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
初三 散文 1441字 71人浏览 czkiller3

记忆中

清明节前天晚上,我妈给我打电话问我回不回家,我说不回,我妈叹了口气,说:“你这孩子真狠毒!”我听了这句话觉得很搞笑,因为我妈从来不会这样开玩笑,但我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去扫墓了,记忆中的扫墓气氛不是凝重的,而是有趣的。我自认为与普通人没什么差别,但小时候的我觉得扫墓就是跟着大人穿过田野,越过山坡,然后找到墓碑,进行各种祭拜模式。而我往往不会注意这些,我喜欢跑到人家的田地里看看新播种的农作物,用手捏捏它们的嫩芽;或者去附近的小池塘舀小蝌蚪,看着它们游得这么欢畅,仿佛水加上水草就是整个世界。所以,稍微大一点,当我失去了与大自然玩耍的志趣时,我就不太喜欢清明时节去扫墓了。 但三年前,也就是高考前夕,我妈说为了能够考个好大学,叫我清明节抽空去扫墓,拜托各位老祖宗助我一臂之力。我觉得趁机放松一下也好,就跟着去了。一大早,我们就整装待发,弟弟对此事比较上心,他就跟小时候的我一样,对农村的一切都充满探寻的好奇心。不过,他可是比较注重自身形象,一大早就起来梳妆整理,那个发型起码花了半个钟,他问我怎么样,我说有点像最近网上很火的“潇洒哥”。所以,我们到老家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不过沿途我发现,道路两旁的树上还是有很多露珠停留在上边,可能是因为湿气比较重。 回到老家时,两个堂哥哥已经在帮伯母准备祭拜用的祭品了。过不多久我们就开始出发,我走在前面,问我爸走哪条路,我爸说直走就行,我心中纳闷,好像以前没有墓址在那。不过,我也不多问。到了

那儿,我什么没看见,我大堂哥也问,“在哪儿呢?”爸爸说应该是去年刮台风掩盖了,大概就是这儿,找一找吧!我一头雾水,那是个斜坡,爸爸叫我不用帮忙,看着东西就好。几分钟后,他们从泥土中翻出了一块很小的碑石。我好奇地不经意的问“这是谁的墓?”我爸顿了一下,才说“你奶奶的。”我没有再问下去了,只是觉得心里有点闷。不多久,爸爸说“你跟哥哥去那边刨点土。”我也不知道刨土干什么,后来我才知道是为奶奶筑墓。后面的事情我很模糊了,只知道自己很清楚地磕了三个响头,只记得我弟后来一路上跟我开玩笑,我没搭理他。

奶奶是在我高二时去世的,爸爸当天没告诉我,第二天才打电话跟我说。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并没有说嚎啕大哭,只是很镇静的跟个大人一样,问我爸说要不要回去送送她。我爸说姑姑她们都回了,我就不用这么急着来回奔波了,奶奶走的很平静。我说知道了,就挂了。我跟我奶奶一直不亲,可能是因为我妈的缘故,我妈跟我奶奶一直相处不好,据说我奶奶对我妈非常不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毫不犹豫地站在我妈的战壕里。奶奶每次说我这不对那不对时,我总想她怎么那么喜欢挑刺,直到她去世我还是这样认为。

可是,那天扫完墓后,我就独自一人坐在老家院子里,看着满院的苔靑。好像突然听到奶奶叮嘱我别乱跑,小心隔壁家的大黄狗;好像看到奶奶带我去后院摘木瓜,然后给我煮木瓜汤,还开玩笑地说木瓜汤可以美容养颜;好像看到奶奶在用枯木做木扇,我第一次真心夸她手艺好。这一幕一幕就像电视剧的预告片一样,快速地闪过我的脑海,

旋转,又清晰而模糊,模糊后又沉下来。我发现我流泪了,不悲伤,只是单纯地流泪。我不知道这算什么,就像记忆中被冲淡的亲情一样,只是淡淡的,从来没被表达过。

学校最近在组织大合唱,歌曲是时间都去哪了,“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很多话,藏进了满头白发„„„„”,我参加初选之后,不敢再去,我怕触动记忆中的那一些,那一点。哪怕一滴,我也不愿,因为我不知道时间都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