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复活》看托尔斯泰的世界观
高中 其它 2445字 1095人浏览 wanymm

从《复活》看托尔斯泰的世界观

摘要 《复活》是托尔斯泰的代表作, 是世界文学宝库中永不磨灭的珍品。《复活》也是托尔斯泰世界观发生巨变后,呕心沥血写出来的最后一部长篇巨著,是托尔斯泰创作的顶峰,是他一生思想和艺术的总结。《复活》的最大成就在于完整的体现了托尔斯泰的世界观。本文就《复活》谈一点我对托尔斯泰世界观的认识。

关键字 人生经历 聂赫留朵夫 卡秋莎 世界观

1828年9月9日,托尔斯泰出生于莫斯科以南的一个贵族伯爵家庭,属于有民主思想的贵族自由派。两岁时母亲去世,9岁时父亲去世,以后在姑母的监护下长大。童年家庭生活的不幸,使托尔斯泰养成了沉思默想的个性,在幼年时他就开始了对人与上帝之类问题的追问。早年,他在家庭中接受的是贵族式的启蒙教育。在大学期间,他对文学与道德哲学充满兴趣,广泛阅读了这方面的著作,从中,他接受了卢梭的思想的深刻影响,从此他成了农民的思想家,以农民利益的保护人和农民群众的精神导师自命。在七,八十年代之交,俄国旧基础的急剧破坏,加强了托尔斯泰对周围事物的注意,加强了他对这一切的兴趣,使他的整个世界观发生了变化。他抛弃了俄国上层地主贵族的一切观点,转变到宗法制农民的立场上。他退学回到世袭庄园,在自学各学科知识和理农事的同时,他希望能通过改革缓解农民与地主的关系,却不能得到农民的理解而失败。这就是托尔斯泰世界观的根本转变,而这转变的思想托尔斯泰在《复活》中表现的淋漓尽致。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开始了一段懒散、荒唐的生活,并思索着道德上纯洁完善的问题。1851年随兄弟一同服军役,在1856年退伍后回到庄园从事农事改革,但又以失败告终。从此,托尔斯泰对人对事的看法,便跟从前的不同了,他开始认为平等,公平,友爱是一个社会风气的一件大事,正是这样的观点使托尔斯泰在《复活》中扮演了农民精神导师的角色。托尔斯泰大声的呼吁并对他所在的贵族阶级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并为拯救本阶级而提出了改良的方案,宣扬阶级的调和,反对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可以说这是《复活》的真正的主旨,也是作品的思想主题,而这一主题思想的体现也是作者世界观的真实反映。

托尔斯泰在创作《复活》时,通过聂赫留朵夫与卡秋莎这两个艺术形象作为了他的思想和感情的载体,通过他们的故事托尔斯泰转达了他的心理,情感,和观点。那我们就看一看托尔斯泰通过这两个主人公是怎么表现他的世界观的吧。

《复活》最初的构思是以诉讼案为基础的,写一本道德教诲小说,小说的中心是一个忏悔的贵族聂赫留朵夫。他在法庭上发现被告女犯是当年他玩弄后抛弃的女子卡秋莎。他突然良心发现,决心悔改。他帮她精神上的复活,小说中多次写到在聂赫留朵夫身上,精神的人与兽性的人的较量。直到遇到了卡秋莎以后精神开始觉醒了。一但精神上的人开始觉醒后,他便觉的一切都不一样了。他开始用全新的眼光去观察和了解社会。其实聂赫留朵夫的见解和态度对社会对生活的变化的态度就是托尔斯泰的见解和态度。因为他是托尔斯泰的思想载体。

在对待土地的问题上,聂赫留朵夫认为土地和水,空气一样,不应成为任何人的私有财产。地主不能继续霸占土地,必须把土地交给种地的人;他在不断的尝试中发现,地主不收任何地租,只是让农民按地的质量拿出些钱作为农民集体的公用基金的方法是最合适的;在对待贵族阶级的态度问题上,聂赫留朵夫看清楚了贵族阶级的肮脏和生活的腐朽。他认识到其实真正的上等人是劳动者和革命者,他放弃了土地,解放了仆人,离开了阔绰的家,搬近了公寓抛弃了贵族的生活。可以说在思想和行动上都抛弃了自己的贵族身份和生活。作为托

尔斯泰的思想载体聂赫留朵夫是这样的,托尔斯泰也是这样的。托尔斯泰最终在火车站孤独的死去足以说明了他的立场,和对贵族阶级的背叛;在对待法律和监狱问题上,聂赫留朵夫认为监狱里的罪犯,大部分是社会对他们的犯罪,剥夺了他们的土地和生产资料,为了活命他们不得不犯罪。对与这一点非常深刻的揭示在营救卡秋莎而进行的活动,层层深入的揭示了俄国的法庭监狱甚至彼得堡最高权利机构的腐朽和堕落,猛烈的抨击了专制制度;在对待革命者问题上,聂赫留朵夫认为他们都是很好的人,精神道德水平都很高。虽然先前革命者采取恐怖手段对他们有点反感,但接近了之后,才知道政府对他们的恐怖才是真正的恐怖,他们不得不采取恐怖手段。他在帮卡秋莎时,接触了很多革命者,对他们开始有了解开始知道他们为什么有暴力和恐怖去对待政府,并且最后帮助了这些革命者;在对待宗教问题上,聂赫留朵夫认为官办教会是欺骗和愚弄人民的,维护专制政体的工具。他赞成基督教会的平等博爱的教义,但是在当时社会教会的很多做法是违法基督教义的。因此,《复活》对官办教会进行了无情的揭示和批判。

卡秋莎是托尔斯泰满怀激情创作的一个艺术形象。她愿来是一个美丽而纯洁的少女。被聂赫留朵夫诱奸怀孕以后,被主人赶出家门,最终流落为街头妓女。直到聂赫留朵夫遇到她最终帮她精神苏醒了以后,她那曾经美好的精神品质又表现出来。最后在聂赫留朵夫的影响下可以说她的精神境界越来越高,不仅仅是简单的“复活”了,而是达到了崇高和完美的境界。她有可贵的品质,但身世又是那样凄凉,集中概括了受屈辱的人们的旧社会的共同命运,表达了她所代表的阶级的思想感情,揭示了他们的精神面貌。可以说当时社会最下层百姓的优点和可悲在她身上都存在着。她的那悲凉的身世其实就是对当时社会最有力的控诉,揭示了贵族阶级的种种罪恶。托尔斯泰一个出身贵族的这个作家来说,这样写是非常不容易的。这也说明了他先前贵族阶级的世界观转变后,另一种新的世界观的形成。

托尔斯泰那矛盾又合理的世界观在《复活》体现是很完整的。他写的是人性的复活,他宏扬的是人性,是一种道德的觉醒,我们也将会看到我们现在也需要“复活”需要觉醒。我们还需要这样的托尔斯泰式的世界观念,需要人性,需要人道主义的精神,需要对我们以前犯下的错误说一声我错了,去悔改。我认为这就是托尔斯泰的世界观,也是聂赫留朵夫最终的忏悔,也是感动卡秋莎的精神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