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歌声
高一 其它 992字 191人浏览 雨下葬礼

就这样淡淡的哼着这首淡淡的歌,淡淡的想起你淡淡的面容。

我微眯着眼睛,享受冬日下午阳光的温暖,许是久违了这种阳光的味道,一时竟记不起弥漫在空气中的是哪种花的香,只觉得淡淡的。

寒风张扬依旧,不经意间,记忆断了些许缝隙,时光悄悄地从握紧的手中溜走,回忆是辛酸的,也曾试着翻一翻往昔的思绪,却不知从何处而起,不由想起重光那句:“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当时只觉这句话用的恰当,然,从未想过是怎样的恰当,如今已是知晓,却还是说不出个所以然,说不出是哪种愁绪,只觉得淡淡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隔壁芳姥在无声无息中离世,虽是没太多交集的人,但心底还是有着那么一丝触动,光阴流逝的可怕,死亡是我们无力抗拒的结局,心头微微泛疼,我们站在青葱的岁月,遥望着那无法预料的未来,远方是不可违逆的宿命,而我们能做的,不过是享受每一分每一秒的幸福,全心全意的面对一切。

“尝尝芳姥老家带来的特产风干香肠,相当好吃!”芳姥脸上满是期待,就像我之前缠着她让她吃靖江的双鱼肉脯的模样,眼睛映着天空,蓝的纯粹。我对着她微笑,即便只是淡淡的笑,她也像个孩子般不住的劝我多吃一些,我顺着她,一是香肠确实很好吃越嚼越有味,二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将快乐呈现给她。

周末,怕动,宁愿饿着也不想弄饭吃,打算把前晚吃多到的放微波炉里热一热凑合吃,正欲开始弄,门铃很合时宜的响起来了,我打开大门,看到芳姥端着大概是刚做好的饭菜站在我面前,我欠了欠身让芳姥进屋,未有言语,芳姥利索的放下手中的两个盘子,从厨房拿了碗出去,我正疑惑着她干嘛去,只见她端着两碗饭,笑着说:“一个人在家吃饭太没意思了,就想来你家蹭个地儿,咱们同吃。”热腾腾的饭上升的白气扑在我的脸上,氤氲成一个个的小雾珠,从眼角滑落,因不好意思被芳姥瞧见自己的狼狈样子,只埋下头往嘴里扒饭,口齿模糊的说着芳姥你真好饭菜真香。芳姥看着我微笑,就像我百般对着她的那种笑,淡淡的,而我却分明嗅到了欣慰的味道。虽然只是淡淡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阳光抽丝般在桌上跳跃,鼻尖萦绕的原是紫丁花香,用生命演绎了一个梦幻的季节,就像芳姥第一次来的那种温暖人心的笑容,那种让我深受感染的笑,高贵而不失典雅,在我眼里,饶是蒙娜丽莎也稍逊一筹。

芳姥,我愿为你作一曲离别的笙歌,紧随你的歌声,即使有一墙之隔,也阻碍不了我们曲调悠扬,更断不了我们互相给予的温暖。

就这样淡淡的哼着这首淡淡的歌,淡淡的想起你淡淡的面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高一:灰原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