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了 作文600字
初二 散文 4199字 3535人浏览 zhengda501

甲 您看今天呢,这个观众啊,在哪儿演出都是这样。

乙 是吗?

甲 秩序良好!

乙 哎。

甲 您不像我小时候,那戏园子里头,那么乱。那真受不了。

乙 过去那戏园子啊?

甲 哎,大戏园子还好点儿,什么“吉祥”、“长安”哪还好一点儿。你要到天桥那个小戏园子儿,嗬!乱极啦!

乙 是乱。

甲 哎,首先说门口儿,这卖票的,就这嚷劲儿就受不了。

乙 哎?他干吗嚷啊?卖票就在售票室里头卖呀?

甲 小戏园子儿,不登报,没广告,就指着门口儿那儿搁个人儿嚷。

乙 噢!

甲 你听他嚷那个词儿——“看戏吧!看戏吧!又擦胭脂又抹粉儿,有男角、有坤角、有文戏、有武戏呀,又翻跟头,又开打,真刀真枪玩了命啦!”

乙 玩儿命啊!

甲 “两毛一位,两毛一位。”

乙 好嘛!

甲 花两毛钱,看玩儿命的。

乙 真是!你说这叫什么玩艺儿哪。

甲 就说是啊。这是戏园子外边儿,就这么乱!

乙 那么里边儿好一点儿啦?

甲 更乱啦!

乙 里边儿怎么更乱啦?

甲 戏园子里边儿有打架的。

乙 戏园子里头有打架的?

甲 你爱听这个演员,他爱听那个演员,因为叫好,俩人打起来了。

乙 嗐,就因为这个在戏园子里头打架?

甲 有时候,楼上跟楼下还能打起来呢。

乙 这可真奇怪啦!楼上楼下谁挨不着谁,怎么会打起来?

甲 他那阵儿的楼啊,它没有护楼板,都是一棵一棵的栏杆儿。什么东西都往下掉。 乙 噢!

甲 你掉个戏单儿啊,掉个手绢儿不要紧哪,掉个茶壶给那位开啦!

乙 那还不打起来呀?

甲 就说是啊。里边儿有什么带座儿的、找人的、沏茶灌水儿的、卖饽饽点心、瓜果梨桃的,还有卖报的、卖戏单儿的。最讨厌就那扔手巾板儿的。

乙 哦,有手巾板儿。

甲 其实夏天人出汗,擦擦毛巾是好事儿。

乙 对。

甲 就他这来回扔啊,弄得你眼花缭乱。

乙 哎,影响人家看戏呀!

甲 就说是嘛!十几条毛巾,搁在一起,拿开水一浇,把它拧干啦,上边儿洒点花露水儿。这个角儿一个人,那个角儿一个人。

乙 啊,怎么样?

甲 这么老远扔,往起扔!扔得很高啊。那玩儿也是技术。

乙 还技术呢?

甲 哎,你别看扔那么高,上边什么东西都碰不着。扔的这主儿这个姿势。

乙 怎么扔!

甲 “日——!”

乙 扔过去啦。

甲 接的那主满不在乎,“——嘣儿!”

乙 就这么准。

甲 哎,准!有时候,楼上楼下离得近了也扔。

乙 噢,也扔。

甲 离得近了,还来花样哪。

乙 什么花样啊?

甲 扔的这主来个“张飞骗马”!“日!”上去啦!

乙 接的那主呢?

甲 来个“苏秦背剑”——“嘣儿!”

乙 你瞧!

甲 有时候弄散啦,还来个“天女散花”。

乙 嘿!什么花招全都有啊。

甲 你再听这卖东西、找人的——“里边瞧座!”“跟我来您呐,这儿四位!”、“给这儿续水呀!”、“有人拿张票!”、“这儿添个碗儿”、“薄凉糖瓜籽儿烟卷儿哎”、“面包点心!”、“看报来看报来!当天的戏单儿!”、“哎哟,嗬!二婶儿!我在这儿哪!”

乙 这份儿乱呐。

甲 坐下就好好听戏吧!

乙 啊。

甲 坐下聊天儿。

乙 还聊?

甲 台上你唱你的,开场戏没人听。这聊上啦!“哟,二婶儿,你怎么这晚才来?”“可不是嘛!家里有点事,要不然我早就来啦!你看今儿这天儿倒是不错,响晴白日的!哟!这挺好天儿怎么?怎么下雨啦?”

乙 怎么,下起来啦?

甲 “嗨!楼上你们那孩子撒尿啦!”

乙 嚄!行啦!这就快打起来啦!

甲 您说受得了受不了?

乙 是嘛,太乱啦!

甲 就这样的戏,有的时候花两毛钱买的票,看不成啦!

乙 啊,怎么?

甲 戏回啦!

乙 回戏!

甲 哎!

乙 因为什么回戏呀?

甲 台上戳个大牌子,写着“今日堂会”。

乙 噢,有堂会。

甲 “堂会”就是上人家去唱去。

乙 是啊。

甲 那阵儿有钱有势力的人呐,家里办喜寿事,把艺人找到他们家去唱。 乙 对。 甲 这叫“堂会戏”。 乙 不错。 甲 他就为了摆谱儿,为了铺张,不是真懂艺术。所以堂会戏呀,比戏园子里还乱。 乙 哦,比戏园子还乱? 甲 什么笑话儿都出。 乙 是啊? 甲 哎。有一次我在山东济南府,在韩复榘家里头,看了一次堂会戏。 乙 就是那个大军阀呀? 甲 对,给他爸爸办生日。 乙 噢,那儿是堂会戏。 甲 那天戏可不错。 乙 啊,都什么戏呀? 甲 头一出儿是《百寿图》。 乙 啊,拜寿的戏。 甲 二一出儿是《御碑亭》——“大团圆”。 乙 吉祥啊。 甲 三出儿是“红净戏”。 乙 什么戏呀? 甲 《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 乙 这戏可好啊。 甲 是啊。 乙 文武带打。 甲 唱、念、做、打哪样都好! 乙 那是啊。 甲 韩复榘他爸爸在头一排,弄个大沙发在那儿一坐。台下不断喝彩。 乙 那是唱的好嘛! 甲 可是这“寿星老”不愿意听。 乙 怎么? 甲 听着听着站起来了,“别唱啦!” 乙 哟嗬? 甲 “你们这是嘛戏呀?” 乙 听了半天不懂啊? 甲 “都上后边去!” 乙 给轰下去啦? 甲 “把你们那管事儿的叫来!”演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啊,跑下台去啦! 乙 下去吧。 甲 管事的来啦。“呵!老太爷,您有什么吩咐?”“你们唱的这是嘛戏呀?” 乙 “千里走单骑呀!” 甲 这是红净戏呀! 乙 对。 甲

“那红脸儿的是谁呀?” 乙 听了半天,不知道这是谁。

甲 “那是关公!”

乙 哎,关羽关云长。

甲 “关公?是哪儿的人?”

乙 山西的人呢。

甲 “山西人为嘛到我们山东来杀人?”

乙 啊?你这都什么呀?

甲 “有我们的命令吗?啊?你知道他是谁的人吗?”

乙 谁的人呀?

甲 他是阎锡山的队伍

乙 你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甲 “为嘛不唱我们山东的英雄?”

乙 关云长也是英雄啊。

甲 “我们这儿有好汉秦琼秦叔宝!为嘛不唱?”

乙 哦,爱听秦琼戏。

甲 “老太爷!不知道您喜欢听什么戏。那好啊,请您点戏吧!”

乙 对。

甲 “我问问你,是关公的本事大?是那个秦琼的本事大?”

乙 那谁知道啊?

甲 “那……他们俩人没比过。”

乙 是啊。

甲 “今天让他们比比!”

乙 啊?比比?

甲 “来个关公战秦琼!”

乙 这可真新鲜啦!

甲 那怎么唱?

乙 你怎么唱啊?

甲 哪儿有这么一出啊?

乙 不是一个朝代的事。

甲 管事的也不敢说呀,“你不懂戏!”人说:“嘿!那什么,老太爷!您点个别的戏吧!这个戏,我们不会。”

乙 是啊。

甲 “嘛?我点你的戏,你们不会呀?那全别唱啦!我不给钱哪!你们也全别走啦!在这里饿你们三天不管饭吃!”

乙 这叫什么行为呀?

甲 “看你们会不会!”

乙 嗬!

甲 管事的害怕啦!“那……什么,老太爷您别生气,我到后边去问问他们。”

乙 问谁去呀?

甲 问演员哪,“诸位老板呐,咱们这戏唱砸啦!那……寿星老不愿意啦!不愿意听这个戏。”演员一想哪,反正也惹不起他。

乙 那是啊。

甲 “听什么戏?他说什么咱们唱什么?”

乙 对。

甲 “您看点了一出,那个„关公战秦琼‟!”

乙 那么谁会吧?

甲 “你吃多啦!撑糊涂啦?哪有这么出戏呀?关公是汉朝的,秦琼是唐朝的!” 乙 对呀!

甲 “差着好几百年,那能搁到一块儿吗?”“他说:“不会也得唱,要不唱全别唱,也不让走,饿三天不管饭吃!”“饿三天?他饿一年这……这也不会呀!”“咱们来这么些人,这回真要饿死几个?咱们怎么办呢?”演员一想啊,

乙 怎么样?

甲 他不是不懂戏吗?他不点这出吗?那就给他唱!

乙 哦,就唱这出啊?

甲 关公还是原来的关公。“我还来这关公。”

乙 关公!那么秦琼呢?

甲 “谁来秦琼?”谁敢来呀?

乙 谁来?

甲 没这么出戏呀!得上去现编词儿啊。

乙 说的是啊。

甲 “老生扮!谁来?哎,那个刘备!把你那套脱了,扮个秦琼!”

乙 赶紧换这个;清箭衣、戴罗帽。

甲 干吗呀?

乙 秦琼啊。

甲 哪个秦琼啊?

乙 《卖马》呀!

甲 照着《卖马》那么办?

乙 啊!

甲 那哪儿行啊?

乙 不行?

甲 “卖马”是秦琼最倒霉的时候啊。

乙 那么,怎么个扮相啊?

甲 扮元帅!

乙 噢,大元帅。

甲 哎,照着瓦岗寨那时候扮。

乙 噢。

甲 “你扮个元帅。扎硬靠,雪蟒!戴帅字盔。”

乙 嗐。

甲 “赶紧给他扮!”这大伙儿给他扮戏。这老生着急:“不行,我……没词儿啊?” 乙 说的是哪。

甲 “没词儿上台现编!”

乙 啊?现编词儿。

甲 “不是,你给我出点儿主意呀!我现在一点儿主意啦!”“你呀,先来个坐大帐点将!” 乙 哦?

甲 “我来个小过场,咱们俩一碰面就开打,你把我打就完了吗?”

乙 这……真是,就这么唱啊?

甲 告诉场内,打吧!打鼓的。(学打锣鼓,学出场动作)

乙 秦琼出场。

甲 演员心里想啊,这叫什么玩艺儿呢?

乙 抖袖!哎,正冠、捋髯!瞧这个作派。

甲 (学动作,走的特别慢)

乙 快点儿走啊?

甲 不成啊!他想词儿哪。

乙 对呀,没词儿。

甲 “将士英豪,儿郎虎豹,军威浩,地动山摇,要把狼烟扫。呛且且……”

乙 “点绛”是完啦!

甲 下边儿词儿还没有呐。

乙 对了,还没词儿哪。还有坐场诗呢。

甲 坐场诗也现编的,它不像话。

乙 怎么编的?

甲 “大将生来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

乙 好嘛,明朝的词儿!

甲 “我本唐朝一名将,不知何事打汉朝!”

乙 好!咚嗒嗒锵来一来锵!

甲 “本帅”!

乙 哒呛!

甲 “姓秦名琼字叔宝!”

乙 呛台。

甲 “混世魔王驾前为臣,官拜天下督招讨兵马大元帅之职,奉了魔王谕旨,带领一哨人马,大战汉将关羽!”

乙 这都新鲜!

甲 “众将官!”

乙 有!

甲 “起兵前往!”

乙 嘟……

甲 “哒嘟喱切……”这场戏下去啦!

乙 他下了。

甲 关公上来啦。

乙 关公上。

甲 一手拿着刀,一手托着靠牌子,打扮是扎巾软靠。

乙 对呀!

甲 水底鱼上。(学锣鼓)“俺!”

乙 哒呛!

甲 “关云长!”

乙 嘟呛台!

甲 “不知为了何事?秦琼犯我边界,军士们!”

乙 有!

甲 “迎敌!”

乙 走……

甲 “咕噜”一加堂鼓,秦琼上来啦。俩人一碰面儿,秦琼摆开了双锏,关云长一横大刀,谁瞧谁都别扭!

乙 是别扭!他不是一个朝代的人。

甲 从来没见过面儿。

乙 是嘛。

甲 “来将通名!”“唐将秦琼!你是何人?”“汉将关羽!”“为何前来打仗?”这一问他,坏啦! 乙 怎么?

甲 他本来心里就火着哪,“唉!”

乙 怎么意思?

甲 他生气呀。

乙 生气儿啦!

甲 这一下儿坏啦!戏台上有个规矩,这样是叫板起唱。

乙 啊。

甲 打鼓的一听,哦?还有唱呢?(学打锣鼓“钮丝”)拉胡琴儿的一听,“噢,还有我的事儿哪。”

乙 这份儿乱哪。

甲 胡琴儿响啦!非唱不可呀。

乙 那就得唱吧!

甲 现编词儿吧!

乙 是啊。

甲 这么唱的。

乙 怎么唱的?

甲 (唱西皮散板)“我在唐朝你在汉,咱俩打仗为哪般?”

乙 对。

甲 “听了!”

乙 哐来哐来七来呔哐!

甲 (唱)“叫你打来你就打!你要不打啊?”一指那老头儿——“他不管饭!”

乙 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