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送别、离别主题作文9篇
高一 记叙文 6582字 4474人浏览 水云间0209

关于送别、离别主题作文9篇

关于送别、离别主题作文9篇

转角的目送 初四十班 沈晟

那天, 你一个人, 走了。

窗外没有皑皑的飞雪, 没有簌簌的枯叶, 你裹着宽大的藏蓝色棉袄, 顶着你那带一圈白绒的雷锋帽, 宽大的书包斜搭在背后上, 两根书包带在背后轻轻地晃着。你就这样走了。淡蓝的天空下, 你迎着暖融的日光, 在喧嚷的走廊中渐行渐远, 直到那个熟悉的拐角, 你才缓住了脚步, 回头向班级这里张望。仿佛看见了什么, 记住了什么似的, 别过头, 将身形一点一点缩到墙后。只剩下洒落一片的金色的影子„„

那天下午冬季项目测试, 午休时几乎所有人都下楼练习去了, 只有我坐在座位上, 懒懒的吃着午饭。不经意间的回头一瞥, 发现你已不在了。刚以为你又下楼玩去了, 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猛地拧过头。是的, 你的书包没了, 卷子夹也没了, 好像你整个人都没存在过一样。我慌乱地扔下勺子, 连围巾都没拿就冲出了教室。

刚出去, 便看到你的身形在转角一闪而过, 急忙奔过去, 看见你寞落的身影, 不禁长长叹了一口气。想要对你说些什么, 却仿佛被扼住了喉咙, 张大了嘴, 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就这样, 看你在洒满阳光的走廊中慢慢远去。我想, 倘若你回头看一眼, 是不是能看到我, 看到朝夕相处的朋友, 看到生活两年的教室, 看到曾经的往事。可你没有, 你像头孤狼, 尽管悲伤, 却强挺着, 昂首阔背的向前走, 不回头。

在这嘈杂的走廊里, 只有我一人默默地看着你, 看你走到路的尽头, 看你的侧影一点一滴的挤进我再也看不到的地方。时间, 在这一刻定格。你走了, 带着无尽的惆怅; 我却仍站在那里, 目送那陪伴我三年的好友。多希望你能再冲我呲起牙, 嘻嘻一笑; 多希望能再回到从前, 一起叠纸船; 多希望能像以前一样, 一起听歌, 多希望你没走, 一直陪我们直到分别。可我知道, 现实终是现实, 是用伤痛和泪水堆积而成的世界, 在这世界中, 你也悄悄离我们而去。忽然明白了, 明白你为什么要躲过我们, 独自一人踏上征程:因为你知道, 你还是眷恋着我们的吧, 你还是深深爱着我们, 心底总有那么一片时光是属于你和我们之间的吧, 怕在我们的目光下, 你走不了吧, 怕狠不下心来与我们分别吧, 于是, 你选择独自承担这份痛楚, 将遗憾留给我们, 不让我们难过。

失魂落魄的回到教室, 回到座位, 直愣愣的看着你的桌椅。在我脑海中, 那个高大白胖的身影还没消散; 拧过头来, 讲台上的电脑前, 你依旧在发着飞信; 可我明白, 你已经走了, 走了。

那一刻, 我仿佛明白了:所谓成熟, 便是在经历分别后, 独自一人承担心痛; 所谓成长, 便是在不断的分别中将泪水流尽。永远不会忘却, 你那熟悉的身影; 永远不会忘却, 在转角

处你金色的背影。我看向窗外的蓝天,心中暗暗祝福,祝你平安,祝你幸福。此时此刻的祈祷,不为今世的相守,只为来世的相逢。

好友,慢走。

送 别

初四九班 范柏源

天空阴沉,细雨霏霏,当我得知你已经离开我们的时候,才意识到你的重要性。那些零散着记忆的碎片又重新被我拼凑,再次找回属于我们的记忆。

你不曾过于张扬,只是刻苦学习。直到我和你同桌时才发现原来你并不内向,也很有个性,偶尔还会和我开个玩笑。那个月我们同桌共读,互相鼓励,互相进步。下课后我们站在走廊的窗前,望向远方的天空,欢声笑语撒下我们最真挚的友谊。你陪伴着我,当我成绩不理想而受挫时,你在我的身旁,鼓励我不要放弃;当我想放松一下找人出去看电影时,你给我打来电话邀请我一同前往;当我最开心最需要与你分享的时候,你,你已经不在我的身边。看见你的座位空空的,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我本以为你只是感冒了,像往常一样兄弟般的给你打个电话语调嘲笑你体弱,你笑笑,依旧像往常一样陪我聊天„„。后来你连续一个星期没来学校,我的心不知怎么好像被针穿过,伤心涌上心头,说不出的难过。再后来,得知你病得很严重,不能来上学了,我的心碎了,觉得我们是那么的可怜,那坚定的友谊好似被病魔给隔绝了。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你的病情有了好转,但你却不坐在那里了,而是转到别的学校。再后来,我邀你出来看电影,你依旧笑着,像往常一样,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我哭了,你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说:‘‘离别终会到来,乐观一点,彪悍的人生无须解释。’’

是啊,离别终会到来,只是到了那一刻请不要哭着走,一定要笑着离开。泪水无声滑过,开出友谊之花。

送 别 谭野

中午,突如其来的必然卷杂着“人有悲欢离合”和“此事古难全”。带着少许悲伤,听着刘对这个集体说的离别时最后一些话。台下的人知道,她要异国他乡了。四点半之时她将离开本校,踏上新的征程。有同学举手问道“老师,四点三十分为他送行可以吗?”老师点了点头,那位同学得到了安慰,或者说,我们。

四点三十分,离别的声音响起,带着离别的无奈,围在她的身边,向她要手机号,QQ 号,我突然醒悟,在面对离别的无奈时,一串串简单的数字,或许会给我们一些安慰。

五分钟之后,送行的队伍出发了,这很浩荡,很壮观。我快步跟了下去,余光扫到班级里专心的学生,不由得叹息片刻。

我不知怎的就走到了送行队伍的前边,听到,队伍中快乐尽了它最大的努力掩盖悲伤。我们也从不令我们失望,在楼道漆黑一片时,队伍的前中后,都亮起手电,黑与白的抗

争,白终会赢。

当我们在阳光大厅时,不妙,上课铃响了。但,这铃声,在我们面前,在送行队伍面前是那么渺小。我们已经把这冰冷的大厅温度提升了不少。

队伍已经走出了教学楼,我知道,再往前,就是我们的终点,她的起点。这个白光队伍,似乎很是勇敢,他在向前走,前面是什么?是离别的痛苦吧。

我也跟着向前走,天暗淡无光,教学楼,暗红而毫无生气,只有前方有着一排金黄色的路灯。可以说这次送行结束了,我们必须回到属于我们的路上,因为这条路是会始终陪伴你的„„

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当天空完全走向黑色之时,在一个暗红屋子里,出现了一个神奇的队伍,这个队伍,正在用自己的白光,为一个人给予最后的温暖。

曹鹤文

暮色沉沉中,姥姥催促着我:“快回去吧,我这里都挺好的,没什么事不用总来看我。”可是,我却知道,在一个月未见面的时间里,***手机响了多少次,都是姥姥打来关心我的。而在这相见的一个小时,又怎能让慈爱的姥姥喜欢够自己心爱的外孙女呢?

她打开门,看着我一步一步走下楼梯,还不停地提醒道:慢一点,别摔了!”我走到拐弯处猛地抬头,看见她靠在门旁,没有进屋的意思。她挥了挥手:“快回去吧!”我也挥了挥手,加快了脚步。几乎走到一楼时,我才听到那熟悉的关门声,像是沉重的叹息,仿佛又见姥姥独自一人面对空荡荡的屋子黯然神伤。

走在姥姥家楼下的小路上,不经意地回头一瞥,看见了那扇熟悉窗户旁,有一个人在不停地张望着。蓦地,眼眶一酸,哦,我亲爱的姥姥,您还在张望那一手带大的外孙女吗?您还在寻找那个最放心不下的身影吗?您还在惦记着那个价值连城的宝贝吗?我们之间虽然距离很远,但我却好似感觉到她焦急的心跳声。于是,我挥起手表示告别,看到姥姥冲我点头。暮色之中,我虽看不清她的笑容,但我相信,那一定像夏日里初绽的花朵,明媚,灿烂。

我转过身,任月光散落一地,洒了我一身;任星光在身后闪烁,照亮前方的路;任姥姥爱意的目光在我身上徘徊,我更加坚定地向前走去。

李伊冉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当初夏燥热的风一阵阵地吹,把那操场上墙角里的狗尾草吹得迷醉。我们,毫无选择的离别。毕业式的那天上午,我们六十几个人像往常一样安坐在教室里。老师忙着为

毕业式做准备。于是我最后一次,以班长的身份,坐在讲台桌旁。教室里为我们自己单曲循环那首歌。不同于从前,他们没有喧闹,这让我似乎有些不习惯。我看到他们都乖乖地坐好把胳膊听话地放在桌子上,微微垂下他们红扑扑的小脸,眼神呆呆地,盯着那些被他们涂得不像样子的桌面。我的心,隐隐地痛。夏日的风,席卷着阵阵的蝉鸣,抛进教室里静静流动的音符,像在小河里扔进小小的石子,那样慵懒,却是那么落寞。我看到坐在讲台桌旁的那个男生,哦,他可是我从小到大的克星,还记得我们两个在操场上比赛跑步,狂奔;还记得他给我工作时的重重阻碍;还记得我管纪律时,硬是狠了心把抹布扔在他脸上------想到这儿,我不禁微微翘翘了嘴角,可却怎么也笑不起来,因为我看到此时此刻,他坐在我面前,红肿着眼,苍白着脸,脸上是淡淡的泪痕。我的心抽搐了一下——那是他吗?是那个整日与我作对的他吗?他眼神缓缓移向我,与我的目光慢慢地重叠,他的眼里有泪光在闪,半晌,他冲我笑了笑,那样的疲惫不堪,或许就在这离别的时刻,连笑也成了负荷。蓦的,我们的泪竟同时从眼眶中滑落,落得那么匆忙,让我们都来不及掩饰,来不及藏起自己的脆弱与悲伤。这时,我竟清洗地听到,来自教室各个角落啜泣声,我抬起头,看到我爱的他们,在这离别的时刻,把自己最软弱的部分,沉默地放在对方温暖而坚实的肩头------

李天元

又是一个寒冷的冬日,北风肆虐着。曾经的这片空地上有几个小孩一起玩耍,他们用松软的白雪建立属于自己的帝国。而如今,我们几个伙伴却站在这片空地上,一起回忆着我们共有的童年。有人说,当年的我们曾在这里筑起一座精致的雪屋,要是现在的话怕是谁都进不去了吧。还有人说我们曾在这里打过激烈的雪仗,那时身体真好,在雪里玩一天也不感冒。而我却说今后我们就不能再那样一起玩了,因为我要搬走了。

那个冬天,我将要搬到别的小区,远离曾经的家,远离满载我童年记忆的地方。伙伴们一起来到空地,想要痛快的再玩一次,作为对我的送别。然而一谈到要分开,谁都没兴趣玩了。偶尔有人抓起地上的雪扬上天空,那雪花在阳光的映照下格外刺目,让我都不敢抬头直视。偶尔有人团一个雪球狠狠的扔到树干上,然而树只是默默看着远离童年的我们即将分离的场景。正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刺耳的笛声,是父亲开车来接我了。这时再看我曾经的伙伴,再看我曾经玩耍过的院子,泪水突然涌了出来。我一转身,不让他们看到我哭了,紧接着一摆手,飞快的跑了。风呼呼地从脸庞滑过,我跑在这无比熟悉的小路上,仿佛看的了曾经的那几个孩子正在眼前无忧无虑的玩耍,看到了自己曾经那灿烂辉煌的童年。我多么希望有一天能再同他们相见,再筑一个雪屋,再打一次雪仗,一起回忆属于我们自己的童年。

张希文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而是你我虽目光交会,但你却在车里准备离去。

时间好像是魔鬼,总是在人们最快乐时将彼此拆开。春节的脚步还未走远,空气中还弥散着淡淡的鞭炮味道,但是迫于工作,姑姑他们还是要与我别离。

火车站冰冷的站台上,站立着潮水般的人群,他们有的十分激动,有的与我一样,心中充满了依依不舍的惜别之情。昏黄的灯光照在脸上,让我的心情更加无奈。我望着

蓝得有些忧郁的火车上的他们一家,时间仿佛静止了,只见他们的目光与我交会,这目光似乎有一种力量,将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近,在这复杂的目光中,我仿佛读出了一种莫名的不舍,但更多的是对我的鼓励,还有对于未来的期待。我好像看到了他们与我再次相见时的欢乐,听见了他们再次来到冰城时的欢声笑语,感受到了······

“呜——”火车拉响了汽笛,缓缓的驶离了站台,而我看到了他们一家都在朝我挥手,我也向他们挥了挥手,给了他们一抹温暖的微笑。火车越开越快,不一会眼前只剩下了对面的站台,又有一列火红色的列车整装待发。我想:纵然离别又不舍,有惋惜,但是再见就意味着再相见,所以我没有必要因为离别而过于悲伤。想到这里,心中升腾起了一种盼望与期待,在我的心头蔓延开来。

“呜——”又一声汽笛声响起,又一列火车呼啸而去,一幕幕离别与相见又一次上演······

石嘉睿

除夕的夜晚必定是团圆,热腾腾的饺子温暖落了半天光景的雪。除夕的夜晚又必定是一场送别,秒针滴答着向前跳动,撒落碎屑的时光。

今年的除夕,特别的冷。左脚刚踏进曾祖母的家门,眼镜上就迅速凝结了白霜。双颊还通红着,刮去白霜,曾祖母不知何时把藤椅挪到了门口,膝盖上放着一碟糖果。苍老而布满虬枝般的右手颤巍巍地挑出一块巧克力,小心地递给我。拜年,接糖,换鞋,我享受着为时四个小时的团聚。

收一圈红包,年夜饭各个菜肴尝过一遍,老人也倦了,我们也该离开了。曾祖母拄着拐杖,双手颤抖地扶好站稳,保姆为她把藤椅放在门口,又扶她走过去坐下。第一家的男人要开车刻意没有喝酒,带领妻儿换鞋出门。临走前一个印着大大福字的厚厚的红包被塞进老人手里。老人颤巍巍地向他们挥手,双唇也颤颤巍巍地翕动,假牙早就摘了去,她发出的声音也是依依呀呀,含糊不清。门关上,那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入老人耳中,我见曾祖母的身体也像那扇防盗门一样抖了抖,终于,瘦小的背影渐渐缩了起来。老人的双手捏着红彤彤的红包,浑浊的双眼却盯着那扇门,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将离开的儿女记在心里,又仿佛是预知了下一场道别,静静地鼓起勇气做好了准备。

整理一遍房间,穿戴完毕,我们也走向坐在门边的曾祖母。空气里忽然染上了一丝悲伤,浓浓的年味在瞬间消散不少。老人已经知道我们要说什么——例年来的话很少改变:保重身体、别怕花钱、有什么事第一时间打电话„„老人不断地点头应答,双手却局促地像个孩子一般绞着一角。“嗯,嗯,好,好,行,我记得„„”老人花白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颤动着。姥爷还在喋喋不休地叮嘱,此时的曾祖母却像是她儿子的女儿般,微微地把头垂下来,小心翼翼地嗫嚅:“记得来看我„„”说完,老人又抿紧了双唇,细蚊般的声音湮没在家人关心的话语中,停止在那扇防盗门又一次,并将一次又一次重复的关闭声中。

“记得来看我。”曾祖母通过缓慢闭合的门缝中看着回望的我,那双已经流不出泪的双眼,无声地对我说。——如同丝丝缕缕的线,密密麻麻地缠绕着我的心,紧紧地,酸酸

地。

那天,回忆 杨宇函

有种爱只能在记忆里鲜活-----题记

我独自一人伫立在街口向那熟悉的方向张望着,街上行人寥寥,陪伴我的也只有那萧瑟凌冽的秋风吧。风无情地刮着,掠过我麻木的内心只余一丝悲凉。

那一天,那一天终究还是来了。在所有人的不舍与沉沉的悲痛中如期而至。你平静的躺在冰冷的古铜色棺木中,微笑地看着我们。我不相信那个在我儿时,陪我看日出日落听虫吟鸟鸣,陪我去广阔的大海中畅游,陪我描绘下精彩童年的老人就这样带着忧伤,带着不舍,带着深深的牵挂走了。我不相信那个在我手术后,陪我煎熬过每个日日夜夜,给我希望与安慰,教会我坚强的那个慈祥的老人就这么走了。可当佩戴白色纸花的人们停驻在你面前,向你深鞠一躬后,轻轻地将深黄的菊花放在你面前时,我不得不承认我已回天无术。我也不得不在心底一遍遍地劝慰自己,可那温暖的话语只能抚平暂时的伤痛。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将深深的伤害化为源源不断的前进的动力,带着姥爷的希望与嘱托奔向远方。可无济于事的泪还是流了下来。

在那朦胧的泪光中,我仿佛看到了你那个熟悉的身影,听到了你那温暖的话语,投入了你那温暖的怀抱。自从你得了癌症承受命运摧残开始,我竟然发现你的嘴角每天都在微微上扬着。每当我关切地问你康复的如何还是不是很疼时,你都故作镇静地对我说:“没事,我的病马上就会好的。我要向妞妞学习,和你一样坚强。”可当你丢下了在病床前希望奇迹发生的我们就这样离去时,粗心的我竟忽略了太多太多。当那一只只用来止疼的杜冷丁频繁的注入你的身体,我在做什么?当那一盘盘你最爱的菜肴被大批大批的扔掉,我在想什么?当那刺眼的白肆意爬上你的头发,我在看什么?当我无数次地面对生命中的挑战与困难,因没有你那温暖的话语,坚实的臂膀做依靠,而畏缩不前,思前想后时。当我无数次地走向那熟悉的房间寻求安慰时,留给我的也只有那冰冷的泪与疲惫的心吧。我又何德何能教你坚强呀!我都不知道该给自己找个什么理由让我自己坚强呀。

记得龙应台有句话说:“人生注定就是一场不对等的目送。”我却并不这么认为。我坚信你在遥远的天堂也必然能看到我对你始终不变的爱与思念,收到我对你的美好的祝福。

茫茫人海中,相逢一场,甚是不易,过往的又为何要离别呢?虽然我永远不明白为何要离别,我也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我只希望你能像教我的那样,永远坚强,永远保持微笑„„

最痛的,不是离别,而是离别后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