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教学有“多少”现象值得关注
六年级 记叙文 2352字 82人浏览 xsh9900

一、多了些意识催眠,少了些主体唤醒

作文,本应该是学生写自己的亲身的直接的体验、感想、感悟,多角度观察生活,发现生活的丰富多彩,捕捉事物的特征,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用各种形式记录下来的文字。因而,学生才是作文的主人,是写作的主体,他们完全应该用自己的话来写自己经历的或身边发生的事,表自己的思想和情感,正所谓“以我手写我心”。

但现实并非如此。由于受应试教育的影响,作文教学被人为扭曲,弄得面目全非了。为了升学考试,连教师本身也有沦为应试工具的危险,就更不用说学生了。更多的情况则是教师对照传统,将一些成人的思维模式、言语方法、情感状态强加给学生,来替代了学生原本应该有的思想、话语和情趣。于是,在作文教学中,学生在教师的“左一个要求、右一个注意”下,胆战心惊、望而生畏,惟恐自己“下笔近千言,离要求数万里”。久而久之,这样的作文教学自然也就成了一潭死水,学生的作文主体意识被严重“催眠”甚至扼杀了。

所以,作文教学要还学生作文的主体地位,要想方设法鼓励并尊重学生在作文中表现出来的主体意识、个性意识、生命意识、生活意识和创造意识,少一点“催眠”和约束,多一点“唤醒”和尊重。

当然,这中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二、多了些按部就班,少了些精心设计

作为一名语文教师,扪心自问,我的作文教学似乎从来没有像阅读教学那样去认真解读文本、精心选择切入点、仔细梳理教学环节和流程;大多数情况是写一篇就去讲一下,而且教学的过程更多的还是遵循传统、按部就班,跳不出固有的模式。一句话,作文教学和阅读教学的脱节现象非常严重,作文教学缺少了阅读教学那样的有效的教学设计。

推己可以及人。我想,这种状况不应该是“个案”,也许还会或多或少地存在于其他教师的作文教学中,甚至有可能是一种比较普遍的现象。以一学期十次作文教学为例,如果每一次都是按同一种“套路”来进行作文教学,一学期下来就有可能消磨掉学生对作文教学的热情和兴趣,那么,三年呢?六年呢?如果我们就这样“执着”地坚持下去,那作文教学怎么会不让人感到“面目可憎”?

作文教学同样需要强调“有效性”。作文教学要激活学生的主体意识、激发学生的写作兴趣,就必须改变教学的现状,要像阅读教学那样精心设计教学的内容、教学的步骤和教学的方式,最大限度地调动学生的作文热情和兴趣,使作文效益最大化。

倘能如此,善莫大焉。

三、多了些作前指导,少了些作后评析

作文教学,无非是要解决两个问题:“写什么”和“怎样写”;作文教学,也无非就是经历“指导——写作——讲评——修改”等这样几个阶段。无论是作文教学流程中的哪一个环节,都包含着“写什么”和“怎样写”两个方面的内容。

从理论上来说,作文“写什么”和“怎样写”都应该是学生自己要解决好的问题,完全可以“我的作文我做主”。但是,现实情况远非如此。在学生动笔之前,教师早已帮学生打理好了一切:应该如此审题、必须这样立意、需要如此构思„„“打点”好这些之后,教师才把一颗悬着的心放下来:“可以动手了。”而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见的所谓“作前指导”。

试想一下,在这样的“指导”下,学生还有多少动手的余地?他们所做的,也就无非是在教师早已搭建好的框架里填充一些“材料”而已,其余的只要“移植”。

这样的“作前指导”对学生的写作能力的提高而言是致命的,作文的过程和工业生产中产品的制造过程也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根本就不符合陶行知先生的名言“教育是农业,而不是工业”的要求,这样“催生”出来的作文也势必会千人一面、万人一腔,那么,这样的作文世界岂不太单调、太寂寞了?

当然,这样的“作前指导”却又是“简约”而“高效”的,一是可以省略“讲评”的环节,

因为“讲评”是“指导”的翻版和拷贝;二是也可以省略“修改”的环节,因为已经没有了修改的必要,无论怎么改,都无法跳出教师“指导”时早已画定的那个“圈”。

所以,作文教学还是少一点“作前指导”,多一点“作后评析”为好。我之偏见,甚至以为作文教学完全可以不用“作前指导”,这大概是因为我的作文课从来就没有什么“作前指导”的缘故吧。

四、多了些思想伪装,少了些真情流露

陶行知先生早就提倡教育应实现“六个解放”:“解放他们的头脑,让他们自己想;解放他们的双手,让他们自己干;解放他们的眼睛,让他们看;解放他们的嘴,让他们说;解放他们的空间,让他们到大自然大社会取得更丰富的学问;解放他们的时间,让他们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这话对作文教学同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作文是学生的个体行为。学生凭借自己的知识积累、生活体验、自身感悟、表达能力来写自己经历或发生在身边的事情,流露自己的真实的思想情感,这原本就无可非议。因此,作文中学生那些带有个性色彩的、自主的、千差万别的行为方式理应异彩纷呈,只要不超越伦理道德和法律规范的底线。

但是现实呢?日常的作文教学甚至在高考作文中,从命题的源头开始“立意捆绑”、从作文内容和评判开始“拔高思想”,这样的现象可能还普遍存在。教师一方面用高考低分甚至零分作文为实例来“威逼”,另一方面拿象样的分数来“利诱”,要求学生学会“夹起尾巴做人”,结果导致学生作文时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敢展示自己的新鲜感触和喜怒哀乐,不敢大胆流露原本真实的内心世界。那么,作文“真情实感”的要求如何实现?

当然,我们并不是主张学生在作文中可以毫无节制地宣泄而导致“情绪失控”,但也反对一味诱导学生在作文中进行“思想伪装”以显其深,这里“度”的把握非常重要。

作文教学中的“多”与“少”的现象恐怕还远不止这些,像“多了些技巧传授,少了些思维锻造”“多了些功利色彩,少了些能力培养”“多了些文体开放,少了些定向训练”“多了些整齐划一,少了些个性张扬”等等,都是普遍存在于作文教学中的、值得我们关注的现象,这里不再一一赘述。

总之,作文教学路漫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