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明白
初三 散文 937字 1468人浏览 明珠0404

题目:终于明白

许多美好的东西/都成了我心灵的殉葬品/也许只有这样/自己才能逃避/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爱的真谛就藏在她的无言里——题记

老而瘦长的脸,皮肤干燥粗糙暗淡无光布满了褐色的斑点,鼻子又小又塌,嘴唇一年到头都泛着病态的紫黑色,牙齿也掉得差不多了,眼睛上覆盖着一层白色的膜——是的,她的眼睛患白内障,看什么都像隔着一层雾,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她是谁?她就是我已故的外婆。

外婆对我很宠爱,我却从不感激她,对她一味的付出我嗤之以鼻,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小小的虚荣心。外婆长得并不好看,在我眼里她是丑陋的,她没有邻家老奶奶那样慈眉善目,能惹小孩子喜爱。当我高兴地和一群小孩子向别家的奶奶要糖时,转身瞥见的是外婆佝偻着背、拄着拐杖步履蹒跚走远时落寞孤寂的背影。

其实,外婆待我不薄。初见她时,外婆用她少得可怜的积蓄给我买了一对银镯子、不少我喜欢吃的零食。可不领情的我把她笑着拿给我的镯子摔在地上,把她买给我的小波浪鼓踩成两半。我想,如果我当时抬头看看怵在我身边的外婆,就会发现她的眼底肯定满是失望和不解,可她却一句话也没说。她的心恐怕在那时的沉默里就“啪”地一声支离破碎了。 因为不喜欢外婆,我总是想方设法折腾她。当我不顺心时,我就哭闹着乱摔东西,原以为这样丑陋的外婆会尖叫着,跳起来拧着我的耳朵骂我打我„„可是等来的只是长时间的沉寂。当我惊异地抬眼,外婆却在不远处吃力地弯着腰,清理着我制造的垃圾,平静无语。看着她拿着垃圾跨过门槛时差点被绊倒的样子,我甚至为折腾外婆感到开心。

可不管我有多淘气,到吃饭时,她都无一例外地会亲切地喊我:“囡囡,快来吃饭哦”,语气中满是关切。有什么好吃的,她也总是往我碗里夹,笑盈盈地看着我把好吃的都吃光。有一次,腿脚不灵便的外婆颤颤巍巍地到几里地外的集市为我买回一件她认为非常漂亮的衣服,我却认为再老土不过而把它压在了柜底,一直未穿。她把她能得到的最好的东西都留给了我,可直至过世,外婆都没有为她对我的付出做过任何言语的修饰。

当舅舅含着泪捧着带着外婆体温的骨灰盒时,我才想起,其实每次当我伤害外婆后,她那无言而又悲伤的眼神仍然充满着爱意。我才明白,那是外婆对我无言的付出、无言的爱。 真的是太晚了,到这一刻我才明白:原来爱的真谛就藏在她的无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