄薄的蓝色的纸。 然而,冷得我刚好有了感觉。

想再一次和她说什么,但她已走远。

忽然想到李太白的诗句:云青青兮欲雨。时间在看不见的地方改变着这一切,记忆回环,却不忍心看到那些关于春天的回忆。

我不知道我和她算不算相知,我们曾亲切的聊天,我和她一起度过了那个秋末。我亲切的知道她曾说过的最频繁的一句话便是我不知道,我常掂量这句话的重量。我想着这句话回忆以前的点滴,单四周的墙体将我包围的时侯,便回有这种莫名的感动。而如今,我和她再次相间,很冷,有了感觉。但却不知道是否可称为相知。而如今我和她再次相见的时候已是夏处,南方的夜晚,急噪而压抑,夜像是一张薄薄的透过烛光的纸,灯光生冷的躯壳把我撞得生疼。 那个孩子说:他飞走了他心爱的气球。

我问那孩子,旧年的枫叶在此时能够残存么?孩子只眨眨眼,而夏日的阳光冲淡了他清秀的脸蛋,终于没有回答。

我和她再次四目相对时,她那时真的好冷,她说:曾经有一段爱情在我面前,然而---这终究不能------

那个孩子说:我没美丽的气球迷失了,我再也不能找回来了。 我问那孩子:历年的枫叶在这时可以滋养那可枫树么?

那个孩子说:我美丽的气球飞走了,或许它有它的旅途吧。或许那片枫叶在滋养另一棵不知名的树呢。

然而,这年的处夏再也没有告诉我答案。也有些东西不了了之,譬如:这年的秋末刚过,而迎来的是一个冷冷的冬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