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拾趣——住院风波
初二 记叙文 1196字 235人浏览 司南工作

——欢乐的童年往事在我的眼前里时时重现。尽管童年所做的事总是觉得有些"傻",但却都使我那样的难忘。

——题记

——徐州市树人中学初二<九>班 孔祥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

莫看我现在身强体壮,小时可真是体弱多病,自然也就成了“逃学专业户小班不管怎么说是象征性的去了几趟,报了个到,之后便日复一日的请假。后来也省了,老师一看我不在,不用问就知道我又请假了。

但有次与往常不同,仅略微咳嗽,无大碍,却硬是被父亲拽去了医院。那个医院的所有医生和护士,哪个不认识我?是常来的原因罢。那时我爱好收集那种医院专用胶布,便每次除了手上粘的,还要多要几个来,想到又能拿到胶布,拿针扎之痛就实在算不了什么了。照例进行几项检查,无非是看看喉咙,听听肺什么的,我也都耳熟能详,竟没什么问题,我高兴得手舞足蹈——这乃是我至今以来唯一一次看病而不需打针的。而父亲竟主动问:“还是打几天吧?!”我差点儿昏厥过去,但那个“和蔼可亲”的大夫笑答道:“真不用。”我兴奋得又差点从椅子上仰翻过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哪想病情恶化,再去另一家医院,大夫十分肯定地从嘴里挤出字来:“住院”。五六七岁光景的我对“住院”唯一也是最好的解释便是“大去之期到也”。我简直欲哭无泪,至此,

我对先前的医生的好印象全部付诸东流。我未将这一腔愤慨发泄完,就被两个男护士摁倒在床上。大夫给我把一个“恶心”的蓝色的罩子卡在嘴上。我用余光向斜下瞟了瞟

,是一个鱼雷样的大铁罐子,贴着扭曲的“氧气”两个大字,床上没枕头,手又被摁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于是整个头都昏昏沉沉的,时至今日,也仍旧觉得难受。

硬撑了好久,已记不清是一个小时抑或是两个小时,总之是很久很久,紧按着的手终于松开了,我早已本能地蓄势待发,于是一把扯开罩子,任它落地,夺门而出,我才发现,空气中掺着二氧化碳竟也不错哩!

等父亲拿来单据,拽我上了住院部,我就真的落户医院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二)

白色的衣被枕头,想着都可怕;没有朋友电视,想着都无聊。但同“病”相怜的人还是有的,左右临床都是小我的弟弟妹妹,自然是没有什么交流,所以整天默默的躺或坐在床上,

神情黯淡,无精打采。直到母亲对我说:“你不是想收集胶布嘛,住几天胶布不就多了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便找到大夫,申请多住几天。现在想来,还真的是好笑。

就在我已经收集了一大把胶布时,临床的一位妹妹出院了,他比我们来得都晚,却最早

出了院,我又不甘落后,又跑到大夫那儿,哭闹一番,哭罢闹罢,仍是得到“不”的回答。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每天对着窗外痴痴凝望,数着自己手中的胶布条数,白茫茫的床单,一如我茫然的心。

(三)

然而,一天,着白色终于有了颜色,那位大夫终于挪了挪他那似乎很难挤出字的嘴“你可以出院了。”我妄图一跃而起,但还是被仍插在手背上的针所牵制,但念一想,这可恶的针也终究会进垃圾桶的吧?便也释然。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于是,我终于搬离了那白色恐怖的医院,回归了我那快乐的童年轨迹。时至今时,这段记忆仍是挥之不去,召之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