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思·春梦·根
初二 记叙文 1586字 57人浏览 liqian2013

【导读】席慕容说:所有的悲伤/其实是不断重复前来的/所有的寂寞/也是/要到了此刻/我才知道/生命里能让人/强烈怀想的快乐实在太少太少&&

故乡的月,此时应该也如斯皓洁地升起来了。

袭袭的风吹起了我宁静的性灵,在这桂园的操场前,在这铺满浪漫的青石阶。白昼的那片漫天红雨,今晚在这异乡的皎月之夜,竟然刻骨,铭记。樱花开了,绚烂的,惹来路人的一阵躁动,这是事实。花开短瞬,哪怕再过短暂,曾经的芳菲,也是记忆。风起云涌,卷起了英纱,落下满地的残红。沁雨洗礼,化作春泥,换来满枝的青绿。繁花一瞬的停留,只能说,是花开褪落后生命的另一番启程,她们所谓命运的圆寂,其实是另一种涅槃的重生。 生活,就像是颈前的那圈串珠,每一颗都是生活的一个剪影,每一个剪影,记录着昔日的情愫,四季的轮回。或许短暂,可是,纵使是流星,一闪而过,划破夜肃穆的帷幕时也镌刻为生命的永恒。何曾有言绿护花,佳时却是花润绿。沁入泥土的芬芳滋润着那片绿色的生命,在季节的轮回中继续生命的征程。

或物,或人,归于根,才是完整的生命。我想,我们自己也如斯诠释了生命中的这个真谛。

我总在这般静寂的夜空下遥望着北方绚烂的星辰,透过夜漆黑的幕布洞察最远的尽头。哲人说,最远的尽头其实就在自己之所处。我想,或许,我所望之极,兴许就是自己,以及自己心中的那方土地。很多时候,我们追寻着远方,灯红霓裳,漫天霞光,背起晨起的雨露走到西沉的夕阳。终于,在未来的某个角落,或许,是街头卖艺者手中刻满岁月伤痕的二胡,抑或是季节变更时天际往返的归雁,才提携起心中禁锢已久的感动。

现实的车轮滚动得很快,整日的生活弥漫着复杂的气息,高楼般的生活挤兑着回忆,物流般的行动压榨着色彩,我们空洞的心情没了斑斓。所以,我们选择了静寂,选择在暗夜里脱下自己的心情。晚风吹散了我们的秀发,换来短暂的随意;脖颈的凉意驱散了我们白昼的疲惫。天之庐,地之席,哪怕是旅者的一声无声的叹息,也会在寂寞的夜留下无法抹去的印记。

北方的星辰,在五月的季节格外得分明,哪怕是身处南国,心中洋溢的也是浓浓的感动。纵情地,我游荡在故乡此刻暖春的幻想中,或许,当拂晓的朝露再次点染我的鼻尖时,我将无法再将那刻宛若蒲公英播散种子般的短暂的幸福铭记。

每每梦回故里,我享受的是一种心情,耳畔那首未曾褪色的《乡间小路》梦一般的旋律回荡起来了,却也适如其分地配合了此时的心境。晚春一过,周围的空气中弥漫着悄然的荜拨声,万物都在沉睡中苏醒。我想,故乡此刻应该是热闹的,往日的那片混沌的黄沙地应该种下青春的种子;门前的老黄牛憋闷了一个冬季,应该在这旷世之间继续铺洒自己的足迹人生;犁具吱呦的脆响应该也唤醒沉睡的性灵;我那可爱的母亲,估计这时应该又在灯下记录着白天繁忙的劳碌,粗犷的父亲咔哒着旱烟在门槛边数说着未来的日子&&

温情缠绵地环绕在我的周围,黑色的双瞳透过暗夜的窗望向闪烁的星辰时,异乡那片仅存的嫩绿在我的心底滋生。

根,在故乡。

席慕容说:所有的悲伤/其实是不断重复前来的/所有的寂寞/也是/要到了此刻/我才知道/生命里能让人/强烈怀想的快乐实在太少太少

我承认,我们伫立于世,本就是一个漂泊的生命体,我们盼望皈依,灵魂,乃至生命。就像是潜鱼期望大海的怀抱,苍鹰守候天穹的喧嚣,丛草渴望绿树的荫庇,浪花发出嘶哑的

啸鸣&&纵然我们走出生命的大山,去拥抱远方的更高点,可是,当岁月的沧流之河铺满沧桑的味道时,我们渐渐的发现自己真正所需。

这也恰当地诠释了席慕容心中那片挚爱的土地,纵使两岸的远隔也无法将生命中的根深情节舍去,我们蝼蚁般的身躯横行于世,可是,我们的性灵终于皈依。倘若终究我们接受岁月的洗礼,却不会遗憾,只因为,我们没有被漂泊的梦想背离,背离生命中的所向,就如同我深爱着北方的星辰,故乡的那方土地,那片浓绿,那人,那物。

如今,我依旧在异乡的这片土地上播撒着青春,或青涩,或成熟,孕育着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