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又开
初一 记叙文 1675字 491人浏览 qimingxing2

他日,与表姐在地铁站候车。

表姐突然问我:“哎,那是什么花啊?”“花?地铁站里?哪来什么花啊?”还好,这想法还未来得及出口,便顺着表姐的手指看到了一阿婆手中提着一袋绿绿白白的什么花。低头查看,哑然失笑。“老姐,你怎么这么老土啊,这是栀子花呀?咋连这也不知道?!”老姐满脸羞色,顾左右而言他“好香耶”。看到她那天真、难堪的摸样,心中一动,我自告奋勇要为她讨一朵回来,让她零距离欣赏一下栀子花的美,闻闻栀子花的香。

表姐阻拦不住,只好由我。阿婆倒也爽气,从袋中取出一枝,递给了我。立刻忍不住将花儿凑到鼻子前贪婪地嗅起来。顿时,一股清香填满我的鼻腔。看那小小的栀子花,花瓣洁白如玉,既不过于繁密也不太显单薄,散发出的香味清新、淡雅,令人神清气爽,一扫车厢里的浑浊之气,仿佛置身与自然之中。这素雅洁白、清新宜人的栀子花立刻勾起我串串美好的记忆,把我带回那过去的岁月,重温那一个个片段。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面前清晰地浮现出外婆家院子里那一棵栀子花树:一人多高,枝繁叶茂,花朵硕大。在多雨的六月,每一个日子都显得那么的诗意,那么的悠然。清晨醒来,尚未睁开眼睛,鼻子里就闻到了幽幽的花香,睁开眼睛,枕头边已经躺着几朵最洁净,最完美的花儿,那是外婆大清早趁着露水未失时采来的。外婆说,这时候的花带着露水有灵气,还说栀子花是给内心纯净的女孩子戴的女儿花:洁净,娇嫩,素雅;不像玫瑰花,张扬、喧嚣,艳丽,那是给女人家戴的女人花。一字之差,两种品格,现在想来,确实如此。最美的枕边“女儿花”给外婆用针线穿起来,戴在胸襟上,一低头就是花香,人就显得特别有精神。外婆还会摘下开繁了的花送给邻家的姐姐,于是,走家串户时,就都能闻到那好闻的香味了,村子里处处弥漫着花香,给破旧的的村子镀上一种优雅的韵致。漫长的花季里,每一天都这样枕着花香入眠,和着花香醒来,那是多么惬意的事啊。

有时候,花树特别茂盛,每天摘的花都来不及戴,外婆就会把花收集起来,去除叶片和梗、洗净、晾干,藏在小布袋里,等到红辣椒下来,要做豆瓣辣椒了,再拿出来,和着新宰细的辣椒、豆瓣,做成栀子花豆瓣辣椒。相信这样的辣椒世上独有,麻辣鲜香,那可是天然的栀子花清香啊。让我感到无比幸福和自豪:想想那大观园里的小姐太太们,就算可以享用玫瑰露啊、茯苓膏啊什么的,那也是稀罕东西啊,丢了一点就满城风雨,哪能有我们的豪气和大气啊?!我们天天吃、人人吃,一吃就吃上一年,用这样的辣椒炒出来的菜,也是别有风味的。

每年栀子花开时节,也正逢梅子成熟季节。紧挨着栀子花树正好是一棵很老的梅子树。院子里这两棵紧邻的树啊,每天都给我们带来无尽的欣喜和愉悦,每一天的日子都充满期待和兴奋。如果说栀子花给我们带来精神愉悦的话,那么,梅子就给我们带来了物质的满足,满足了我们的口腹之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高大的梅子树上挂着黄澄澄的果子,引诱并聚集着大院里其他的孩子贪婪的目光,使得这些孩子们个个一大早就到我家树下“报到”,指望捡到几个被鸟啄掉下来的果子;也有胆大的孩子,会在白天无人时,趁机爬上树去偷摘。我也是其中之一,更是爬树的高手,只需三两下,蹭、蹭、蹭就到了最高的枝干,骑在树上,摘了果子,往衣服上搽一搽就直接往嘴里送。呵,那个酸,酸得掉牙;那个美,美得忘形。可要是被大人看见,那可不得了了,他们总是大呼小叫、惊慌失措,好像我们马上就会掉下来摔死掉一样。大人们总说我们太急,等不到果子成熟,从来就没有品尝到真正香甜的梅子。然而,我们才不管呢,等成熟,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啊。我相信在6月的这些日子里,这棵树、这些酸涩的果子都曾经进入过每一个孩子的梦乡,装点过孩子们的梦境,甜蜜过我们这些猴儿一样的孩子们的幸福感觉。

离开外婆家很久了,外婆家里的树啊、人啊、物啊、事,都已淡忘,在忙碌浮华的生活中,全然没有了他们的影子,就像那过眼云烟,隐隐约约却又不可捉摸。恐怕现在即使回去,可能也找不到来时的归路了。但是,这幽幽的栀子花香却让我再次回到故乡,猛然间才意识到,其实这一切并未走远,他们就在我的心中、在我的脑海中,一切都历历在目、清晰如昨日,在不经意间,给了我一个最温柔的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