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句
初一 散文 1000字 23人浏览 200524dn

窗外清风静了,随意浏览也能心旷神怡;

些许淋漓的风景,只待有心收敛,即是绝句。

壹拾年柒月

『雨花间』

七月的雨,跟窗外隐逸的风招呼着,清逸的薄裙衫不带着累赘的伞,一个人出门。 如何才能否认尘间的灰暗,只怕是不能回避也无从应答的,只怪自己多虑,才会困惑着,倒是一些理念上的哀悼像要迫使这些思索必须结束。“人生如钟摆,在痛苦与倦怠间摆动”,终还是逃不脱时间的追逐,现实的迷途愈发在虚实的碰撞中毁去了美好的想象。怨嗟苦,却在飘香的空气里错路,惊起现实中的拷问,却始终合不了苍茫间腐朽浊气。漫漫长夜里一声哭泣,仿佛会白白冤枉了一场生命。

雨天的感觉总也带着些潮意,寂寥而又美丽。不经意中瞥见的一些远处的光影,在凄零的雨后飘浮至近处,径自站立于木栅栏面前。那是团零星的花,不是最美的,却是最艳。花开得清透带着水珠,想着花应在雨里生,雨在花上开。遂被勉强摆脱的愁绪又模糊开来,转眼无从拼凑原先的那股苦闷来。

落下来的清忧,被一瓣瓣柔弱所支撑着,似一束无形的灵魂在灿烂中抽泣。

对着闲草淡水,只是吞吐不惯尘瘴之气,回来依偎着温热的榻,仔仔细细地辩解苍白如淘洗过后,能否真正不染铅华。些许漂泊意真会让人的心走偏了,仿佛谁都不能阻拦。人睡后,平心而叹。曾设想过最为清楚明白的人,定将浅薄于思索后慰藉追问,苛责在疲倦中为何而生的困惑。

心里总有微懑,养成了习惯不会外露。不过是想博几句心疼又心安的话,这种欺压的方式总在爱莫能助的心情之下。讨要着另一种的体贴哪怕说上句“累不累苦不苦?”常想得来的珍惜都早在举手投足间递及了,纵是理字遍满,也不过历尽人事。衷心为行,意静而止。

无端的心碎或负起不相干的愁来,总是希望爱是火炽的,恨是冰冷的,同情是渊深的,哀怨总会层叠的。一切可以保护自己的意念被不断感染着,纵使偶起的欢愉是单纯的,欣喜是热烈的,也会因骤然而至的雨落,将自己徒然静默起来。窗外的空茫,让人有了隔山隔水的错觉,水滴清冽而单调,只是蠢蠢地数着自己的诸多不是。

生活的钟摆总给穷途末路时留有余地的折回,雨的流咽,花下光阴,都如人生不断被裁减被补缀,醒时迷时都看似一场美丽的遭遇。源源不止的聚散动静,竟相信那是各自的命定,各自需要等待的应验成败,不过数个多数了个季节,想到这里心中不免恨少了些。 黄昏后的雨落得更加温柔些,想着那些静坐织梦的人,或隔窗沉思者,都会在抬眼时将该忘该丢的弃于下一场淋漓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