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的快乐 朗诵稿
六年级 散文 754字 12505人浏览 付林伟付林伟

《雪花的快乐》 徐志摩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扬,飞扬,飞扬,——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雨后》 陈敬容 雨后的黄昏的天空,

静穆如祈祷女肩上的披巾; 树叶的碧意是一个流动的海, 烦热的躯体在那儿沐浴。 我们避雨到槐树底下, 坐着看雨后的云霞,

看黄昏退落,看黑夜行进, 看林梢闪出第一颗星星。 有什么在时间里沉睡, 带着假想的悲哀?

从岁月里常常有什么飞去, 又有什么悄悄地飞来? 我们手握着手、心靠着心, 溪水默默地向我们倾听; 当一只青蛙在草丛间跳跃, 我仿佛看见大地在眨着眼睛。

《总有一天我变成一棵树》 纪弦 总有一天,我变成一棵树:

我的头发变成树叶;两腿变成树根; 两臂和十指成为枝条;十个足趾成为根须,

在泥土中伸延,吸收养料和水份。 总有一天,我变成一棵树。

我也许开一些特别香的,白白的,小小的花,

结几个红红的果子,那是吃了可以延年益寿的。

但是我是不繁殖的,不繁殖的,我是一种例外。

我也许徐徐地长高,比现在高些,和一般树差不多,

不是一棵侏儒般矮小的树,也不是一棵参天的古木。

我将永远不被移植到伊甸园里去, 因为我是一棵上帝所不喜欢的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