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与偏激
初二 散文 1384字 53人浏览 冬日天蝎1029

最近喜欢看高晓松的《晓说》,里面讲到日本是一个极端的国家,概括来说就是他们平时很克制隐忍,但他们又剖腹啊又祈战死啊,喝完酒后的日本人很疯狂等等等等。但高晓松说,正是这样极端的民族才造就了了日本的艺术。

很多时候偏激是艺术家的代名词。可真的是这样吗。

因为大部分人都不偏激,结果偏激的人就显得与众不同了。梵高是个很有成就举世闻名的画家,他画的向日葵啊星空啊都很美好,但他曾经割下自己的耳朵送给一个朋友,最后他用左轮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三毛,她的书陪伴了我母亲的整个少女时代,她小时候的梦想很匪夷所思,她想当一个拾荒者,这让很多人觉得奇怪,而最后,她的结局是,丝袜束紧了她最后一次呼吸。“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首诗相信很多人都看过,可是这首诗的作者海子,让呼啸的火车带他冲入那片只有他能理解的海洋。这就是艺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艺术不应该是这样的,也许很多人给偏激的人赋予艺术家的称号,但艺术跟偏激是不可以画上等号的,也许是因为喜欢《名侦探柯南》,我很厌恶自杀。柯南说过,无论我如何解释,都不能理解人杀人的理由,也许我是理解的,只是我不认同。他还说,我不知道人杀人的理由,但我知道,人救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而,自杀,就是剥夺自己的生命。世界上有那么多人频临死亡,也许他们已子孙满堂,年近黄昏,要平静走向死亡,也许他们疾病缠身,对世界恋恋不舍满怀愤然,也许他们不幸遭遇意外,想要见亲人最后一面,那么多人热爱生命又因种种原因要告别世界,那么多人珍惜生命热爱生活,那么幸福的我们,仍然活着的我们有什么资格去放弃生命。生,已然是种幸福。而活着就有希望,就可以去创造去奋斗!

而,自杀的人,只是懦弱,他不能救自己。他不相信自己会快乐。连你自己都不相信你会幸福,你又怎么可能会幸福。很多人说,我只是快乐而已,其实我不幸福。你觉得你不幸福那是因为你去跟别人比较幸福。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你。你在羡慕别人的时候,忽略了自己也曾被别人羡慕着。一个容易快乐的人是容易满足而又不缺冲劲的,这样的人不会因为当下而不停烦恼,也不会因为当下而放弃远方。要想做一个快乐的人,就必须摈弃偏激,淡然快乐地生活,艺术地生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偏激不是艺术。那么艺术是什么呢?

很多东西都是很抽象的,而这些东西在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形容,在我看来,艺术就是自然。我是那么的崇拜自然,在自然前,我就像一粒沙,那么渺小。但自然不会因为我的渺小而轻视我,她让我感受着令人震撼的透明的天,她让我细细嗅着叶子独特的味道,她让我踏在生命萌动的大地上。在自然面前,我很容易平静下来,因为自然就是平静的,就算是死亡,在自然面前也是平静的。每个人的生命都会有终结,平静地活平静地死,在活着的时候勇敢而不浮躁,又能让自己的一辈子没什么遗憾,这就是生命的艺术。就像蜡烛一样,从开始就是明亮的,又何惧最后的熄灭。自然是原始的、清澈的,感受自然,何尝不是艺术?我做过一篇课外阅读,里面提到:瑞士小说家赫曼·黑塞把树木比做兄长,他把每棵树,都用自己亲人的名字命名,崇敬并爱戴它们。与它们低语,和它们交流,向它们倾诉。他把它们当做朋友、师长和父兄。可见在他无比深燧的心灵里,有着比常人更悠远的世界,他由此在自然中获得灵感和艺术生命。而这样的人就是我心中的艺术家。

偏激是个贬义词,偏激并不代表艺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艺术是平等、自然、美好的,而摈弃偏激,热爱生命,就是艺术。